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之败》中一些可能需要说明的名词或者语句

京不特
2020-10-15 看过

《国王之败》中有许多历史典故,有不少真实的历史人物的名字,有各种四百多年前的北欧地名,同时作者也杜撰了不少地名,虚构了一些人物,而北欧文学背景本身则又决定了文字中不断有各种北欧神话、圣经典故、希腊罗马传说和古典文学的各种零星信息出现,另外作者又是一个诗人,不仅仅用丹麦语写小说,而且还在小说中用德语和日德兰语写歌词。所有这些,作者都没有给出注释或者说明。《国王之败》迄今的丹麦语版本也都没有后人的注释或者说明(丹麦语言与文学协会两年前曾许诺出版注释本,但仍未出版),所以普通丹麦读者对各种需要注释或说明的地方也就是凭自己的文化修养明白一些,作一些猜测,然后跳过一些实在无法明白的地方。但是,对于并非生长在《国王之败》的文化背景中的中国读者,没有注释或说明的话,难免会在阅读中面临困惑。因此译者尽自己所能查阅了一些资料,在这里列出书中的一些需要得到说明的名词或者语句,写出一些简要的解释,并列出它们在书中出现的页号(在分类之后,按第一次出现的页数码排序)。这样读者在阅读小说正文时,如果感到有这个需要,也可以翻到后面参阅一下这些说明。

地名类

普斯特维巷(Pustervig):第10页

哥本哈根老城区中的街名。

塞利茨列夫(Serritslev):第12、13、26页

从前的哥本哈根老城外的村名,大致位于今天哥本哈根的东桥(Østerbro)和北桥(Nørrebro)地区。

日德兰(Jylland)

日德兰半岛是欧洲北部的半岛,位于北海和波罗的海之间,构成丹麦国土的大部分。西和北为北海和斯卡格拉克海峡,东为卡特加特海峡和小贝尔特海峡。从广义上说,包括今天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邦(该区域在1866年之前属于丹麦)。(部分信息取自维基)

箭巷(Pilestræde):第12、22、40、41页

哥本哈根老城区中的街名。

圣克拉拉修道院 (St. Clara Kloster):第12、25、143页

圣克拉拉修道院是哥本哈根的一座修女院。从1497年到1536年,它位于哥本哈根今天的硬币街(Møntergade)和老硬币路(Gammel Mønt)的拐角处。 修道院的建筑物被造在哥本哈根城堡玫瑰园(Rosengård)之中。修道院的花园一直延伸到哥特尔街(Gothersgade)。修道院中也有一座教堂。该修道院于1497年由汉斯国王和克莉丝蒂娜王后设立,并于1505年建成。1536年,修道院被拆除,皇家铸币厂使用其建筑物作为生产硬币的地方。然后教堂被用作钟和炮的铸造厂。最后,修道院的建筑在1620年代消失了。该遗址以修道院的名字命名为:克拉拉商铺。

哥布玛格尔街(Købmagergade):第13页

哥本哈根老城区中的街名。

修斯肯巷(Hyskenstræde):第13页

哥本哈根老城区中的巷名。

利姆海峡(Limfjord):

丹麦的海峡,位于日德兰半岛北面。书中主人公米克尔,以及一些别的人物,诸如欧德·易瓦尔森、安娜米德、严斯·安德森等,他们的故乡都是在利姆海峡附近。连接北海和卡特加特海峡,长180公里,该海峡最大的岛屿是面积368平方公里的莫斯岛。

高桥广场(Højbroplads):第13、20、21页

哥本哈根老城区中的一个广场,因为连着通往城堡岛(当今丹麦国家议会所在地)的“高桥”,所以被称作高桥广场。

撒陵(Salling):第30、69、74、79、109、166、195、206、209、212、227页

在日德兰中北部地区向海中伸展出的半岛。准确地说,撒陵是斯基沃(Skive)北部利姆海峡(Limfjord)中的一个半岛。在南部,撒陵与日德兰半岛的其他地区连在一起。

灵斯泰兹(Ringsted):第37页

丹麦西兰岛(大岛)上的一个城市。现有差不多两万三千人口。

天堂山(Himmelbjerget):第37页

位于日德兰的日峪(Ry)和锡尔克堡(Silkeborg)之间,高147米。从地质学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所谓的假山。从南侧来看,海拔似乎并不很高。直到1847年,人们一直以为天堂山是丹麦的最高点。Ry的发音时汉语拼音的rü,但这个发音汉字中没有,对这个城市,中文也没有统一的规范。有两个选择,可以只写Ry,或者日峪(Ry)。

蓝水勾(Blaavandshuk):第37页

蓝水勾是丹麦最西端的一个岬角,位于日德兰半岛西南部。

石楠区域(Hedeegnene):第37页

石楠荒原是一种灌木丛地域,其特点是开阔、覆有矮生的木本植被。在气候寒冷而潮湿的高地上也会有这样的石楠荒原。在十九世纪之前,丹麦各处都有石楠荒原,在西日德兰地区最为普遍,但也分布于东日德兰半岛和丹麦的各个岛上。

维梅尔夏福特(Vimmelskaftet):第48页

哥本哈根老城区中的街名。

赫尔辛约(Helsingør):第48、50、51、106、231、234页

赫尔辛约是丹麦西兰岛东部的一个城市。赫尔辛格城是丹麦国王埃里克七世于1420年代建立的。他在1429年建造克伦宫(Krogen),后来克伦宫在1580年得到扩建,并改名为克伦堡宫。莎士比亚的名剧《哈姆雷特》中所描写的故事就是以克伦堡作为其虚构出的故事发生地点的。

格莱瑙(Grenaa):第52页

丹麦日德兰半岛上最东面的城市。

库伦(Kullen):第52页

斯科讷(又译斯堪尼亚,瑞典语:Skåne。原属丹麦地区,1658年丹麦失去斯科讷,斯科讷现属瑞典)西北部赫加奈斯(瑞典语:Höganäs)市的长岬和周边地区的名称,位于厄勒海峡(Øresund)和斯凯德尔维肯(瑞典语:Skälderviken)之间。 库伦半岛就像是向西兰岛以北海峡伸出的一个矛头。

寇鲁姆(Kourum):第54、69页

延森在小说《国王之败》中虚构出来的位于日德兰的希美兰地名。

格饶博勒(Graabølle):第54、69、104、107、170、172、180、181、194、195、203、207、208、209、212、221、228页

Graabølle是约翰纳斯·威尔海姆·延森虚构出的地名。延森将之设定为一个位于西部希美兰(Vesthimmerland)的小镇。我们能够在作者的小说(比如说《国王之败》以及一些希美兰故事)之中看见这地名。这个地名也被用在作者的散文《从格饶博勒到芝加哥》之中。他也虚构了另一些希美兰地名,诸如寇鲁姆(Kourum),克尔德比(Kjeldby)和索里尔德(Thorrild)。

