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评 《格列佛再游记》

林愈静
2008-01-30 看过
一,规格
这本书长8.5inch,宽5.5inch,149页,小小的,薄薄的,十分精致,十分可爱,是居家旅行,馈赠亲友的上佳选择,无论你是挎LV包还是拎编织袋儿都可以方便的带上它随时随地的格列佛一番,当然也可以简单的插在牛仔裤包里在大街上校园里晃荡,形象设计专家纷纷表示,这对提高一个美女或者帅哥的文化品位凸显其文化底蕴有画龙点睛的效果。
封面鹅蛋黄,题字淡蓝,主图是三个颠来倒去的格列佛,排版疏朗字体适中。实在是到目前为止连岳已出版的书中,我最中意的一个封面了,《来去自由》的封面差强人意,排版还过得去,《我是鸡汤》则从封面到内容排版都积恶俗之大成,三年后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神了》出版,封面风格开始趋于一致,且在不断进步,好比天生丽质的漂亮MM,越来越会穿衣了。我想《来呀》的封面会更好些吧。

关于规格设计,最大的一个遗憾是没能把当初莫小丹MM给每期配的插图加上,要是有了她的插图,估计能堵上许多号称“看过了,看不懂”的人的鸟嘴,图画可以辅助理解。

书已出版,插图欠奉,为它保留这点缺陷美吧

二,现代小说

嚷嚷了好几年小说的发展,从现代嚷到了后现代,冷不丁出了本标准现代派小说,却让人悲哀的发现原来许多人嘴巴已经到了后现代,脑袋还停留在那些令丫们怀念不已恋恋不舍的崇高的一塌糊涂的理想又单纯的八十年代,嘴巴和脑袋的不搭调,让有些人看到这本可爱的小书时脸拉得老长。
 至少除了王小波的部分作品外,中文小说中还没有过这样漂亮的现代派小说,连岳轻松的填补了一大空白,写的爽,自然开心,如前言所说:这是他个人最偏爱的一本书。

王小波开始尝试摆脱我们荒诞的历史带给个人以及大众的沉重感,用戏谑的笔墨用黑色幽默来书写过去现在和看不到曙光的未来,他停在了45岁,1997年的这一天,他的挣扎和探索停止了,连岳从那里开始,到《格列佛再游记》,彻底的摆脱了厚重沉痛的历史――那本不该成为每一代人的包袱――步入文学艺术和思想完美结合的轻盈状态,我想他个人喜欢这本书与此不无关系;当然连岳不是个数典忘祖糖醋文字写作者,更不是没有社会责任感的小资儿文字写作者,他的责任感放在人人有的看,人人能看懂的时评里,放在一篇篇举重若轻启发人性的情感专栏里,当下的时评专栏,情感热线,连岳绝对可以排前三名,而在小说界,恕我直言,徐沪生GG说的非常恰当。左手愤怒激烈写时评右手轻盈洒脱写小说,左右手同时驾轻就熟写情感,这是何等的才华!

可是写《格列佛再游记》的连岳绝非跳进在“魔幻”中自己玩儿的连岳,只是分享他的乐趣,需要一点点的常识和一颗没被驴踢过的脑瓜,当然,不可否认平时喜欢读读书而不是只读Sb文艺评论的人,能分享的更多.

三,典故

除了性感、飘逸的文字带来的阅读快感外,你能摘到几朵思想的小花?享受几多思辨的高潮?先别着急,慢慢来吧。
 《格列佛再游记》是由一篇篇似乎不太连贯的短文串成的小说,连岳派格列佛带着我们去游历那光怪陆离的幻想世界,游历的时候想一想导游格列佛,想一想他的前一个主人斯威夫特是写什么的,文学常识总学过吧,这就够了,可以出发。

 格列佛再出游,游历了铁舌头国、雪国、镜国,超光速时空等几个地界儿,发生一连串比斯威夫特笔下更有意思的故事。一件艺术品可供人无限制的想像和阐释便是最大的成功,小说亦然,如果能引起些不那么傻头傻脑的争议就更快乐―――很无奈的是,原本见仁见智的文艺争论在中国争议结果往往见不到仁也见不到智,只见到一群超乎想像的道德傻B和永远居高临下的正人君子傻B。

不理解、看不懂的人,再动动榆木脑袋吧,难道你脖子上那玩意儿除了戴帽子就不能有点别的用处?想要感受思维的乐趣,在联想中飞升,需要一点点的阅读积累,一颗开放的心和一点点的异想天开,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如果没有快乐请你闭上鸟嘴吧:

