《风犬少年的天空》| 喜欢"风犬",都是在羡慕那些未曾拥有过的青春

文若信
2020-10-29 看过

随着小破站《风犬少年的天空》的热播,掀起了一股“爷青结”的热潮。

阿文感觉下至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上至三四十岁的中年大叔,都在讨论“风犬”这部剧。

作为快要迈进中年大叔的少年,阿文看完这部剧也是感慨颇多,上一部类似火爆的青春校园题材剧,应该是《十八岁的天空》,这部2002年在大陆上映的剧,相信不少人都没有看过。

同样是十七八岁的天空,同样是发生在校园的青春故事,同样对青春的惋惜,不一样的是对青春的不同理解。

十八岁的天空告别的是一代人的青春,风犬少年的天空告别的是另一代人的青春。

为什么有人喜欢“风犬”?可能是和阿文一样,是在挽留那些未曾拥有过的青春吧!

01 剧中的“风犬少年”

看完《风犬少年的天空》这部剧,阿文犹觉得还留有遗憾,于是将这部剧的原著《疯犬少年的天空》找出来刷了一遍,这才发现:

难怪《风犬少年的天空》在豆瓣上的评分能逆势上升到7.9,编剧改编的太用心,原著小说远不如剧中的故事精彩。

你别不信,这次还真是原著翻车,改编剧逆袭。

剧中主要讲述7个主人公在高中最后一年发生的故事——有为追爱转学的,有为梦参加超级女声的,有不幸失去亲人的……

故事背景是在重庆,大兴村的老狗、大力娇、嘴哥、咪咪四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他们一起疯、一起闹、一起过无所畏惧的青春。

而李安然和马田是高三才转到学校的转校生,他们和老狗四人经历了从不受待见到成为好朋友的转变,当然,也是因为他们共同经历过不少风雨。

至于李安然和马田转学的原因,则是因为安然曾喜欢的刘闻钦在老狗他们学校。阴差阳错之下,刘闻钦退学早早进入社会,最好的朋友老狗在帮安然找他的过程中,竟然喜欢上了她,为了兄弟老狗不得不主动放弃,由此产生一系列的情感纠葛。

这部剧不仅仅在讲述爱情故事,也讲述友情、亲情——马田作为安然的好朋友,陪她一同转学到新学校,刚与老狗见面就产生对立,随着故事的发展慢慢与老狗培养出兄弟情;老狗与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太好,不过随着双方的谅解和努力,特别是涂父的离世,老狗对他们父子关系进行了重新定位。

剧中的7个主人公一起跑马拉松、参加超级女声、寻找各自爱情,有周星驰式的无厘头爆笑场面,又有让人抱头痛哭的人物故事,让人的情绪不断反转。所以不少人说“这是近年来少有的优质青春题材剧”,而豆瓣评分逆势上升也恰好证明这部剧的实力。

阿文曾在重庆读大学,以重庆为故事背景,搭配上“椒盐”重庆话和火辣的火锅,让剧情更具张力和热血。也许正是如此,我才特别喜欢这部剧吧,谁说大学时光不是我的青春呢?

02 小说里的“风犬少年”

原著《疯犬少年的天空》故事与剧中故事相差较大,小说的主人公叫马田,他被家人送到海南岛的一所封闭管理学校读书,渐渐认识了阿泽、阿力、阿杰、大华哥和小不点,并成为知己好友。

小说里几乎没有爱情故事线,剧中的安然是编剧虚构的角色,作者在小说里一笔带过了马田对漂亮姐姐、霞姐对大华哥的暗生情愫。

也正是因为马田对漂亮姐姐的喜欢,才导致他和阿泽四人组成马拉松队“IN THE WIND”,并参加马拉松比赛(这个故事在剧中也有体现)。

最让我感动的故事反而是配角大华哥(对应到剧中的复读师兄),一个28岁的初中生——

大华哥是个学习非常努力、但成绩并不好的中学生,不过他看起来完全没有初中生的样子。原来,他的年龄已经28岁了。

因为家庭原因,很早就辍学帮家庭做小生意,不过他的小梦想却一直是“尽量多学点知识”,免着以后儿子也跟着被嘲笑。

小不点作为马拉松队的教练兼经纪人,以帮助大华哥学习为条件拉他入伙,成为马拉松队的一员。不过,大华哥的妻子并不同意他的加入,因为他年龄已经很大了,不能再像青春的“我们”一般无所畏惧。