关于格饶博勒这座城市,延森在散文《格饶博勒》中写道:“你将徒劳地在地图上寻找这个希美兰城市,它有着神话般的名字;但这个村庄则是很真实的”。丹麦后来的一些作家认为格饶博勒应该是在西部希美兰的一个城市法尔湖(Farsø)。在法尔湖城西于是就有了一条名为格饶博勒(Gråbølle)的路。在西部希美兰还有其他地名,结尾是带有“-bølle”的,比如说西博勒(Vesterbølle)和东博勒(Østerbølle)。(现代丹麦语把一个世纪前的写法aa改成了å)

索里尔德(Thorrild):第54页

延森在小说《国王之败》中虚构出来的日德兰的希美兰地名。

莫霍尔姆(Moholm):第54、80、104、105、213、214、217、221、228页

延森在小说《国王之败》中虚构出来的希美兰采邑名。

斯德丁(Stettin):第56页

根据译者所查阅的资料,小说中斯德丁应当是波兰的一个城市(波兰语为Szczecin:什切青)。

布仁杜姆(Brøndum):第57页

地区名。日德兰半岛上撒陵的一个村庄。

鸥岛(Maageholmen):第72页

译者未能查明确切地点(译者在谷歌地图上只查到三个位于挪威的鸥岛)。考虑到北欧的海鸥极多,这里的情形可能是当地人把附近的某一个小岛称作鸥岛。

罗斯基勒(Roskilde):第76页

丹麦西兰岛东部的一座城市。其历史可追溯到维京时代,是丹麦最古老的城市。从11世纪到1443年,罗斯基勒一直是丹麦的首都。在当代丹麦,世界著名的罗斯基勒音乐节明年夏天就在罗斯基勒举办。历史名胜有罗斯基勒主教堂。”(部分信息取自维基)。

索勒(Sorø):第76页

丹麦西兰岛上的一个地名。

科瑟(Korsør):第77页

丹麦西兰岛上的一个地名。现在西兰岛和菲英岛间的大贝尔特桥的西兰岛一端就在科瑟。

菲英岛(Fyn):

丹麦的一个岛。是丹麦本土仅次于西兰岛和北日德兰岛的第三大岛。

欧登塞(Odense)

是丹麦第三大城市,丹麦第三大岛菲英岛的第一大城。欧登塞是丹麦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建于988年。在中世纪时期,欧登塞曾经是丹麦神职人员的中心,拥有众多的修道院和教堂,很多教徒来到这里朝圣。 在《国王之败》的故事之后两个半世纪,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就出生在欧登塞。

大贝尔特(Storebælt):第76页

也可意译为“大带子”海峡。丹麦西兰岛和菲英岛间的海峡名。

小贝尔特海峡(Lillebælt):第78、99、183、184、185、186、190页

也可意译为小带子海峡,是丹麦日德兰半岛和菲英岛之间的一道海峡,北连卡特加特海峡,南接波罗的海基尔湾。该海峡全长50公里,最窄处仅800米。现在,跨过这海峡有新小贝尔特桥和旧小贝尔特桥。

瓦埃勒(Vejle):第78、188页

丹麦日德兰半岛上的一个城市。

兰讷斯(Randers):第78、230页

兰讷斯是丹麦日德兰的一个城市。现今兰讷斯是丹麦的第六大城市。

撒陵西部(Vestersalling):第79页

撒陵的西部。见对地名“撒陵”的说明。

瓦尔普淞(Hvalpsund):第81、166、195、212页

瓦尔普淞位于日德兰半岛北部地区,是丹麦利姆海峡的一个窄而深的峡湾。在这峡湾旁的同名小镇瓦尔普淞是希美兰的一个有着过海轮渡的小镇。

迪特马尔申(Ditmarshes):第84、87、88页

迪特马尔申现在是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西部的一个县,位于汉堡和北弗里斯兰县之间,临北海、易北河、埃德河和北海-波罗的海运河,首府海德。公元15世纪,迪特马尔申人组建了一个农民的共和国。周围的封建统治者们动用了自己的骑士和雇佣兵,多次试图将这个独立的小共和邦纳入封建体制,但是,都没有成功。 1468年,迪特马尔申与吕贝克自由市结为同盟来而成为汉萨同盟成员,联手保护他们在商业上的共同利益,并遏制在此地区传播的封建制度。自15世纪起,基于汉萨同盟义务和特权,迪特马尔申建立了同利沃尼亚以及波罗的海附近商镇的贸易路线。迪特马尔申和吕贝克多次续签了盟约,并一直持续到了1559年。1559年,迪特马尔申终于在战争中失败,并被当时是属于丹麦的荷尔斯泰因吞并。(部分信息取自维基百科)。

梅尔多夫(Meldorf):第87、89页

梅尔多夫位于现今德国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直到15世纪中叶,梅尔多夫一直是迪特马尔申的首都。

吕贝克(德语:Lübeck):第96、119、143、187、224、226、244、245、256、257页

位于德国北部波罗的海沿岸,坐落于特拉维河沿岸,现在是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州第二大城市,也是德国在波罗的海最大的港口。历史上曾是汉萨同盟的“首都”。吕贝克最早由德意志人建立,在1125 和1138年被斯拉夫人(纹德人/英语:the Wends)摧毁。1158年,萨克森公爵狮子亨利征服了这一地区并重建城市。14世纪的吕贝克称为"汉撒同盟的女王",并一直是这个中世纪的贸易联盟最强大的成员。1533年与丹麦的武装冲突导致了吕贝克实力衰落。

博尔格鲁姆(Børglum):第97、104页

博尔格鲁姆是丹麦北日德兰岛上的温德尔地区(Vendsyssel见对温德尔的注释)西部的一个村庄。

伯格松德(Bogesund):第98、105、141页

瑞典南部地名。伯格松德之战是克里斯蒂安二世征服瑞典的重要一战。 1520年,克里斯蒂安国王的雇佣军队伍进入瑞典,试图在卡尔马联盟内巩固克里斯蒂安二世对瑞典的控制,推翻造反的瑞典摄政王小斯滕·斯图雷。 在瑞典伯格松德附近的奥松登湖(Åsunden)的冰面上,由克鲁姆彭(Otte Krumpen)领导的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军队遭小斯滕·斯图雷领导的一支部队拦截。在战役中,一枚炮弹从冰面上弹起,击中小斯滕·斯图雷的腿并打死他的马。 由于失去了领导者,斯图雷的部队(主要是农民武装)陷入混乱并逃离。 斯图雷向斯德哥尔摩撤退,但于2月5日在梅拉伦湖的冰面上死于伤口恶化。此后,反抗克里斯蒂安二世的瑞典武装联盟在斯图雷的遗孀克里斯蒂娜·于伦谢娜和古斯塔夫·瓦萨领导下继续斗争。

缇维登(Tiveden):第98、105、140页

缇维登是瑞典的一片森林,历史记载说这个地方因其荒凉和险峻而成为亡命之徒们的藏身的绿林之地。

西兰岛(Sjælland)

西兰岛是丹麦本土第一大岛,分别被大贝尔特海峡和厄勒海峡将其与菲英岛和斯科讷地区分隔。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位于西兰岛东岸。