最权威的《铁舌日报》专门为此配发了社论《格列佛的悲剧说明了什么》(P18《秋天》)

只有秋虫在低吟,一棵枣树上是寒蝉,另一棵枣树上也是寒蝉(P21《黄色》)

比如时代广场上的英雄:身体前倾,目光坚毅,左手攥拳右手指向前方,集恶俗之大成(P51《塑像》)

他抬起右脚,鸡眼硬硬的还在(P123《诅咒》)

格列佛问:你在干嘛?那人答道:我在找公社的那只羊(P127《激情》)

把这些段落摘出来,趣味就少了很多,但我想说的是,这些平凡的典故,简单排列在一起的汉字,如果您都不懂不知所云何事,对不起,您的火星身份暴露了,还是赶紧开着您的飞行器回您的火星吧,地球很危险滴。

除了这些非常“波普”的典故,还有许多许多简洁明了趣味横生的哲学思辨以及一些抽出来就可以从容作为“名人名言”的句子。

它们可以是让《读者》以及《青年文摘》爱好者激动不已的人生隽语,也可以是提供给愤青们YY到痛快淋漓的冷嘲热讽,比如:

没有时间的煎熬,善恶是分不清楚的,痛苦的牙也咬不动受罚者的筋骨和灵魂(P55《重生》)

爱、命运、记忆、都在臭水中沉沦。(P58《臭水》)

人爱自己的惰性总会胜过爱自己的情人(P77《原理》)

没有生存空间,还讲什么尊严?(P97《沙漏》)

 当然还有些更牛B的,那韵律,那格调,加上回车就是帅呆了的现代诗歌

 一片羽毛,那是它的轻占了上风

一只猪,那是它的温和和顺从

一个贫乏原子,那是他要的一

一堆富丽原子,那是他要的多

一朵绽放的巨大百合,那是他沉于欲望

一朵内敛的菊花,那也是他的欲望

一束光或者一束不可见的黑光,那当然是灵与非灵。

(P113寂静)

 还有些这样的只有连岳写得出来的语言:

里面是颗鸡血石,它有着羞涩的光芒,现在它变成一颗老油条鸡血石了,任何光投射到它身上,它都爱理不理。(P136《赌博》)

格列佛按照这个标准想自己知道的草,发觉它们在脑子里模糊成一片,它们似乎拥有共同的叶片,共同的花朵,共同的枯萎。(P139《知识》)

如果您对哲学史有些了解,又是个爱看书爱文艺的二文青年,熟悉罗素、达芬奇、梵高、爱默生、卡尔维诺、莎士比亚、康德,蒙田,弗洛伊德;对《茫茫黑夜漫游》略有耳闻,读过卡尔维诺的《树上的男爵》,看过几出莎翁戏剧,喜欢卡夫卡的那个调调。那您看到下面这些段落准会发出会心一笑:

他把属于自己的雪量均分成两分,长成两个自己,一个不受打扰地沉思一辈子,而另一个去街上混,吵闹,向警察扔石头,参加庆典,纠缠姑娘。(P47《罗素》)

一个八岁的小孩儿爬上梧桐树梢,刻了几个字:不想下去了。几天后孩子自己忘了这件事,镜国的人却都知道,这孩子以后真的远离地面,成了树上的子爵。(P86《格言》)

这本领在英国,不过把他铆在水手阶层上,只有一个叫莎士比亚的人对他感兴趣(P21《黄色》)(莎士比亚也许真的认识一个爱说脏话的水手呢,去你的书架上找来《雅典的泰门》看看,泰门是怎么骂人的,哈哈)


四,爱情

单独来说说爱情吧,小说中最伟大的主题,也是我最钟意的篇章,在《情人》中,连岳是这样描摹雪国的情侣的:

“情人之间的尽力相拥不过是为了融为一体罢了,可惜中间隔着衣服,到了后来,没有衣服了,也隔着皮肤,人类的物理性质注定他们只能分散”

“格列佛经常见到两个雪国人糖甘蜜甜的坐在一起,互相吃着对方。吃完以后他们就变成一个人,格列佛想这恐怕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刻了,几分钟以后,几小时后或者几天以后,他们恢复成两人,但已不是原来那两个人了,他们各自带着对方的味道,把情人的一部分消化了,也被情人消化了一部分。他们喜欢的味道也许会变,但不同情人的味道却依然藏在味蕾里,每个人都有某种食物会唤醒情人的味道”(《情人》P53)

列位看官,这便是轻逸和厚重的分别,我们曾经读到过这样惨烈悲壮的爱情:

