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的明暗--《看不见的蔷薇》读书感想

贝客邦
2020-10-15 看过

近段时间,悬疑题材的作品势头正盛。而且,几部较为热门的网剧都突破了传统的以罪案侦查为进程、以警匪正邪对立为矛盾冲突的故事模式。国内悬疑小说和影视的类型创作仿佛即将进入新纪元。

在此对比之下,葵田谷的小说仍然有着独树一帜的气质。我并没有拿这部《看不见的蔷薇》和当下的悬疑小说作综合的高下评判,我相信但凡读过葵田谷小说的人,便可以窥见他在角色构建方面的更深一步的探索。

小说的分类,有助于图书市场的分析导向,让读者迅速捕捉偏好,是双方得益的事。但从写作者的角度来说,将“类型”的条框背在自己身上,未必是好事。

《看不见的蔷薇》固然是悬疑小说,案件、谜面、诡计、反转、解答,悬疑小说的五脏俱全,但若把它归类为情感小说,甚至女性小说、成长小说,也不见得勉强。不仅是内容,在语言和叙事结构上,《看不见的蔷薇》也隐现出优雅的文学气息,从这一点看,也像文艺小说。

优秀的小说往往能突破“类型”的壁垒。我始终认为,小说的分类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作品和读者的连接方式,纯文学和通俗文学的区分就是由此而来。当然,这不是层次的问题,并不是说通俗文学就一定比严肃文学低级,只是频道不同。《看不见的蔷薇》有它自己的频道,这个频道不能用一种简单的“类型”来概括。

如果非要按上一个类型,我权且把《看不见的蔷薇》归类为“心念悬疑”。(临时编的,不一定合适。如果在某个百科系统中出现该词条,纯属巧合。)

人心与人性的概念范围有所不同。如果说,以人性为基础构建剧情属于小说创作的宏观战略,那么探索人心则是细节战术。

在浩如烟海的悬疑作品中,前者的范例数不胜数,但以后者为主题的小说并不多见。我们时常能看到一桩罪案,一场阴谋背后的人性黑暗和与之抗衡的光明,但此类明暗通常是以整个社会或人类群体为参考所体现出来的冲突,如果把考量范围缩小到一个个体,那么,在这个个体内的无数个念头会自然形成明暗的撞击。

葵田谷的小说,总在探索人心深处无法捉摸,难以理解的寄托。《看不见的蔷薇》在这一点上做得相当透彻。

从情节上看,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忽略破案主体,小说始终围绕着三个人的命运展开。一句话概括剧情: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的幸福做出自我牺牲。可是从角色心理层面分析,这又是一个极具剖析价值的故事。

小说以某位刑警的回忆视角,用散叙自白的方式一层一层揭开真相。盲女陈若离的男友林乙双被杀,背负嫌疑的兄长陈若生逃离现场。随着三人日记的曝光,兄妹的成长历程和男友的反面人设在读者眼前逐步呈现,这桩凶杀案也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在小说篇幅未到一半的地方,故事已经形成了一个闭环,是闭合的,可以自圆其说,但也是虚幻的。它的叙事方式并非时间线性,而是环形推进,同一件事,外圈之中还有多重内核。就像绕着一个广场散步,走到第二圈时,发现景致完全不同,而造成这些变化的驱动力,仍然在看不见的地方。这种叙事和信息披露的方式形成了微妙的契合。

阅读过程中,我有过许多猜测,比如:恶男非恶,盲女非盲。后来发现,我只猜对了一半,关于角色行为动机的揣摩,更是差之千里。在后半部分的解读中,我才逐渐跟随侦探的思路尝试去理解男女主角的人格。这也是整部小说的核心所在,没有惊惧诡异的氛围,险象环生的场面,惊与险都在人心之内。

幸福,自我牺牲……这仿佛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当读者看完小说,很多人会把“仿佛”两个字去掉。是的,这确实是一个爱的故事,但同时也是一个控制人心的黑暗童话。坚强独立,让人怜惜的若离,也有着诡谲而冷酷的阴暗面。

故事中的侦探角色,对于女性的态度,在潜移默化中朝读者抛出了指引。他是个表面上几乎对异性过敏的角色,可事实上并非一概而论。他可以和女警姚盼谈笑自如,却不愿与陈若离见面。因为他深知陈若离心中埋藏的暗影,也许比陈若离自己看得更清楚。他不愿违心相对,这意味着他必须当面揭开陈若离在潜意识中的伤痛所酝酿出来的、让人同情的自私。这也使得负责逻辑解答的侦探角色变得更为饱满。

另外,发现了作者在给角色取名时的用心,两个男主角的姓名:陈若生,林乙双,已经剧透了小说的核心悬念。

写到半途,我看了一眼手机,刷到一篇名为《我们喜欢看悬疑剧,可能是社会出了问题》的微文,我没有看具体的内容,但大致能猜到其言为何。这不禁又让我回到文章开头说的关于悬疑小说类型的话题。不知从何时起,悬疑小说或多或少地背负上了反映社会现实的责任。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小说没有义务必须让读者对这个世界反思或沉默。葵田谷的小说没有放大任何概念,他只是在呈现燃烧在一个个小生命中的异常火苗。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看不见的蔷薇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不见的蔷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