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正)本书收录了大陆已绝迹近20年的短篇《芋虫》补完版以及对图书版本的建议

yasha001
2020-10-19 看过

针对新华先锋推出的这本《阴兽》,最有用的书评应该就只有一句话——本书收录了大陆已绝迹近20年的短篇《芋虫》补完版!对于像我这样的资深读者来说,仅这一点就值得购买收藏本书了。

我查找了一下资料,发现《芋虫》(书中译名《大青虫》)的补完版,大陆原先只有在珠海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乱步惊险侦探小说集(第三辑)》中《孤岛之鬼》一册中收录过,其后将近20年都没有收录在任何大陆出版的江户川乱步作品集里。其后在新星午夜文库版的乱步选集《人间椅子》一册中收录了该文,以《烟虫》为题。新星版虽为删节版,但将初刊本中删除的文字用注释的方式给补完了。这样能让读者更加了解当初日本出版业界的生态环境,但有点影响读者阅读流畅度。而这次新华先锋采用了直接补充文字到内容中的方式,终于可以让读者能够顺畅领略到这篇短篇完整版的风采。

外封、书签、本体,精装

我个人认为,本书的书评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毕竟江户川乱步大师的作品的评论已经汗牛充栋,而且本书中的其他19个短篇也都在大陆出版的乱步短篇集或日本短篇推理小说选集中出现过,再对作家本身或者作品的内容、内涵和开创性或者文本结构进行评论分析也只能拾人牙慧,对我自己来说毫无按此动笔的欲望。

但为了让点开本书评的读者(特别是图书编辑们)还是觉得有些内容,以下我想对什么样的图书版本更好谈一点个人想法,也希望对推出这一套乱步小说集的新华先锋有一些参考作用吧。(既然是《阴兽》的书评,以下全部以本书为例。)

一、选题

由于江户川乱步大师的作品已经是公版,各家出版社或文化机构也都曾经或正在出版大师的作品集。大陆最早的一套较完整的选集是珠海出版社出版的全19册的选集,而目前最好的选集无疑是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库13册的版本。当然,上文已经说了午夜文库版就是台湾独步文化的版本,这个版本每一册都有非常鲜明的主题,有的是按照创作时期收录,有的是按照不同系列收录,有的是单独选取大师的非小说收录。另一方面,这个选集收录的短篇作品几乎囊括了大师所有的创作,正是这种专业性和完整性,让读者认可这个版本。

那在这种前有珠玉的情况下,如何在选题上下功夫呢?我认为一是尽量收录其他版本缺少的篇目,例如大师的那些翻写小说(把欧美的小说背景替换成日本,并按照日式风格重新撰写的一种类似翻译的小说。由于增加了作者自己的很多的描写,不算直接翻译,因此叫做翻写小说)或者与其他作家合作的作品就鲜少有人出版,如果能有这些作品,那就是一大卖点;二是每一册的主题要明确,让人在一本书里面看到较为统一的风格和内涵。

新华先锋这次的《阴兽》做得应该说好坏参半。优点自然是从书封上后续出版的图书目录来看,会出版大师的翻写小说《幽灵塔》,如果新华先锋能够按照计划稳步推出后续选集的话,从作品的完整性来说就能和新星版一较高下。而缺点也显而易见,例如本书中《凶器》一文是属于明智小五郎系列,完全没必要收录进本册。

二、资料性

对于一套值得收藏,读者愿意掏钱去买的书,个人觉得,除了小说本身外,还需要在一定范围内增加相关的资料,以实现其收藏性。就像新星版加了导读、解说等等相关的文章,每一篇作品里面的注释极度丰富,这些注释对于读者理解日本推理小说草创期的作者、作品都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例如本书中《火绳枪》一文,收录时缺少了原来日本平凡社出版该作时做的说明(主要是说该文创作于大师学生时代,收录时已经删去了一部分关于主角的不够生动的内容),对于想收藏最佳版本的读者来说就会有所欠缺。

如果真的要对一个作者出版一系列有规划性的文集,一篇称职的总导读是不可或缺的,在之中可以把作者生平、主要作品、写作风格以及编辑的选题原则向读者做一个介绍,让读者有一个总体的印象。

而对于已经公版的作者来说,在文集中辟出一定页数,把作者的作品做一个创作年表也有其必要。关于创作年表这件事情,大陆出版界并不十分看重,而在世界图书大国日本,虽然并不是每一种版本的作家选集或全集都会附录创作年表,但几乎所有的图书都会把作品的初出做一介绍。这种资料对于读者理清作者的创作严格和风格的转变都极为有用。

我看了一些对于本书的评论,发现很多读者对于本书中作品的创作年代也不了解,导致有一些对内容和作者风格转变的误读。其实只要编辑用点心,增加每一篇作品的初出,就可以避免读者产生这方面的错误。

如果出版方能更有心找一些作家针对出版书籍中的作品撰写专门的书评,就能克服在作品方面缺少独特性的缺点。这一点,从日本出版文库版书籍时习惯增加一篇评论文章一样,就是为了增加新版本的卖点。