帕维亚(Pavia):第103页

帕维亚是意大利伦巴第西南部的一个市镇,处于提契诺河(Ticino)下游靠近波河(Po)交汇处,距离米兰约35公里。

斯特伦哥奈斯(Strengnæs):第115、136页

斯特伦哥奈斯是瑞典的南曼兰(Södermanland)的一个镇,该镇位于梅拉伦湖(Mälaren)湖畔。

城堡岛(Slotsholmen):第120页

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岛。

这个斯德哥尔摩的城堡岛应该是个老地名。(译者在网上寻找所得到的都是关于哥本哈根的城堡岛的信息。)

南郊岛(Søndermalm):第123、143、144页

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岛。

这个斯德哥尔摩的南郊岛应该是个老地名。

斯卡拉(Skara):第137页

瑞典南部的一座城市,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的东北方,距离哥德堡130公里左右。

梅拉伦湖(Mælaren):第141页

梅拉伦湖(瑞典语:Mälaren)位于瑞典东部,在斯德哥尔摩南几十公里处。水域面积1,140平方千米,水深64米,是瑞典仅次于维纳恩湖和韦特恩湖的第三大湖。湖的东西长120公里,由西南流向东北汇入波罗的海。梅拉伦湖流域的著名岛屿有皇后岛、桦木岛等等。是瑞典维京文化发源地之一。梅拉伦源于维京语,意思是石头海滩。

北郊(Nørremalm):第143页

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地名。 这个斯德哥尔摩的北郊岛应该是个老地名。

茨予(Thy):第166页

丹麦日德兰半岛北部的一个地区。

斯波特若朴(Spøttrup):第166页

斯波特若朴是日德兰半岛中部的一个小村庄,位于撒陵半岛。该村庄位于现在的斯基沃市(Skive)。

克沃那(Kvorne):第166、167、195、210、212、215、227、234、235页

克沃那可能是作者虚构的一个地点,在撒陵半岛上。

希美兰(Himmerland):第169、195、206、212、217页

希美兰是位于北日德兰地区东部的一个半岛,位于利姆海峡以南和玛丽艾厄海峡(Mariager Fjord)以北。在现代丹麦语中,希美兰人被称为“希美兰人(himmerlændinge)”,但在过去,他们被称为“天堂居民(himmelbo)”。

日峪(Ry):第183页

日德兰中北部地区偏东的一个市镇。

弘纳堡(Høneborg):第184、188页

弘纳堡城堡是日德兰半岛碧雨茹普(Børup)森林中的小城堡,位于小贝尔特海峡旁,距离腓特烈西亚(Fredericia)西南8公里。 据传,这座城堡建于中世纪晚期,瓦尔德玛四世时期。它是由荷尔斯泰因的贵族建造的。当年丹麦诸国王在自己王国中旅行时,经常在弘纳堡驻留。丹麦历史上的许多有权势的人物都与弘纳堡有关。 克里斯蒂安二世在1523年在瓦埃勒(Vejle)收到了日德兰贵族声明放弃对他的支持的信后,就去了弘纳堡。根据传说,国王在决定前往哥本哈根之前,曾在小贝尔特海峡日德兰这一边的弘纳堡城堡和菲英岛米泽尔法特的辛德斯豪尔(Hindsgavl)之间来回渡海。一共往返了20次。 当今的旅游景点辛德斯豪尔城堡是在1784年,也就是克里斯蒂安二世死后两百多年,建造的。

米泽尔法特(Middelfart):第185、186、189、191页

米泽尔法特是菲英岛的集市镇。旧名Melfar,意思是 “中间穿越”,指的是日德兰和菲英岛之间的渡轮交通。

厄勒海峡(Øresund):第186页

分隔丹麦的西兰岛和斯科讷(现属瑞典)的一条海峡,最窄处仅4公里。厄勒海峡是连接波罗的海和大西洋(通过卡特加特海峡、斯卡格拉克海峡和北海)的三条丹麦海峡之一。

丹麦位于两片蓝色的海洋之间:第186页

北海与波罗的海在日德兰半岛最北面的斯卡恩上方的卡特加特海峡交汇。丹麦南面是北海、北面是波罗的海,这就是说,丹麦位于两片蓝色的海洋——北海和波罗的海——之间。

多佛的悬崖:第187页

多佛镇位于英国肯特郡临海的悬崖之上,是一个古老的港口城镇,被认为是英格兰的象征。多佛白崖是面临着多佛海峡的一面绝壁,与法国的加莱隔海相望,远看是一片长达5公里的白色悬崖。这白色的悬崖是由细小的海洋生物以每年0.015毫米的速度从白垩纪开始持续沉积而成。

斯卡恩(Skagen):第188、229、235页

斯卡恩在日德兰半岛上,是丹麦最北点的一个小镇。

瓦埃勒峡湾(Vejle Fjord):第188页

瓦埃勒峡湾在日德兰东侧偏南的22公里长的峡湾,紧挨着今天的瓦埃勒市(Vejle)。从瓦埃勒市附近延伸到通入卡特加特海峡的海口,这海口的南侧是特莱勒奈斯(Trelde Næs),北侧是尤尔斯明德(Juelsminde)。

维堡(Viborg):第190页

维堡是位于丹麦日德兰半岛中部的一个城市。

都灵(Turin):第194页

都灵(意大利语:Torino),是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城市,坐落在波河的左岸,距离米兰大约140公里,阿尔卑斯山环绕在城市的西北。

艾尔凯尔农庄(Elkærgaarden):第206页

米克尔·策尔森的弟弟尼尔斯·策尔森购置的农庄。但是译者没有查到 “艾尔凯尔”这个名字的来源。

森讷堡(Sønderborg):第206、226、227、237、253、274页

是丹麦的日德兰南部阿尔斯岛上的一个城市。位于现今是丹麦境内临近丹德边境的位置。

罕地区(Han Herred):第207页

位于北日德兰岛的茨予(Thy)和温德尔(Vendsyssel)之间地区的郡分区。

奥皋原野(Aagaard Mark):第207页

现今丹麦有奥皋镇,距离腓特烈西亚(Fredericia)城不远。但是这里所说的则是另一个奥皋,是一个采邑,小说中写了是位于罕地区。

温德尔(Vendel):第206、217、220页

日德兰半岛北部一个地区,北日德兰岛上(罕地区以北)主要区域。

斯汀纳斯列夫(Stenerslev):第213、214、217页

在没有找到相关信息的情况下,译者推想,这是延森在小说《国王之败》中虚构出来的希美兰采邑地名。

斯文斯楚普(Svenstrup):第218、221页

斯文斯楚普是希美兰的一个小镇,在奥尔堡的南面。

斯文斯楚普战役于1534年在奥尔堡南面的斯文斯楚普发生,是造反的农民和贵族军队之间一场战斗。一部分日德兰贵族试图起来组织抵抗农民造反武装,他们在奥胡斯开会,并在兰德斯聚集了一支军队。贵族军队的首领决定由丹麦和荷尔斯泰因的骑兵和步兵组成的部队去镇压农民的反叛。本来克里斯蒂安公爵承诺从荷尔斯泰因派送2000名雇佣兵,但是这支贵族军队没有等这些雇佣兵到来就出战了。农民们在船长克莱门特的领导下进行了战斗,并与计划帮助克里斯蒂安二世重新登上王位的奥尔登堡伯爵的克里斯托弗和吕贝克市长乌伦维尔结盟。贵族军队在斯文斯楚普过夜,第二天,1534年10月16日早上,船长克莱门特带领了大约六千人占据了在斯文斯楚普以北的高地。贵族的军队前往进攻,但是他们的骑兵却被沉重的盔甲拖累,而步兵则又被困陷在道路上的沼泽泥浆里。贵族军队败得很惨,——指挥官罗森克朗茨(Holger Holgersen Rosenkrantz)和布洛克(Niels Lavesen Brock),以及另外12名贵族被杀,另外还有无数的步兵阵亡。