你侬我侬,忒煞多情
情多处,热似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
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在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生啊,死啊的烈女贞男,哪比得上连岳赋予雪国人的爱情这般浪漫逍遥。

打住吧,再引用就太多了,就像王小波给优秀现代小说下的定义一样,《格列佛再游记》包含了大量的信息读来又有趣味

五,流言

看连岳Blog后的留言,也真有意思,还真是有许多人,连书长什么模样都没看到就开始用最擅长的恶意妄加臆度了一大堆。
我看到有位兄弟非常认真的写了很长很长的留言(当然,我保证我这篇啰嗦的书评一定会长过他的)JJYY了半天,大意是看不见作者的感情,不能给他震撼,不能和作者沟通,老实说,丫的留言倒是震撼了我,天哪,21世纪还有人以这样的小说为宝贝,以这样的标准作为检验好小说的惟一标准。

如果您还停留在电视剧只看《渴望》这种好人一生平安的,以追求情节换回一把鼻涕两行泪为终极目标的阶段,如果您还是只喜欢读有始有终有故事,善良终于战胜了邪恶,王子如愿娶了公主的小说,如果您试图去评价一本小说时,还是以有没有不顾一切的歌颂真善美,毫无保留的鞭挞假恶丑为标准,如果您还没断奶或者50年前已经断奶且智商停在了断奶那一刻,请珍惜生命远离《格列佛再游记》。去买本《兄弟》回来鞭挞你人性,震撼你心灵吧,去买本《如焉》回来和作者沟通,悲你的天下之悲吧。

还有留言说,活的再长些,连岳就俗不可耐了,靠!您以为天下写作者都是孔庆东,都是王朔,都是余华吗?这点不用你操心,当这几位在激情的平安大道上慨叹:“写字的路啊,为何越走越窄”的时候,连岳早就超越时空走上了通往罗马的理性四环了。比较危险的是你丫也把读书的路越走越窄,把太多的浆糊灌到脑袋里了吧。

至于那些发誓再也不看连岳一个字并把以前买的书也扔掉的同学们,真不知道这把无名业火来自何方,虽然孔庆东都这副德行了,我也不会把之前买的《47楼》烧掉,读着那段撒尿见南山,南山冒青烟,想像着这个口歪眼邪的胖子以及丫掏出来的精致的小JJ,不一样很好玩儿吗?虽然王朔老师都改行写高中物理了写佛经了,一样不能抹杀丫十年前用北京话给人们带来的冲击,同样看了《兄弟》你觉得不爽,就把《活着》也烧掉吗?我们惟一能做的是在看《无极》的时候怀疑一下《霸王别姬》是不是陈凯歌导的,这样就足够了。

这些原地踏步死循环或者以光速倒退的作家尚且不能被抹杀,就不要以你丫的鼠目寸光一时冲动度量越走越开阔的连岳了。把书扔掉不是办法,我劝你最好是在打雷下雨天跑到大树底下让雷劈一下,让您能够更彻底的忘记连岳的《来去自由》、《我是鸡汤》和《神了》,变成一个真正的道德完人。

至于那些怀疑连岳圈钱打广告的同学,我觉得已经到了重症晚期,实在无可救药,连岳既没有像王朔老师一样开着北京话的大炮新老媒体马不停蹄的狂轰滥炸,也没有像孔庆东教授一样拽着一帮不明就里肉麻兮兮的研究生到处拉大棚走穴,更没有像某些不闹离婚不闹绯闻就出不了书的“名人”那样心怀鬼胎的下作,不过就是讲了几句真话而已,值当这么反感吗?徐沪生写的书评,刘天昭写的书评,那句说过头了?提出来谈一谈嘛。或者,如果怕上当受骗,站在书店把《格列佛再游记》看一遍先(大概两三个小时就可以看个差不多),中国电影出版社又没有像上海译文一样不管什么破书都给上一层人造处女膜,让你只能摸不能翻。

销路的事儿,不用你丫的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事实上,连岳的《来去自由》早就卖光光,还有许多人求之而不得要求再印,《神了》一印再印依然热销――这叫人多少看到点儿希望,毕竟也有许多人在读连岳盼连岳新作。

争吧争吧,在铁舌国,人类文明的秘密,哲学本体论的真谛,尽在一堆牛粪中,看来我们并不比铁舌国更优越,愿我这么大一砣牛粪上能开出一朵美丽的小花。

六,家宝

最后,用一句话做个总结,你问我《格列佛再游记》到底好在哪儿?
我想引用我国著名诗人艾青的一句诗回答你这个问题:

去问问开化的大地,去问问解冻的河流^_^
1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格列佛再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格列佛再游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