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荡寇志》小记

ernie
2008-01-28 看过


儿时读《水浒传》,满脑子梁山好汉,书摊上再看到《荡寇志》,往往避而却走。多年前,特价书市购得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版的《荡寇志》一套两册,2元多,聊备一格。后来,看看一些语文词典喜欢引用该书得句子作例句,想来文字应该不错,但多次开卷,都无法看下去,只好废然作罢。近日忽然想起,有点不甘心,硬着头皮再试试,先劝勉自己单从语言欣赏学习上考虑,不及其余。这一次已经看了80页,比先前推进不少。阅读时看到一些有趣的文字,顺手用铅笔划线记下,或略记注意的原因。现在先整理几则如下:

P38
除头

陈希真得马保儿介绍,上门购买刚故去的郭教头遗下一匹好马。陈希真主动出价100两银子,以120两成交。又当场拿出20两给马保儿道:“你取了,不可这里来讨除头。”
后来,让马保儿把马牵到一个茶店门口,打发他自己回去,再次叮嘱:“郭寡妇家不许再去缠,我在这里打听。”

从上下文看,除头,应该就是介绍费,佣金。台湾《国语辞典修订本》没有找到这个词。猜想大概是从成交价中扣“除”一个“头”酬谢介绍人的意思吧。

P44
高衙内觉得小便处有些濇痛,到里面去了。

查字典,濇,读 se ,台湾《国语辞典修订本》解释:
不光滑﹑不顺畅。聊斋志异˙卷六˙云翠仙:「山路濇,母如此蹜蹜,妹如此纤纤,何能便至?」
聊斋云翠仙篇,读过多次,这个濇字,觉得无关重要,放过了,想来惭愧。

P52 自古道:辅强主弱,终无着落。
陈希真的女儿丽卿被高衙内看中,父女打算先假装允婚,稳住高家,然后做好准备,弃家逃亡。被高俅的一个篾片看破,让高衙内派人到陈家监视。陈希真发现后,心想:“自古道:辅强主弱,终无着落。”干脆把高衙内叫来说穿,大骂一顿。结果,高俅页不大相信篾片的疑虑,终于让陈希真父女逃走了。

P54 攮糠的蠢材

高衙内派人到陈家监视。被陈希真发现,“恶人先告状”,质问高家。高俅大怒,骂派去监视的人不得力:“攮糠的蠢才,谁叫你打听!”

查台湾《国语辞典修订本》:
攮糠
吃糠。骂人的话,意指人像畜牲一样。荡寇志˙第四回:「攮糠的蠢才,谁叫你打听!」
再查 攮:
(动词)1。推。醒世姻缘传˙第一回:「计氏赶将来要打,或将计氏乘机推一交,攮两步。」
  2.刺﹑戳。如:「他被攮了一刀。」儒林外史˙第六回:「半夜里不见了鎗头子,攮到贼肚里。」

不过, 攮 并没有“吃”的释义。
但另有一条 狗攮的:
骂人胡涂愚笨。儒林外史˙第九回:「狗攮的奴才!你睁开驴眼看看灯笼上的字!船是那家的船!」红楼梦˙第九十六回:「胡涂狗攮的,还不给爷和赖大爷磕头呢!」

P69 就快升授都虞候

就快,意思是:很快就要。粤语至今常用。例如:他就快读大学了。
读清末民初通俗小说,每每发现一些粤语词语。看来,这些现在仍然在粤语中沿用的词语,近百年前乃是汉语白话的通用语,只不过后来“淀积”在粤语中了。

P70 叫太医医治衙内的伤痕

这里的“伤痕”,意思是“伤”。以前读王度庐先生的小说《鹤 -铁 五部曲》,常常看到“伤痕”这样的用法而大感惊讶。如今看来,似乎清末民初汉语白话都兴这样说。

查台湾《国语辞典修订本》:
伤痕:皮肤受伤后,所留下的痕迹。初刻拍案惊奇˙卷五:「众养娘将软褥辅衬,抱他睡在床上,解看衣服,尽被树林荆棘抓破,且喜身体毫无伤痕。」
也没有收入清末民初解作“伤”的用法。

P71 那丽卿在马上,有些摇桩打盹。

陈希真、陈丽卿父女逃亡,两夜没睡。陈丽卿年纪小,没熬过夜,疲乏得很。想象她笔笔直地骑在马上,闭着眼睛,摇摇欲坠得样子,“摇桩”两字多么形象传神!

台湾《国语辞典修订本》查不到摇桩,只有 桩:
插入土中的木棒或石柱。如:「桥桩」、「打地桩」、「水泥桩」。亦称为「桩子」。

(不日再续)
8 有用
2 没用
荡寇志 荡寇志 6.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荡寇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荡寇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