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g Pain

Cyber Marlboro
2008-01-30 看过
佛罗伊德,男,金牛座。偏执狂。不可一世。眼神凶狠忧郁。一个性感得一塌糊涂的糟老头子!
性感真的是一种疼痛,一张罪恶的脸上盛满嬉笑谩骂的单纯。
好象小女孩自慰,疯狂地抵达高潮,她的脑袋变的和她的鲜花野草一样敏感刮燥。
红色指甲居心叵测的一触就可以痒到泪流满面啊,打一个巨大的冷颤,然后穿上纯洁的裙子。多可爱的孩子!
他说人类的性冲动就像婴儿吸奶的本能一样是一种本能的驱策力。
噢乖,我爱这个可爱的“婴儿性反应”!
可惜我无法和一个婴儿做爱,我也不会和一个婴儿做爱,这和我爱Ak47不是因为我爱杀人是一个道理的!
也许我更喜欢这种干净的性冲动,你看沙滩上的小Baby肆无忌惮地抚摩他的性器官,他不知道那叫性器官,他只是单纯地喜爱它,欢快地玩弄它。
没有性交的疼痛,只有性本能的冲动。我不喜欢创造人类,太累了,太麻烦了,也太装逼了!
有人问我疼和痛的区别。
那么我想,疼是晕红了的一片模糊。大大的,无限扩散了之后手足无措。
就像灾难掉下来前的红色天空,大片大片浓浓的云你根本抓不住它!
比如胃疼脑袋疼四肢疼子宫疼睾丸疼。
痛是铿锵集中于一点的决绝打击,就是那一枪,一个干脆利落的不动声色的洞,你就噼里啪啦裂开了,碎掉了,永远都别想合起来!
比如心绞痛性交痛神经痛挖鼻孔的痛。
以疼为宽,以痛为深,构建辽阔深邃的疼痛。
疼痛是大西洋,热情奔放,坚定不移。
忘了说,如果你老是感觉疼痛,那么你需要看医生。
所有的医生都是病人。你不是病人,你连病痛都不了解,你有什么资格治疗病人?
佛罗伊德他说医生所要做的不过是唤醒病人安全意识压制下那些危险的潜意识。所谓治疗的过程只是让所有病态带来的工具重新完整演练一次。
之后我们极速地痊愈。
噢乖,这是我所爱。撕扯一条割裂的口,剥开鲜艳如渣子的凝固物。全部的Pain赤身裸体的集体奔跑,那副疯狂壮观的私奔景象。我们的生活往哪儿开,往幸福里开呗。
这是亲爱的佛罗伊德先生自虐式的疗法。如我所愿,自虐是解除被虐的唯一途径。
这个凶狠自私的恶劣博爱的佛罗伊德!
他说,潜意识是那些我们努力要忘掉的“不快乐”“不恰当”或“丑陋”的经验。我们奋力压抑它的时候疼痛就奋力增殖。
所以人类总是那么喜欢生病。I don`t know.
棉棉说过,我的爱无所不在,我们要学习的,是如何跟自己的痛苦住在一起。
速食一代的少年,瞪着塑料的眼睛,他们该如何追赶“生命的意义”?
噢不,你想太多了。我想一个正常的孩子自身是不会缺爱的,正如他的爱无所不在。他这不愿苟且的短暂的一生不过是为了学会如何跟痛苦共同生活,这是他的工作。
因为痛苦就和爱一样,无处不在。生病的孩子都是爱过剩的孩子,因为痛苦随之过剩。最终却导致一个疼痛的病状:爱无力。
佛罗伊德用“自由联想”的疗法施给病人自由——以一个很放松的姿势躺着,说出你脑海里想到的任何事情。无论这些事情听起来有多不相干,漫无目的,不愉快或另人尴尬。
魅力乱射的怪老头严肃地看着他的病人在他面前像疯狂的脚手架一样旁若无人地垮掉又乱七八糟到站起来。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嘴角的戏谑,他成就了一代嬉皮!噢我的天,他们像他治疗中的病人一样恣意生活。
这意识流的生活,花光口袋里紧剩的硬币,冰淇淋的甜味顺着舌头淌到心脏里。喝醉了就蹲在路边的垃圾堆痛快地撒尿。
噢乖,先生说忘了理性,可以消除疼痛。
嬉皮不是没有疼痛,他们只是把比别人更大的疼痛提升到比别人内刚High的G点。真爽,嘿,别再伪装了,我的小Baby!
我做梦,梦见文革时候游行的人群踏着我的脑袋浩浩荡荡的踩过去。
梦见曲折的楼梯上瘸脚的我跳过来跳过去就是掉不下去。
梦见我抓在悬崖的边缘躲过了追赶我的警察,他们就站在我上面,终于没有发现我。
梦见晚自习的时候我走到教室的最后一排砍一个我一点儿也不讨厌的同学。
梦见我和某一个明星做爱,他的身体又红又坚挺。
佛罗伊德这么揭穿我,梦境“以伪装的方式满足人被压抑的愿望”。他说梦是艺术品,因为我们每天都会做新的梦。
你看天马行空的达利,他也是自大冲动的金牛座。他的艺术生涯就是没日没夜的做梦。
我是金牛座,我喜欢我造的这些色情艺术品。潜意识里疼痛带来快慰,连睡着了都可以歇斯底里地乱发疯,嘿!
我就是想要恣意失态地生活,这样到我死的时候就可以和高潮一样很High很High了。
在什么都无法信任的时候我还是会相信高潮。我相信每一个东西都是有高潮的,虽然它们真的短得令人烦。
Hit me!Hit me!Shoot me!Shoot me!Please!Please!
14 有用
6 没用
梦的解析 梦的解析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梦的解析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的解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