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十六声

sandow
2008-01-29 看过
下面是一些孟晖在花间词里的发现,因为是我摘录出来的,基本上都有断章取意之嫌。

确定了”小山“的所指,温庭筠这首词的整体词意也显得流畅了。他是把当时的一个热门题材又写了一遍:女人起床,梳头洗脸。这个无聊题材在很长一个时间内,对男性文人格外有吸引力: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P22)
所选的词的大意是日上三竿了懒女人才起床梳妆。这个发现是宋代的文人对女人的起居生活是多么的关注,日常起居穿戴的每一个细节在花间词里都可以找到相关的词句。词里出现的女人的身份一般来说不会是这些风流词人的老婆,这说明那个时代对于一些人来说还是非常的美好的。

花间集的一大卖点就是里面的准色情了,和当时的一些有特色的物件联系起来描写一些色情场面也是文人的雅好。
不太像话的是,宋代词人把这样一个生活细节,成功地转化为一种充满暗示性的色情描写。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欧阳修的那首蝶恋花“咏枕儿”,这“山样瘦”的枕儿:昨夜佳人初命偶。论情旋旋移相就。 几叠鸳衾红浪皱。暗觉金钗,磔磔声相扣。(P55)
词中描写了艺妓初次接待一位客人,被翻红浪,头上的金钗不停的撞击着小山形状的瓷枕。欧阳修能写出这种词来,也是性情中人啊。或者当时的人非常的开放,这种描写只算是家常便饭也有可能。

令人吃惊的是,全唐诗收有崔珏水晶枕诗一首,诗的最后说:“蕲簟蟓琴相对好,裁诗乞与涤烦襟。”似乎着崔诗人在谁家看到了这么一件“千年积雪万年冰”的水晶枕,就像打抽丰,生要到手。他说:在我那里,蕲簟这种优质的竹席,蜀琴这样的雅物,总之士大夫避暑所具备的用具都齐了,就是没这么一件水晶枕。求求您把它让给我吧,好让我过个清爽的夏天,我在这儿给您写诗了!
把诗作为“生磕”的工具,是士大夫的一大发明。(P57)因为这位够酸所以放在这儿晾晾。

在那一时代的青楼中,流行一种有点变态的作风:艺妓为了表达眷恋,娇嗔,怨怪,总之,为了表达对某个男人特别有感情,会在这个家伙的脖颈等处使劲啮咬,诗中的公子就是因为“恼”了“佳人”,有幸受到挨咬的待遇,所以衣服上才会沾有唇痕。韩偓就得意洋洋地描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人许风流自负才,偷桃三度到瑶台。至今衣领胭脂在,曾被谪仙痛咬来。(P89)
根据当时的风尚来看帅哥是比较有压力的,万一给哪个美女看上了上来就是一口挺恐怖的。韩偓的诗写的比较自负,或者是当时的人都有受虐狂的倾向。

古代女性流行把眉毛剃光,画上人工假眉。这一浮世绘作品中的女子为相思所困,无心梳妆,“懒画眉”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P102下面一张幽怨的没有眉毛的浮世绘女子)
现在的女人看了这么激进的做法不知道作何感想。

在晚唐,青楼中流行把眉印和口红印送给心仪的男性,但是到了宋代,似乎只有“印眉”的风气盛行开来,赠送口红印的做法遭到冷落。(P124)
这样看来画的假眉毛还真的有实际的用途的,宋代的才子佳人谈情说爱要做的不只是暗送秋波,来个眉印口红印现在看来还是挺煽情的。

我们在这里看到,一种文明传统受惠于另一文明传统的文化成果,并且渐渐截获到相关的技术信息;由于古代信息交流的渠道不畅,最初传来的消息相当模糊,缺乏细节,于是,受惠方便按照自己的理解来破译这一信息,以复制那一重要技术,但是,在理解当中,它只能依靠自己的知识体系,于是在对外来信息的破译当中,就不自觉地发生了改写。(P177)
这是在讲中国古代仿制波斯蔷薇水的过程中进行的摸索,只是感觉很有道理,一个国家引进新的技术和一个人学习新的东西差不多。

然而,最传神的描写,当属王建的一首宫词:蜂须蝉翅薄鬆鬆,浮动搔头似有风。斗度出时拋一遍,金条零落满函中。……一千年来,女孩子打扮自己的时候,那种兴奋的近于神经质,忽然变得毫无注意,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饰物都倒腾一遍的做事风格,到始终是没怎么改变;女孩子最终打扮的精致艳丽,高高兴兴的跑开,全不管身后的“闺中”混乱如同大军战败溃退后的战场,这样的情形,也没有太大的改变。(P229)
这也是一大发现。

不过,古代服装长期不配备衣袋,唐代女性就把随手要用的小物件栓在裙带上,什么零花钱、镜子、梳子、手帕、小荷小袋,乃至红豆之类的定情物,都是裙带上的常客。(P287-288)
如果现在的女装也没有口袋而且不准拎包,大家随身要带的东西都往腰带上栓肯定比唐代的壮观。

花间十六声最常提到的一幅画是簮花仕女图,因为上面的几个贵妇人的衣着装扮代表着一个时代流行风格。
最常提到的一个地方是法门寺,因为最近出土了很多唐宋实物,并且有相对应的实物清单。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花间十六声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间十六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