欧克斯纳贝尔格(Øksnebjærg):第222、223页

欧克斯纳贝尔格之战发生在1535年6月11日,当时约翰·兰曹击败了吕贝克的军队。 这场战役,加上丹麦、瑞典和普鲁士海军在斯文堡海峡打败吕贝克舰队的胜利,决定了北欧的历史格局。

格雷嫩(Grenen):第229、235页

在日德兰半岛最北面的斯卡恩地区最北面的尖角海岸。

莱斯岛(Læsø):第230页

莱斯岛是丹麦卡特加特海峡(Kattegat)上的一个岛屿。

安霍尔特岛(Anholt):第230页

安霍尔特岛是丹麦卡特加特海峡上的一个岛屿。

萨姆斯岛(Samsø):第234页

萨姆斯岛是丹麦的一个岛,位于北海卡特加特海峡,离日德兰半岛15公里。

那两片在格雷嫩之外相撞的大海:第235页

北海与波罗的海在日德兰半岛最北面的斯卡恩上方的卡特加特海峡交汇。斯卡恩的最北点是格雷嫩,从格雷嫩往北看出去,可以在海水中看见这两个不同海域的分界线。

韦斯特维(Vestervig):第236页

丹麦日德兰半岛上茨予地区(Thy)的一个城镇。

比约恩斯霍尔姆(Bjørnsholm):第237页

按译者的判断,比约恩斯霍尔姆是利姆海峡东侧岸上的一个地方。译者无法找到该地点的信息,但是在网上查到了关于一个曾经名叫“比约恩斯霍尔姆”修道院的信息。

阿尔斯(Als):第237页

阿尔斯岛是丹麦的岛屿,位于日德兰半岛以东的小贝尔特海峡。

阿尔斯湾(Alssund):第238页

阿尔斯湾长8公里,在阿尔斯岛和日德兰半岛之间,从森讷堡湾延伸到阿尔斯峡湾。

马格德堡(Magdeburg):第251、253、257页

马格德堡位于易北河畔,现在是德国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首府。马格德堡是中世纪欧洲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一世在位期间主要是居住在这里,死后也葬于这里的主教堂。十三世纪,马格德堡成为汉萨同盟的成员。1524年,马丁·路德来到马格德堡宣传宗教改革并促成该市叛离天主教。在随后的几年中,马格德堡成为了新教的“堡垒”,也是第一个出版马丁·路德著作的城市。

人名类

克里斯蒂安(Christiern):第一次出现——第14页

克里斯蒂安二世(1481年7月1日-1559年1月25日),丹麦、挪威、瑞典三国汉斯国王(汉斯国王的父亲是克里斯蒂安一世)的儿子,丹麦和挪威国王(1513年—1523年);瑞典国王(1520年—1521年)。他是最后一个以卡尔马联盟的形式统治丹麦、挪威和瑞典三国的国王。《国王之败》中的“国王”就是指克里斯蒂安二世。 注意:克里斯蒂安公爵,亦即克里斯蒂安三世,则是克里斯蒂安二世倒台之后的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叔叔)的儿子,并在弗雷德里克一世之后成为丹麦国王。

马丁·盖尔泽(Martin Gälze):第16页

未找到相关信息。可能是小说中随意设定的一个商人名字。

严斯·安德森 (Jens Andersen)/严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Jens Andersen Beldenak):第一次出现——第18页

Jens Andersen,又名为Beldenak,鞋匠的儿子,丹麦的教士和政治家。菲英岛1501-29年间的主教,并且也是当地最大的牛商。 严斯·安德森是利姆海峡旁的撒陵教区的布仁杜姆(Brøndum)村里的一个鞋匠的儿子,曾在修道院的学校里学习。但他在科隆获得硕士学位,后来去了罗马。他好像是在罗马教皇的教育机构的得到深造。回国后,他在汉斯国王的政府机构中获得职务。 1501年,他成为丹麦最富有的教区之一菲英岛教区的主教。不久,他与教区的贵族们(特别是他前任的亲戚们)有了冲突。贵族们看不起这位农民出生的主教,而主教以其尖刻的反讽来嘲笑他们高贵的傲慢。这位犀利而诙谐的主教,以其雄辩的口才闻名。他在法学方面的敏锐,他对罗马法和教会法的独到理解,使得他很快就在法庭案件和外交谈判中成为一个令敌方感到恐惧的对手。汉斯国王和克里斯蒂安二世常常在外交谈判中用上他的才能。但是,在1503年,他作为特使去吕贝克参加和平会议,他违背了自己所得到的指令,擅自承诺为吕贝克在战争中调用船只给出补偿。这使得他失去了汉斯国王和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宠信。而他的手下在一场械斗中杀死了汉斯国王的王后克里斯蒂娜的封臣奥托·珀斯菲尔德(Otto Porsfeld),这造成了他与珀斯菲尔德在荷尔斯泰因的亲戚们之间的长久敌对关系。1517年他受到国王指控,被要求赔偿他在吕贝克擅自作决定造成的损失,并被囚禁了。从1517年至2020年,他坐在一个条件很差的监狱里,后来他承诺终身将三分之二的教区收入作为补偿交付给国王而获释。 获释后,他陪同国王前往斯德哥尔摩,以其在法学上的机智“证明”了“瑞典一直是一个可继承的国家,而克里斯蒂安国王是这个国家的合法继承人”。他作宗教法庭的首席宣布已故的斯滕·斯图雷(Sten Sture)及其支持者为异端,从而引发了斯德哥尔摩血洗事件。作为报酬,他获得了斯特伦哥奈斯的主教职位。他留在斯德哥尔摩,成为了克里斯蒂安二世所指定的政府中的成员。但他无法与他的神职同事迪德里克 ·斯劳赫克(Didrik Slagheck)和谐相处,并且他得罪了克里斯蒂安二世的情妇迪弗克·西布里特施达特之母希格布里特(Mor Sigbrit),因此他在1521年9月再次被投入监狱。 然后,所有旧案又都重新被挖出来。有一段时间他看来有可能成为斯德哥尔摩大屠杀的替罪羊。然而,命运又转向了,迪德里克 ·斯劳赫克自己被定为这件事的罪魁。 然而,严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仍然在监狱,最后是被关在丹麦博恩霍尔姆岛(Bornholm)上的哈默斯胡斯(Hammershus)。1522年8月被吕贝克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堡,随后他就被带到了吕贝克。1523年,克里斯蒂安二世逃离,他再次获得他的教区。他试图通过大规模公牛生意来补偿自己的巨额资金损失,他的许多教区给了他很多机会。严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把宗教改革看作是对天主教会的有益刺激,认为这是一种短时之痛。1530年,他因为对弗雷德里克一世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取代者)发表一些轻率评论而被判作“没有荣誉的人”。1533年,他在凯尔斯特罗普(Kjærstrup)被珀斯菲尔德在荷尔斯泰因的亲戚绑架到荷尔斯泰因并遭到殴打。在被囚禁六个月之后,他被自己在吕贝克的亲戚出钱赎出,他在吕贝克度过了他余生。他死于1537年1月20日。