当然,这些资料也要注意不能喧宾夺主,这方面的平衡就需要出版方编辑的功力了。

三、装帧

好版本除了上述两方面外,装帧也值得注意。这次新华先锋的乱步选集能采用精装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其全新设计的封面更是注意到了文集的风格一致性以及封面与内容的统一性,可以表扬一下新华先锋所选用的封面。(但缺点是放在书店里,这套封面不突出。)

当然,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在书籍的版本上,日本和台湾确实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仅江户川乱步的选集,从封面角度来看,值得收藏的就至少有三个版本:日本角川书店于2008年出版的江户川乱步精选集8卷(由田岛昭宇绘制封面)、日本リブレ出版于2015年出版的江户川乱步杰作集3卷(由咎井淳绘制封面)和台湾独步文化于2018年出版的江户川乱步作品集6卷(特邀中村明日美子绘制封面)。

以下我们欣赏一下这三套书的封面,如果大陆引进,我想我是会再买一套收藏的。

田岛昭宇绘制封面的日本角川书店2008年版江户川乱步精选集

咎井淳绘制封面的日本リブレ2015年版江户川乱步杰作集

中村明日美子绘制封面的台湾独步文化2018年版江户川乱步作品集

四、翻译

翻译必须要完整,因为读者最讨厌的就是删节版本。而新华先锋这次的选集,可能在翻译这方面比较弱了一点。本书几乎所有的小说标题的翻译都是沿用的原来珠海出版社版本的翻译,由于我没有珠海版的实体书,也就无法比较内文翻译是否是一样的,但对这些标题和日文原名进行比对之后,会发现珠海版有部分标题的翻译是错误的。例如『押絵と旅する男』一文,本书和珠海版一样翻译成《与画中人同行的人》,新星版则翻译为《带着贴画旅行的人》,显然新星版增加准确。标题与珠海版一致这一点,不得不让我觉得本书的内文也与珠海版一样是删节版本。当然,关于这方面我也非常希望有珠海版实体书的读者能分享一下内文翻译方面的内容。

我又选取了本书中几篇作品与新星版的翻译进行了比较,发现本书的翻译似乎简化了很多。

以《百变艺人》中关于介绍百变艺人演出《怪美人》的这段文字为例。新星版差不多就是按照剧场招牌的格式(应该就是日文原版的格式)来翻的:上一行写“甫归国的百面演员某某先生隆重登台”,下一行再写“演出侦探奇闻《怪美人》五幕”;而本书则是“那上面说,有百变艺人XX,要在此处演出侦探故事《怪美人》。”两相比较,本书缺少了刚归国这个信息。再结合下文,新星版明确说了“我”一开始以为这个怪美人就是泪香小史的那一篇作品,但后来看了内容简介发现并不是;而本书中先说了“这场戏一共有五幕,是根据泪香小史的小说改编的”,让读者认为剧场介绍里面就已经明确这场戏的出处,翻译有些问题。

再以《与画中人同行的人》的结尾最后一段为例。新星版是“老人抱起画框包袱,留下这句道别的话语,走出车厢。我望向窗外,老人细长的背影(那与贴画中的老人是多么相似啊)在简陋的栅栏处将车票递给站员后,像融入黑暗似的消失不见了。”而本书则为“老人跟我道别后,就带着画下车了。他的步子十分轻捷,很快就走远了,我只能望见他消瘦的背影,可那背影和画中的老人是多么相似啊!”明显可以看出,本书中老人递车票的动作描写,以及走远了之后像融入黑暗的比喻都没有翻译出来。仅以上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本书的翻译可能是存在着瑕疵的。

我认为,既然要出好的版本,那在翻译方面就需要有最佳的翻译来配合,毕竟,一切都是为了读者,不是吗?

好了,最后,还是按照我自己的要求,把本书中作品的初出放在书评里,以供广大读者参考。

阴兽/『陰獣』(『新青年』1928年8月〜10月) 人间椅子/『人間椅子』(『苦楽』1925年10月) 阿势登场/『お勢登場』(『大衆文芸』1926年7月) 白日梦/『白昼夢』(『新青年』1925年7月) 百变艺人/『百面相役者』(『写真報知』1925年7月) 大青虫/『芋虫』(原題:悪夢)(『新青年』1929年1月) 毒草/『毒草』(『探偵文芸』1926年1月) 红房子/『赤い部屋』(『新青年』1925年4月) 灰尘/『灰神楽』(『大衆文芸』1926年3月) 火绳枪/『火縄銃』(『平凡社版江戸川乱歩全集』1932年4月) 学生時代の習作 火星运河/『火星の運河』(『新青年』1926年4月) 戒指/『指環』(『新青年』1925年7月) 蒙面舞会/『覆面の舞踏者』(『婦人之国』1926年1月〜2月) 日记本/『日記帳』(『写真報知』1925年4月) 失窃/『盗難』(『写真報知』1925年5月) 吻/『接吻』(『映画と探偵』1925年12月) 凶器/『兇器』(『大阪産業経済新聞』1954年6月)明智小五郎系列作 一人双职/『一人二役』(『新小説』1925年9月) 与画中人同行的人/『押絵と旅する男』(『新青年』1929年6月) 字母组合/『モノグラム』(『新小説』1926年7月)

23 有用
0 没用
阴兽 阴兽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阴兽的更多书评

推荐阴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