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后记

TR@SOE
2020-10-17 看过

(本文为即将上架《日本权力结构之谜》一书的译者后记)

中信的王雪老师最早和我联系这本书的翻译时,我有一个很大的疑问:中信一向以出版“昨天写完”、甚至是“明天写完”的书出名,为什么想到翻译出版一本写在30多年前的关于日本的书呢?

翻译完全书后,我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了自己的答案。

世界是复杂的,也是简单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原则无非那么几条。通过回顾历史,从中归纳、总结出对现时仍有用的内容,对进一步向前具有重要的意义。

与之前的翻译不同,翻译本书对我来说有额外的两个挑战。一个是2001年日本对各省(相当于中国的国家级部)进行了重大改组,一些老省变成了新省(如“大藏省”成为了“财务省”,“通商产业省”成为了“经济产业省”等)。译者在翻译时为尊重历史,需要用书成当年或者出现该名词的背景当年的历史名称。

另一个挑战就更大。本书中出现的大量日文名词以及专有名词,是作者根据日文转译到相应英文发音后给出。一些著名的人名(天皇、首相、大臣等)、地名和专有名词还好办,但有一些人名和法律名字却很难找到对应的日文汉字。

在互联网上搜索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文档,是件很困难的事情。译者不是日语专业,更是增加了难度。

在此,我要感谢多年的同事和好友叶毅德先生(Mr Yap Tong Teck)。他是新加坡人,早年在日本留学,精通中文、英文和日文。叶先生和他太太碇知子(Ikari Tomoko)根据英文原文以及上下文帮助我搜索原始档案,找到了大量名词的原文,为译文的准确性做出了巨大而独一无二的贡献。如果没有他夫妇俩的帮助,本书中文版的准确性和学术性一定会大打折扣。

由此,译者对这些名词的处理方式是,专有名词(包括但不限于人名、组织名、地名、文件法律法规名)的翻译在不影响理解的情况下一般只在给出日文平假名、片假名和英文拼写,而不做解释。这么做,是因为译者相信,直接给出日文写法可以体现某个名词在日本语境中特有的微妙含义(比如“天下り”、“地上げ屋”等)。只有当日文平假名和片假名不利于中文理解,才会进行简短解释。不过译者仍然建议有兴趣的读者根据这些信息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另外感谢好友李勋(Lee Hoon)对书中出现的几个韩语人名的翻译提供了帮助。

我还要感谢对我翻译初稿进行阅读的几位朋友。他们忍受着我译文的佶屈聱牙,做出了批注和修订建议。他们分别是(排名不分先后):吴闻杰,郭瑞卿,叶毅德,蒋文敏。他们可以说是我的“一字之师”。

但不论如何,应该由我对最终译文以及其中不可避免会出现的错误负责。

感谢中信出版社、特别是王雪老师和孙未末老师的信任,将这一本“大书”交到了我的手中。我希望交出了一本合格的作品。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太太Gloria和儿子Peter。翻译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也不是很赚钱的事),是他们的支持和理解给了我动力和信心。

让我用一段之前翻译的小诗来结束我的后记:

书已终章

但求尚佳

唯有一事

尚需交代

谬误归吾

赞誉归汝

任颂华,于任氏有无轩,苏州

2018年10月

4 有用
0 没用
日本权力结构之谜 日本权力结构之谜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日本权力结构之谜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本权力结构之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