容克斯伦兹(Junker Slentz):第21、84、87页

托马斯·斯伦兹(Thomas Slentz),德国容克贵族,雇佣兵的一个首领。史称上校斯伦兹。1500年2月17日死于黑明施泰特(Hemmingstedt)——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的一个小镇。

严斯·西维尔特森(Jens Sivertsen):第29、30、58、59、62、65、69、72、78、79、80、109页

安娜米德的父亲。

安德斯·格劳(Anders Graa):第34、35页

应该是虚构的人名,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

易瓦尔·欧德森(Iver Ottesen):第54页

人名。欧德·易瓦尔森的父亲的姓名(在当时的丹麦,儿子的姓常常就是父亲的姓后面加一个森。另一个例子就是:米克尔的父亲名字叫策尔,所以米克尔姓策尔森)。

尼尔斯·艾尔凯尔(Niels Elkær):第55、56、67、68、79、108、109、203-214、217、221、228页

也就是米克尔的弟弟尼尔斯·策尔森,他购置了艾尔凯尔农庄。至于他的名字如何改成艾尔凯尔,或者农庄的名字为什么叫艾尔凯尔农庄,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

强壮的克努德(stærke Knud):第56页

译者无法找到有关典故。丹麦有不少克努德国王,比如说克努德二世(约995-1035年),丹麦、挪威和英格兰的国王,被称作伟大的克努德;克努德四世(约1043-1086年),丹麦国王,在为教会征税时被造反农民打死在欧登塞的教堂里,被称作是神圣的克努德。但时间上都对不上号,在小说的故事发生前最晚的克努德六世死于1202年。

汉斯国王(Kong Hans):第84、87页

汉斯(1455年2月2日-1513年2月20日),本名约翰内斯(Johannes),在瑞典又名约翰二世(Johan II),是卡尔马联合的丹麦国王(1481年-1513年)、挪威国王(1483年-1513年)和瑞典国王(1497年10月-1501年),以及石勒苏益格和霍尔斯泰因公爵。汉斯是卡尔马联合国王克里斯蒂安一世之子,是《国王之败》中的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的父亲。在统治丹麦和挪威的国王克里斯蒂安一世死后,丹麦和挪威议会先后于1481年和1483年承认汉斯继任为王。汉斯于1483年5月18日在哥本哈根加冕为丹麦国王,7月20日加冕为挪威国王。1497年,汉斯拉拢瑞典贵族,使瑞典摄政王斯滕·斯图雷失去势力,再发兵攻打瑞典,很快便把瑞典征服了。1500年,他攻打德意志北部的迪特马尔申,遭受惨败。1501年,瑞典褫夺了他的王位。1509年,经荷兰调停,瑞典同意原则上承认汉斯为国王,但终生禁止他进入斯德哥尔摩,也不许他重新加冕。同时,挪威也出现反对势力,但被挪威总督克里斯蒂安(汉斯之子,后为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镇压。1510年至1512年间,汉斯与瑞典和吕贝克最后一次交战,丹麦起初形势不利,但靠着海军扭转战局。战争结果是瑞典维持原来状态,但仍承认汉斯是瑞典的国王。吕贝克的政治和经济则因停战而遭受挫折。

1513年,汉斯国王死于奥尔堡的城堡,儿子克里斯蒂安二世继承王位。

弗雷德里克公爵(Hertug Frederik):第84页

弗雷德里克一世(1471年10月7日-1533年4月10日)奥尔登堡王朝的丹麦和挪威国王(1523年-1533年在位)。弗雷德里克一世是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一世最小的儿子,母亲是勃兰登堡的多罗西娅。他在年轻时被父亲封为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公爵,并在其哥哥汉斯和侄子克里斯蒂安二世统治时期一直保持这个爵位。1523年由于丹麦贵族发动反对克里斯蒂安二世的叛乱,弗雷德里克被贵族集团拥立为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流亡海外,并在弗雷德里克一世在位前期一直对其政权构成威胁。1531年,弗雷德里克一世在战争中俘获克里斯蒂安二世,迫使其签署奥斯陆条约放弃对丹麦王位的要求。在弗雷德里克一世余下的统治时期里,克里斯蒂安二世受到严密监禁。弗雷德里克一世在丹麦的国家事务中不起突出作用。他主要致力于镇压农奴和平民的暴乱(在中下阶级中不乏克里斯蒂安二世的支持者)和防止宗教改革运动在丹麦国内引起骚乱,并避免卷入国际纠纷。弗雷德里克一世还放弃了兼并瑞典、恢复卡尔马联合的可能。1533年,弗雷德里克一世在石勒苏益格的戈托普宫去世。

梅尔多夫公爵佩尔(Hertug Per til Meldorf):第87页

梅尔多夫是迪特马尔申的一个城市,佩尔是人名。关于这位公爵,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

黑明斯特德伯爵保罗(Grev Poul af Hemmingsted):第87页

现属德国的黑明施泰特(德语:Hemmingstedt)是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的一个城市。1500年,汉斯攻打迪特马尔申,在黑明施泰特一役遭受惨败。保罗是人名。关于这位伯爵,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

迪德里克 ·斯劳赫克(Didrik Slagheck):第111、112页

迪德里克 ·斯劳赫克(1522年1月24日在哥本哈根去世),瑞典抗丹麦的解放战争期间的丹麦大主教,军事指挥官,经常被指为是斯德哥尔摩浴血事件的积极参与者。 斯劳赫克到丹麦之前的个人历史很模糊。他是德国威斯特法伦一名牧师的私生子。在他早年的生活中,他似乎一直在为教皇的事务工作。他于1510年抵达挪威,很快就因其工作成绩而得到了丹麦克里斯蒂安二世的赏识。他去国外呆了一段时间,然后,在1517年回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作为教皇代表阿西博尔迪的助手。据说阿西博尔迪收了瑞典摄政王小斯滕·斯图雷的贿赂,这是斯劳赫克向国王报告的。他很快被派往罗马,负责监视阿西博尔迪。1520年,斯劳赫克随克里斯蒂安二世前往斯德哥尔摩,据说是参与策划了斯德哥尔摩浴血事件。他很快就被任命为斯卡拉主教,因为前任主教文森特·海宁森(Vincent Henningsson)在斯德哥尔摩浴血事件中被处决了。克里斯蒂安二世返回丹麦,他成为留守瑞典的三位丹麦领导人之一,但在民众中很快变得不受欢迎。 在古斯塔夫·瓦萨(Gustav Vasa )领导的造反最初阶段,斯劳赫克作为军事指挥官参与战争,在韦斯特罗斯(Västerås)战役期间领导丹麦军队。1521年下半年,他被召回丹麦,得到了隆德大主教的职位。他没有能够长期保持这个位置,因为教皇利奥十世在得到两位主教在斯德哥尔摩血洗中被处决的消息时非常不满,这使得克里斯蒂安二世把全部责任推给了斯劳赫克。1522年1月24日,他在哥本哈根被判处绞刑,并在最后一刻被改判为火刑烧死。