这时马田说了一段话打动了华嫂,让大华哥得以继续跑步:

“他以前运气不好,所以他的青春和我们的不一样,但是如果把这当作他重新过一次青春的话,没有什么可丢脸的,二十八岁上初中不丢脸,二十八岁和我们一起参加跑步比赛不丢脸。”

这句话打动了华嫂,也让我深深感动——人们常常告诉我“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事”,但小说里的大华哥偏偏二十八岁才上初中,偏偏二十八岁还要和一群孩子跑步,他并未放弃青春这点小小的梦想。

这是大华哥的“第二次青春”啊!

小说里的马拉松比赛也很精彩,由于大华哥和队友阿力错了交换点,导致原本负责跑5公里的阿力拼死跑完10公里,轮到大华哥接棒时已经大大落后。

为了挽回败局,大华哥如同一颗炮弹冲出交接点,吓得工作人员愣在原地,水壶掉了都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比赛的结局也被作者戏弄了一番,阿文在此就不再剧透。

03 剧中的那些故事

相比网剧而言,原著小说的人物塑造稍微显得单调,仅仅为大家讲述马拉松一个故事而已。

而剧中主要人物不仅更多,人物塑造也更丰满。前面已经提到,剧中故事围绕主人公老狗、大力娇、嘴哥、咪咪、安然、马田和刘闻钦展开,几乎每个人都有故事。

感情线上:

“工具人”老狗明明知道安然靠近他,只是为了寻找刘闻钦,但他依然假装无所谓,甚至在喜欢上安然后,因顾及到兄弟情而选择放手,去成全安然和刘闻钦。

不过刘闻钦和安然最终并未走在一起,他们中间隔着的贫富“鸿沟”,让刘闻钦清醒地认识到不可能(虽然老狗和安然也是如此)。

在老狗和安然、安然和刘闻钦两条感情线上,看到的是满屏的“虐”。

不过,另外一条感情线——马田和大力娇却充满甜蜜。马田第一次见大力娇就被她的“正义之光”感召,因为大力娇被老狗耍,于是她追到男厕猛锤一顿老狗。马田作为三好学生般的存在,看到大力娇不畏惧“坏学生”,由此产生不一样的情感。

大力娇想参加超级女声海选,马田就帮她报名;

大力娇在海选上出丑,马田就带着兄弟们帮她避免尴尬;

大力娇没收到圣诞贺卡,马田就给她写了一堆;

大力娇学习不好,马田就帮她补习。

高高帅帅、成绩优异的马田是多少女孩的白马王子,但他偏偏只宠大力娇,简直羡煞旁人。

亲情线上:

剧中对亲情的表达也非常感人,一开始就塑造了老狗与父亲这对“麻烦父子”,他们开始的关系一直很对立,不过随着彼此加深理解,老狗与父亲有了更深层次的交流。

但是编剧并未让这种和谐的父子关系继续,涂父很快在一个雨夜出车祸离世,老狗不得不一个人成为整个家的顶梁柱(虽然这个家只剩他一人)。

在父亲的葬礼上,老狗强忍着泪水说的那段话,那一刻我发现他成长了。也正是为了完成父亲的期待,他才继续参加马拉松比赛。

另一个感人的家庭是咪咪和他的父母,因为老来得子,咪咪的父母看起来比其他父母老许多。

在咪父住院时,因为担心咪咪没了依靠,给了他一个铁盒,铁盒里面装的是父母为他准备的各项“保障”——

写着咪咪名字作为受益人的保险; 一张张标记了用途的银行卡,上大学用、结婚用、生孩子用、买车用、临时急用……

这是咪咪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几乎为他考虑了人生每个阶段可能用钱的地方,就是怕他们突然离开咪咪无法生活。不少人看到这里都会泪目,这份爱得多深沉,得多少时间才能还清?

