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感受

木叶
2020-10-18 看过

留下了无限关于父权制及婚姻制度的思考。父权制的起源,得以发展延续的因素,如果无法改变这种现状,女性该何去何从。

为什么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国际化现代化,高度繁荣的城市,父权思想体现得更加突出深刻。

婚姻制度的起源和变迁。家庭存在的意义。

至于莱农,我觉得她懦弱,如她自己所言,她不是一个真正有热情的人,但却总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人物,我不喜欢她这种虚荣和盲从,她不算一个独立女性,最后与尼诺私奔让我对她更失望。

莉拉,强大,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超绝的创造力。但我讨厌她的阴暗,险恶和自私,尤其当她挖苦伤害莱农的时候。很大程度上,莉拉的那种骄傲自我,不可一世,跟莱农对她的追随有关系,这让她富有自信,有恃无恐。莉拉不是好女友,也不可能成为任何人的好妻子,她也不是合格的母亲。她极端的个性,有时候带有一种强烈的自我毁灭的倾向,这让她显得更加坚不可摧。她无惧暴力,甚至暴力可以激发她更强大的反抗意志。但她有时候的一种非理性的偏激的坚持,让她原本美好的设想统统变得面目全非。

我认为,至少在落后混乱极为不平等的那不勒斯,莉拉有多大的创造力,就有多大的摧毁力。我认为只有在极度理想的状态下,莉拉的天赋才能真正对社会产生积极作用。

不过,可贵的是她的反抗精神,她的英勇无畏和顽强不屈,她那种必死的决心和强大的毅志,让她本身成为了推动社会进步的一股力量。一定程度上,如莉拉所言,莱农在写故事,而莉拉在实践故事。她在实践革命,甚至,她就是革命本身。

莱农的可贵在于,她尽管没有一种狂热的激情,也没有过人的天分,但她始终渴望自由和光芒,她本能地受到这些东西的吸引和感召。除此以外,莱农始终是良善的。但我很讨厌她对待孩子们的态度,她不是合格的母亲。说真的,莉拉和莱农没有资格做母亲,在这一点上,她们表现得既自私又狭隘,完全没有她们所自诩的那种才智和胸怀。

帕斯卡来,从他一开始侃侃而谈,作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成员出现的时候,我就对他充满怀疑。我怀疑那些满口理论,好像自己参透一切的人,尤其是男性,但他们并不真的懂,甚至都不是真的关心,真正的被压迫者面临着什么,遭受着什么。我讨厌党派,党派意味着权力,意味着阴谋,意味着丑恶。果然,帕斯卡来被证明只是一个鼠辈。当然,不能否认他做出过一些有益的事情,但当他不顾莉拉处境而大肆搞无产阶级运动的时候,其实他跟那些放高利贷的资产阶级一样可耻可憎。

尼诺,徒有其表的伪知识分子。夸夸其谈写了一堆看似头头是道的文章,但却处处受惠于有权势的资产阶级。不得不说,他有意无意地通过自己这种极具迷惑性的魅力,为自己赢得受惠于资产阶级的机会。他算不算一个吃软饭的男人,我不知道,但他绝不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值得信任的真诚的人。尤其是他对可怜的彼得罗的无情的伤害,可以见得他毫无人性。

值得一提的是,他让莉拉体会到了爱情的滋味,他给了莉拉真正的吻。同样地,他是为数不多真正让莱农沦陷的男人。困在与彼得罗的婚姻里,出于义务不得不与彼得罗完成机械又痛苦的性交的莱农,在尼诺的怀抱里,真正体会到了性爱的美好。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尽管它们同样也带给了两位女性深重的苦痛,但,至少,让她们体会了至爱的感受。

尼诺是该受到谴责的吗?我无法回答。毕竟,哪怕尼诺处处留情,看起来没有任何责任感,但谁能断言,他与众多女人展开关系时,他不是在用真心?他为了莱农而与家庭决裂,为了莉拉而离开那个出身高贵的女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讨厌尼诺,我不希望女性因尼诺而受到伤害。不过有的人可能会觉得受伤也值得,这倒也可以理解。

彼得罗的悲剧要追溯到他的原生家庭。彼得罗本来就没有一个做任何人的丈夫,因为他不懂得妻子的内涵,更不明白婚姻意味着什么。但他待人真诚,尤其是对于出身卑微的人,永远那么友善谦虚,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在与彼得罗交往的过程中,会感觉愉悦,如果不讨论政治的话。他对工作认真尽责,一直勤恳努力。他婚姻的失败和他人格的缺憾,他的出身家庭要负责任。我觉得,家庭中有太多罪过,父母们把这些罪过一代代传承下来,像莱农说的,我们都是影子,故事早已写好。

这部小说里表现出的不仅有男女不平等,更有复杂而广泛的社会不平等。我不知道一个平等的社会应该是怎样的,我甚至认为,一个绝对平等的社会是不可能存在的。

令我战栗的是,莱农说,她以前想逃离那不勒斯的破败社区,逃离那些野蛮,荒诞,暴力,落后的一切,去往一个文明的有秩序的地方。但后来发现,当你到达了所谓的文明有序的城市后,发现它也不过是一个更大的牢笼,文明是一种更高明的谎言,秩序更好的维护着这里的剥削。对此,我深以为是。这是我自己实践的结论。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去更大的牢笼,因为,至少比起那个毫无自由尊严的最黑暗可怕的牢笼来说,大一点牢笼,能更容易忍受,自我欺骗起来,也不会太艰难。

我读书太少。对于太多问题没有答案。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做一个保守的改良派,既在心里骂着这个糟透了的世界和那些我不愿与之多言的蠢货们,另一边,攫取财富和一切有利于我活得舒心的资源。

我将是一个既自私又人道,既冷漠又热血,坚定顽强的人,在这个处处不平等的社会里,带着我的女性身份,带着我的女性体验,和愿望,尽大可能地好好活下去。该去他吗去他吗,该干他吗干他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离开的,留下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离开的,留下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