雍恩·埃里克森(Jon Eriksen):第111、126页

根据赫尔曼·弗雷德里克·爱瓦尔德(H.F. Ewald)的《克里斯蒂安二世——一部历史小说》看,雍恩·埃里克森是一个教士,是古斯塔夫·特罗勒的大教堂中教士会会员。

古斯塔夫·特罗勒(Gustav Trolle):第112、113、125、127、222、223页

全名古斯塔夫·埃里克松·特罗勒Gustav Eriksson Trolle(1488-1535年),瑞典的大主教和丹麦的主教。克里斯蒂安二世在瑞典的支持者。克里斯蒂安二世攻下斯德哥尔摩之前,特罗勒因为他的亲丹麦立场被瑞典摄政王小斯滕·斯图雷(亦即本书中的斯滕·斯图雷)褫夺大主教的职位并被囚禁,他的大主教府邸被拆除。克里斯蒂安二世占领斯德哥尔摩之后,特罗勒出于报复而成为斯德哥尔摩血洗事件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另见对“斯滕·斯图雷”的注释)

在科隆和罗马留学了几年之后,特罗勒在1513年被指派为瑞典林雪平的牧师,一年后成为乌普萨拉的大主教。像他的前任一样,他从一开始就致力于制定有利于卡尔马联盟的政策,并支持国务议会。1515年,他与瑞典摄政王小斯滕·斯图雷有了纷争,后者传播了他与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串通的谣言。无论是否谣言,这件事迫使特罗勒躲进梅拉伦湖的大主教府邸“阿尔玛尔斯泰克(Almarestäket)城堡”。1516年秋天,小斯滕·斯图雷命人包围阿尔玛尔斯泰克城堡。1517年的冬天,小斯滕·斯图雷占领城堡并捕获特罗勒。特罗勒被从大主教的职位上废黜,同时瑞典政府的命令拆除城堡,——但由于当时国家财产与教会财产是分开的,因此这一程序在形式上是没有法定依据的。(后来,在斯德哥尔摩大屠杀中,与这程序相关的文件被用作了定罪的证据)。在克里斯蒂安二世兵临瑞典的时候,特罗尔是支持丹麦国王的人之一。 后来,小斯滕·斯图雷伤重去世,丹麦的克里斯蒂安二世在1520年占领瑞典,特罗勒被重新任命为乌普萨拉大主教。1520年11月4日他为克里斯蒂安二世加冕,确认后者为瑞典国王。加冕典礼在斯德哥尔摩举行之后,庆祝活动以斯德哥尔摩血洗结束。古斯塔夫·特罗勒提出城堡被毁的索赔要求,克里斯蒂安二世同意这要求:把特罗勒的反对者定为异端并处决了他们。被处决的人数没有确定统计出来(一些记载说100人,其他说20人),丹麦和瑞典对这一事件都有渲染,——克里斯蒂安二世当时希望对这死刑的执行能够在公众之中有尽可能强烈的震慑效果,而后来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世则可能通过对屠杀过程作夸张的描述来赢得人们对他反抗丹麦的战争的支持。血洗事件过去了几个月后,克里斯蒂安回到丹麦,特罗尔是留在瑞典把握政府实权的人之一。1521年,斯莫兰(Småland)和达拉纳(Dalarna)发生多次起义,他在9月被迫离开瑞典,逃往丹麦。他留在丹麦,继续支持克里斯蒂安二世。1526年,他在荷兰与克里斯蒂安二世会面。克里斯蒂安已经在丹麦失去王位,但渴望重新掌权;他放弃了路德信仰,以求获得天主教会的支持。1530年,克里斯蒂安聚集起了一支军队,前往征服挪威。1534年,特罗勒成为欧登塞的主教,但于次年在丹麦菲英岛的欧科斯纳贝尔格(Øksnebjerg)战役中受致命伤而死。他被埋葬在石勒苏益格的大教堂。在他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被视作是瑞典人民的叛徒。

斯特伦哥奈斯的大主教马蒂亚斯(Ærkebisp Matthias af Strengnæs):第115、123、136页

马蒂亚斯·格里格尔松(Mattias Gregersson),瑞典天主教神父,1520年去世。马蒂亚斯·格里格尔松是瑞典斯特伦哥奈斯(Strängnäs)教区的长官和主教(1501-1520年),并从1513年一直担任瑞典摄政小斯滕·斯图雷的总理,直到他于1520年初被处决。他是1517年11月23日在斯德哥尔摩签署关于拆除“阿尔玛尔斯泰克(Almarestäket)城堡”(亦即古斯塔夫·特罗勒在梅拉伦湖的大主教府邸)的议会决定的人之一。在斯德哥尔摩血洗时,他是第一个被斩首的人。

圣塞巴斯蒂安身上的那些箭(Pilene i St. Sebastians Legeme):第112页

圣塞巴斯蒂安(256?-288年)是一位天主教殉道的圣人,又译作“圣巴斯弟盎”。据说他是在罗马皇帝戴克里先(Gaius Aurelius Valerius Diocletianus)迫害基督徒的时期被杀害的。在艺术和文学作品的描绘中,他双臂被捆绑在树桩上,乱箭射在他身上。他被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尊为圣人。