友情线上:

除了老狗四人组之间的友情外,马田和老狗的友情也值得一说。

老狗小混混般的存在,和马田这位“三好学生”似乎完全搭不上边,不过马田并不是古板的好学生,剧中也是手段颇多。

老狗和马田分别喜欢上对方的好朋友,所以二人关系并不太好。他们变成铁哥们,也是因为贯穿全剧的马拉松比赛。

学校接了马拉松参赛的指标任务,几乎没有人愿意参加,所以主任只好从成绩倒数的学生中选。老狗和咪咪吊车尾的成绩必然逃不了,“控分天才”嘴哥为了好兄弟,也故意考砸占一个名额。

因为看马田不爽,他们就合伙撕了马田的试卷,让他成绩倒数不得不参加马拉松。而最后一个名额,则给了复读三年的师兄。

马田利用关系抢走了老狗的队长位置,并“公报私仇”,在训练中不断折磨老狗,这样的队伍完全没有凝聚力可言,更别说赢得比赛。

转机出现在他们外出训练时,看到师兄妈妈的水果车被城管驱赶,他们五人奋力推车逃离,老狗和马田终于建立起第一次信任。

而在后续剧情中,特别是马田被栽赃事情里,老狗对马田的坚定信任,让他们建立起更深的友谊,所以网友调侃他们“老马识途”。

剧中人物故事很多,阿文甚至不断感慨,为什么自己的青春一无是处?为什么别人的青春才是青春应有的样子?

也许正是他们过了阿文不曾拥有的青春,所以才会如此喜欢“风犬”这部剧。

04 曾许人间第一流

这部剧的标签是“青春热血喜剧”,剧中的确有不少让人爆笑的地方,但我们都知道,喜剧的高级表达往往都是悲剧。

如果要选出“谁是本剧中最具悲情色彩的人物”,那一定非刘闻钦莫属。

周游饰演的刘闻钦是本剧的线索担当,也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物。

安然之所以转学,正是想要寻找失踪的恋人刘闻钦。不过,她并未如愿在学校找到刘闻钦,因为他早就退学,开始在社会闯荡。

回到2003年非典结束,安然在街头被流氓调戏,刘闻钦护住了她、并带她逃走。偶然间,安然知道刘闻钦参加的篮球比赛,便逃课去看他。

一来二去,两人很快在一起,也就给刘闻钦的悲剧命运埋下隐患。

为了预祝刘闻钦通过保送选拔,安然送了他一双一千多元的篮球鞋,这让刘闻钦很过意不去。

于是,他为了挣快钱还礼而打“黑球”,由此错失选拔机会。

对穷孩子刘闻钦来说,他很难理解为什么一双鞋可以花一千多元,为什么一张披萨饼得花三百多元,这些钱对他来说都是巨款,因为他的贫穷。

而他跳出贫穷的唯一机会,就是打篮球被高校选中,但他却因伤痛失良机。

从此,他不得不告别校园,承担起生活的重任。

我曾一度埋怨刘闻钦为什么不往前看几步,非得打“黑球”失去未来的一切;也埋怨都是富家女安然的错,她不知道现实的贫富差距,也不了解对方的自尊心,送礼物、请吃饭只是她开心而已。

后来才想明白,谁能逃过爱情的愚弄呢?

刘闻钦的结局很惨。

当我们看到钦哥终于走出安然的爱情,和新交的女朋友昕姐开了面馆时,终于为他松了口气。也许,以后钦哥的生活不用那么艰难吧,但编剧偏偏再次反转,将钦哥的悲剧命运进行到底。

钦哥为了追回小混混抢走的小面钱,在搏斗中发生了意外,小混混拿刀捅了钦哥。在马田赶到时,也只是见到他最后一面,钦哥倒在了马田怀里。

刘闻钦走了,留下昕姐一人伤心,留下“曾许人间第一流”的遗憾。

阿文很恼火,为什么刘闻钦小面钱拼上性命?值吗? 至今仍未明白。

看完“风犬”的剧和小说,阿文还是更喜欢这部剧。

里则林在小说选择的背景是海南,可能是对海南不了解,与充满烟火气的重庆相比,阿文当然是更喜欢街头冒着火锅热气、飘着小面香味的重庆。

有人批评剧中有许多无厘头的胡闹,甚至是故意装疯卖傻,而这不正是我们曾经历过的“青春”嘛?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疯犬少年的天空的更多书评

推荐疯犬少年的天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