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微尘里 吾宁爱与恨

唐草
2008-01-29 看过
    那是一个初秋,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在十字路口等绿灯,风吹过,路旁的槐树飘洒下一阵淡黄的小雨,那是郁达夫说的,像花又像落蕊的树蒂子。落在我紫色的布裙子上,自行车上。车筐里是刚买的四本书——《枕草子》、《王朝女性日记》、《自然与人生》、《方丈记.徒然草》。藏蓝的书皮洒满黄色的落蕊,非常雅致,清少纳言见了,一定会说:这是很有意思的。

    《方丈记.徒然草》是这四本书中我最后读的,鸭长明和吉田兼好都是出家人,居于山中古刹的隐者。《方丈记》的名字来源于鸭长明隐居的小庵的样子:大小仅方丈,高不足七尺。屋子小,搬家很容易,鸭长明说,一但有不称心事,装两辆车,就能把屋子移到它处。我觉得,《方丈记》比《徒然草》读起来更觉得清冷孤寂。在小庵中,春日看云,夏听杜鹃,秋闻蝉声,冬里赏雪。他说,因是独居,不必守戒律,因为没有境界,因何破戒呢?这有点“无立足境,是方干净”的意思。清早眺望船只,感自身如船后白波,恰盗得满沙弥风情。傍晚桂风鸣叶,心弛浔阳江……和秋风水音弄一首流泉曲,艺虽拙,不为取悦他人耳,独调独咏,惟养自个心性。六十岁的鸭长明与十岁的守山人的小童常结伴漫游山间,拔茅花,摘岩梨,拧山芋蛋,摘野芹,索红叶,采蕨菜,拾树果……峰顶的鹿已习惯看他近前,深夜醒来,与灰中炭火为友。读后心中清凉如水,有“山气日息佳,飞鸟相与还”的气息。

    《徒然草》的名字是由于吉田兼好开端中写道:徒然索味,终日面砚,把心猿意马无所由事,又不明事由地写下来,这就既怪又狂了。他写深秋去山庄访人,踩着苔藓小道,山深处那孤寂的小庵,树叶深埋着悬筒,水珠零落发出嘀嗒的声音,周围寂静一片。这让我想起李商隐的那首北青萝: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那样的超脱和宁静。还有一位高僧,听到烧豆壳煮豆子的声响,说得那段话,不知他有没有读过那首七步诗,真是曹植的知音。

    读《源氏物语》、《枕草子》,我总留心一些琐屑的美丽,比如说,我喜欢看平安朝风雅的才女们用各色的信纸细心地写了情书,系在时令相配的花枝上送给情人;也爱研究她们衣装的套色搭配,每样都有个别致相衬的草木名:藤花色是浅紫面,蓝里的,柳套色是面白里青的,我喜欢萌黄套色,表面浅青,里面淡蓝,山吹套色是表面朽叶色,里面黄色,有点暗哑。苏芳套色是外面淡茶色,里面浓赤色,薄色套色也很美,外面淡蓝,里面淡紫。比如说现在,萧瑟的冬天,就适合穿红梅衣,表红里紫的。过一阵子到了春天就可以穿樱套色,外白里紫的。不过,美人们都用酸铁浆将牙齿染黑以为美,实在惊人。

    而在《徒然草》里,我发现了很多好玩的事,兼好法师一本正经的写下来,就更觉得可乐:有个爱生气的人叫良觉僧正,家里有棵大(木+夏)树,大家给他起绰号叫(木+夏)树僧正,他生气了,把树砍了,留了根桩,大家就叫他根桩僧正,他气得把根桩挖了,可又留了个大坑,大家又叫他坑池僧正。而有个僧人屡次遭到强盗,他就有了个名号,叫做强盗法印僧。还有一出闹鬼事件,传言有鬼出现在某地,大家蜂拥去看鬼,赶集一样,路挤得都无法通行,跟看明星似的,最后鬼没见到,倒是因为拥挤打了不少架。是那个谁说过的,捉鬼是古代大众的集体娱乐活动。

    有时候觉得,日本的法师们有时真像一群孩子,喧闹又无厘头,让人哭笑不得。书里写,一个法师在集会上醉酒,抓了个足鼎往头上戴,使劲按平鼻子把脸套了进去,手舞足蹈,引得大家兴高采烈,可是却拔不出来了,砸鼎,非但不碎,把头振得要命,只好在鼎的三个角上挂了帷子遮起来,前面一个人牵着,手里拄着棍去投医,可也没办法,最后破釜沉舟硬拽了下来,可是耳朵鼻子都没有了。
    
    还有一群法师,捉弄人的兴致颇高,先布了个局,在落叶下面埋了点东西,然后找人去玩,刚走叶子下面的东西就被贼偷了,法师不知道,仍旧引人来到埋东西的地点,对着落叶祈祷发功,可拨开树叶,却找不到那些用来显现灵验的东西,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在山里找了一遍也没找到,法师们互相责怪,气得肚子鼓胀胀得回去了。

    兼好法师自已写了七条自豪之处,位居首条的是:众人赏樱花,见一男子骑马奔驰,兼好法师大发乌鸦嘴兴致,道:这人再骑一次就会从马上落下,那人又上马奔驰,误拽缰绳,果然摔了下来,法师洋洋得意地“同行的人为卑人的言之无误而佩服”。

    兼好法师告戒男儿,自戒,担心,谨慎女色的迷惑,他说传言中,女郎的头发搓成的大绳连大象都可缚住,用女郎的木屐作成笛子吹奏起来,可引来秋日的雄鹿。可想而知女人的惑乱,真有点“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的口吻。他还说,女子的本性全都扭曲,无关紧要的话,你问她她不说,有时觉得不要为难她,不要问了,可是她却主动说出,你觉得她深于谋算掩饰的智慧胜于男子,可是她又不知不觉地把掩饰的事情很快抖露了出来,不是率直而是愚笨,这就是女子。真让人哑然失笑,兼好法师对女子真是敬畏无奈又头痛啊。我想象着这样一幅画面,一位悍妇拧着兼好法师的耳朵,喝道:“出家之人,不谨言慎行,怎地这般碎嘴?

    还有些章节,读着如云山雾罩,也就一瞥而过,不求甚解,不了了之了。

    吃着盐水花生,随心地读着闲书,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合上书,冬日黄昏的日光钝钝地斜着划过结了薄霜的玻璃窗,一只长脚蜘蛛飘飘然从窗棂坠下,外面的草地上还积着残雪。 纵然尘世如芥子,我是那尘中之尘,但对于我,那些小爱小恨却如此鲜明,让人执着留恋。比如说现在,我就强烈地盼望和怀想着夏天,那条最美丽的长裙子,去年还没来得及多穿几次呢。
6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方丈记 徒然草的更多书评

推荐方丈记 徒然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