斯滕·斯图雷(Sten Sture):第126、140、141页

小斯滕·斯图雷(瑞典语:Sten Sture den yngre,1493年-1520年2月3日),卡尔马联盟中的瑞典摄政王(1512年—1520年)。他是前瑞典摄政王斯万特·尼尔松的儿子。1497年汉斯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的父亲)将他封为骑士。但是在他的少年时代,他已经开始在他父亲与汉斯国王的斗争中领导各种军事行动。1512年,尼尔松去世,瑞典选出支持卡尔马联合的乌普萨拉大主教古斯塔夫·特罗勒(Gustav Trolle)为摄政,支持瑞典独立的小斯滕·斯图雷对这个结果感到不满意。他在自己的领地组织军队与特罗雷对抗,在议会重新举行选举,并以会继续支持卡尔马联合为条件诱议员选他为新的瑞典摄政,最后他成功当选。后来特罗勒与丹麦国王的克里斯蒂安二世联合,企图夺取瑞典的摄政权,被斯图雷围困在他城堡“阿尔玛尔斯泰克”之中,克里斯蒂安二世发兵救援,却被斯图雷和他的农民军打败。斯图雷褫夺了古斯塔夫·特罗勒的大主教职位,并主动向议会要求作决定拆除古斯塔夫·特罗勒的“阿尔玛尔斯泰克”大主教府邸。他把大主教关进监狱,这在后来导致了斯德哥尔摩大屠杀。1518年,克里斯蒂安二世出兵瑞典,但在布兰切尔卡(Brännkyrka)被斯图雷击退。1520年,克里斯蒂安二世率领法籍、德籍和苏格兰籍雇佣兵大军再次进入瑞典,两军在梅拉伦湖的结冰湖面上决战。斯图雷因被炮弹打伤而败退,并在撤退往斯德哥尔摩的途中伤重死去。在斯图雷死后,他的遗孀克里斯蒂娜·于伦谢娜(Kristina Nilsdotter Gyllenstierna)继续抗击克里斯蒂安的军队,并取得短暂的胜利。但她在4月6日(耶稣受难日)在乌普萨拉被强势的丹麦军队打败。同时,因为瑞典政府内部分裂,克里斯蒂娜被迫于同年9月7日投降,丹麦军进入斯德哥尔摩。11月5日,克里斯蒂安二世在斯德哥尔摩加冕成为瑞典国王。三天后,克里斯蒂安二世下令处死80多名追随斯图雷的瑞典贵族,史称“斯德哥尔摩血洗”,斯图雷与其幼子的遗体亦在惨案中被起出并焚毁。此案激起了瑞典人民的不满,引发了瑞典对抗丹麦统治的解放战争。

文森特(Vincent):第137页

瑞典文的全名是Vincent Henningsson,瑞典斯卡拉主教(1505–1520年),在斯德哥尔摩浴血事件中被处决。

艾瑞克·亚伯拉罕森·莱昂胡富德(Erik Abrahamsen Leionhufvud):第137页

艾瑞克·亚伯拉罕森·莱昂胡富德是瑞典骑士,瑞典国家议员和国家元帅。他在1520年11月8日在斯德哥尔摩浴血中被杀。

约尔根·霍姆特(Jørgen Homuth):第137页

(德语为:Jörgen Hochmut)德国上尉,军队执法官。斯德哥尔摩浴血事件中的行刑队队长。

古斯塔夫·埃里克松·瓦萨(Gustav Eriksen Vasa):第157页

古斯塔夫·瓦萨(1496年-1560年),瑞典国王(1523年—1560年在位)原名古斯塔夫·埃里克松(Gustav Eriksson),其子埃里克十四世追尊他为古斯塔夫一世(Gustav I),瓦萨王朝的创建者。成为国王前,他曾在1521年反抗统治瑞典兼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的起义中被选为摄政。

克瑟(Kese):第159-164页

一个虚构的文学人物。

玛格达莉娜(Magdalene):第159-164页

一个虚构的文学人物。

匝加利亚(Zacharias):第173-177、246-260页

译者认为这应该是一个虚构的文学人物。

亨利国王(Kong Henrik):第187页

亨利八世(英语:Henry VIII;1491年6月28日-1547年1月28日),是英格兰亨利七世次子,都铎王朝第二任国王,1509年4月22日继位。他也是爱尔兰领主,后来又成为爱尔兰国王。亨利八世休妻另娶,有过六场婚姻。他在婚姻问题上与罗马教皇的不一致使得他在英格兰推行宗教改革。他通过一些重要法案,容许自己另娶。他把当时的英格兰主教立为英格兰国教的大主教,使英格兰教会脱离罗马教廷。他自命为英格兰教会的至高领袖,解散了教廷在英格兰的修道院,使得王室的权力达到顶峰。他还合并了英格兰和威尔士。

德国皇帝卡尔(Kejser Carl i Tyskland):第187页

(1500-1558),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即位前通称奥地利的查理(1500年2月24日-1558年9月21日)。他同时拥有的头衔有: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1516年-1556年在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1519年-1556年在位)、罗马人民的国王卡尔五世(1519年 - 1530年)、奥地利大公卡尔一世(1519年 - 1521年)、卡斯蒂利亚-莱昂国王卡洛斯一世(1516年 - 1556年)、阿拉贡国王卡洛斯一世(1516年 - 1556年)、西西里国王卡洛二世(1516年-1556年)、那不勒斯国王卡洛四世(1516年-1556年),荷兰至高无上的君主。在欧洲人心目中,他是“哈布斯堡王朝争霸时代”的主角,也是西班牙日不落帝国时代的揭幕人。 卡尔的妹妹伊丽莎白是克里斯蒂安二世的王后。

法国的弗朗索瓦国王(Kong Frants i Frankrig):第187页

弗朗索瓦一世 (法语:François I,1494年9月12日-1547年3月31日),即位前通常称昂古莱姆的弗朗索瓦(François de Angouléme),又称大鼻子弗朗索瓦(François au Grand Nez),骑士国王(le Roi-Chevalier),被视为开明的君主,多情的男子和文艺的庇护者,是法国历史上最著名也最受爱戴的国王之一(1515年—1547年在位)。在他统治时期,法国繁荣的文化达到了一个高潮。

安布罗西乌斯·波丙德(Ambrosius Bogbinder):第189、190、224页

1529–36年间的哥本哈根市长。他在哥本哈根长大,是克里斯蒂安二世的狂热支持者。

索伦·布洛克(Søren Brok):第207、212、215页

译者认为这是作者虚构的人物。

依德(Ide):《国王之败》中的主要人物之一

这个名字是否有特殊含义,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

船主克莱门特(Skipper Klement):第218页

译者推测是克莱门特·安德生(Klemen Andersen,约1484年 - 1536年9月9日)是丹麦商人,船长,私掠船主和日德兰农民起义的领导者,这场农民起义是那场被称为“伯爵之争(Grevens Fejde)”的欧洲战争的一部分。

约翰·兰曹(Johan Rantzau):第219、220、224页

(1492年11月12日 - 1565年12月12日)德国和丹麦伯爵,著名的新教政治家,也是荷尔斯坦因公爵弗雷德里克(亦即克里斯蒂安二世之叔)的管家,帮助他的主人夺得了丹麦的王位。1523年4月,他率领弗雷德里克的军队进入丹麦,废黜了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他辅佐弗雷德里克登上王位,成为弗雷德里克一世。1523年下半年,他率军围攻战领了哥本哈根,第二年4月,又镇压了斯科讷的农民起义。1534年12月18日,他进军奥尔堡,从而平定了日德兰的农民起义。

苏珊娜·南坦松(Susana Nathansohn):第234页

亦即孟德尔·施派尔的女儿苏珊娜。南坦松这个名字是否有特殊含义,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这是一个德语姓氏。

贝尔特拉姆·阿勒菲尔德(Bertram Ahlefeld):第238、240页

贝尔特拉姆·阿勒菲尔德(德语名为:Bertram von Ahlefeldt),(1508年-1571年4月16日)是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的贵族领地雷姆库伦( Lehmkuhlen)的领主。1559年,阿勒费尔特是丹麦和挪威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的密友和作战委员会成员,并救过弗雷德里克二世的生命。从1560年到他去世,他一直是弗林斯堡(Flensburg,现今为德国的边境城市,距离丹麦的森讷堡很近)的市政长官。

迪特列夫·布洛克多尔普(Ditlev Brokdorp):第243页

迪特列夫·布洛克多尔普是克里斯蒂安三世的最出色的军队司令之一。在欧克斯纳贝尔格之战和哥本哈根围城中,他都是高级指挥官。根据译者所查到的资料残片看,他也是森讷堡(Sønderborg)的领主,被囚的克里斯蒂安二世就是被交付给他的。从1532年起,他负责看守国王。

卡洛卢斯(Carolus):第244、252-255、257-259页

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这应该是一个虚构的人物。

贝伦特(Berent):第262、265、266页

根据2019年出版的《克里斯蒂安二世传记(Christian 2. En Biografi)》看,贝伦特的德语名字应该是Bernt Kok,是克里斯蒂安二世被囚禁在森讷堡时期的厨房主管。

克努德·彼得森·格尔斯蒂尔纳(Knud Pedersen Gyldenstiærne):第253页

(约1480年 - 1552年6月20日)是丹麦国会议员。他在1498年就读于哥本哈根大学。 1502年,他当上年轻的克里斯蒂安二世的皇家随从,随国王前往埃尔斯堡(Elfsborg)。1517年,他成为奥尔霍尔摩(Ålholm)的领主,但在获得这个头衔后不久,他被指控帮助自己的表兄弟托尔本·欧克瑟(Torben Oxe)对克里斯蒂安二世的情妇迪弗克·西布里特施达特(Dyveke Sigbrittsdatter)的下毒谋杀。他被投入了监狱,但以“不得再出现在国王的眼前”为前提而被释放。不久之后,人们向克里斯蒂安二世指控他对一位农民作出的残暴行为。弗雷德里克一世在1523年任命克努德·彼得森·格尔斯蒂尔纳为沃丁堡城堡的领主。从此起直到他去世,他以非常突出的方式参与在当时的各种事件中。当克里斯蒂安二世于1532年7月被带到哥本哈根时,他被交给了克努德·彼得森·格尔斯蒂尔纳和几位荷尔斯泰因的议员,由他们将失败的国王带到森讷堡(到达森讷堡的日子是1532年8月9日)。这是在迪弗克死后他与国王的第一次见面。他必定是利用了这个机会以粗暴的方式向国王展示自己的仇恨。他猛扯下国王脖子上的金颈链,甚至有可能拉扯了国王的胡子,这招致了克里斯蒂安二世的追随者对他的极大愤怒。1549年,在克里斯蒂安二世被囚在卡伦堡期间,克努德·彼得森·格尔斯蒂尔纳也是老国王的看守者。 1552年6月20日,克努德·彼得森·格尔斯蒂尔纳在卡伦堡去世。

历史性事物说明:

萨克森卫队(den sachsiske Garde):第4页

在中世纪有好几千雇佣兵为有权势的人们作战。 他们以对平民极其野蛮的行为而闻名,但也因其作战技巧和忠诚而闻名。在这些雇佣兵的武装中有一个特别凶狠的单位,被称作是“黑卫队”,曾多次在丹麦服役。自1488年成立后,这个单位也被称为“伟大卫队”或“萨克森卫队”,为不同的贵族服役,专门打击北德和荷兰地区的农民起义。

汉堡—洛特(Hamborg-Lotte):第46页

译者无法找到更多信息。译者推测“汉堡—洛特被发现被割断了喉咙死在家里的案子”所指的是,欧德·易瓦尔森在离开了苏珊娜之后回住处的路上迷路,在狭窄小巷里的一个窗户前,“透过窗框旁的一个小三角形孔看进去”时所看见的这场谋杀。

浆帆船(Galejen):第117页

桨帆船(英德语Galley,丹麦语Galej,音译贾列船),在公元前1000年后出现的、以人力划船来作为主要动力的船种。这种船能够只通过划桨来向前驶,通常也用桅杆和帆作为次要的动力。这种桨帆船通常被用在战争与贸易中。在早期的地中海海战中,桨帆船起着重要的作用。在古代的腓尼基、希腊、迦太基、罗马的战争中,作战各方也都有使用桨帆船的。

神话典故说明

维吉尔的诗句,关于永恒的黑夜和关于黑夜的守门者:第14页

(et Par Vers af Vergil hen for sig — om den evige Nat og om den, der vaager.)

维吉尔在长诗《埃涅阿斯纪》第六卷的417-466句中讲到埃涅阿斯坐卡隆的船过了冥河之后,那里的守门者的是怪物刻耳柏洛斯(Cerberus)。这怪物吃了迷药睡着了。埃涅阿斯在山洞里看见那些被判入永恒黑夜的灵魂们。

关于冥国守门者:刻耳柏洛斯是妖祖堤丰与蛇身女怪厄客德娜生出的怪物:它有三个头,尾巴是蛇,脖子上也盘绕着毒蛇。

其中的第417-425句是关于怪物刻耳柏洛斯吃了带有迷药的面团睡着了,埃涅阿斯跑到洞口:

Cerberus haec ingens latratu regna trifauci

personat, adverso recubans immanis in antro.

cui vates, horrere videos iam colla colubris,

melle soporatam et medicatis frugibus offam

obicit. ille farne rabida tria guttura pandens

corripit obiectam, atque immania terga resolvit

fusus humi totoque ingens extenditur antro.

occupat Aeneas aditum custode sepulto

evaditque celer ripam inremeabilis undae.

其中的第462句是说及了永恒黑夜:

“per loca senta situ cogunt noctemque profundam,”

这一天自身的麻烦(havde den Dag nok i sin Plage):第18页

这是典型的圣经典故,可参看中文和合本《马太福音》(6:24-34)中的文字,耶稣对弟子们说的那些话,其中最后一句是“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

弗雷娅女神(Freja):第59页

北欧神话中的女神,是爱神、战神与魔法之神。

大怪蛇羽维(Jøven):第65、66、81页

“羽维”,在一些地方说是一种巨大的蛇一样的怪物,所以译者加了“大怪蛇”。在北欧古老的民间信仰中有大怪蛇羽维的说法,延森自己对之有描述说:“总的来说,人们认为它是一种人所看不见的可怕的生物,因此,如果我们确定出‘羽维是什么’,那么我们就已经剥夺了它的一部分性质了”。

伽倪墨得斯(Ganymede):第71页

伽倪墨得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美少年,宙斯的司酒美少年。他本是特洛伊国王特雷斯的儿子。特罗斯有三个儿子,伽倪墨得斯是其中最年少貌美的一个,因此受到宙斯的喜爱。宙斯将他带到天上,代替青春女神赫柏为诸神斟酒。

暴怒者(Stormer):第71、264页

译者无法找到更多相关信息。

他像十字架上的盗贼——不是那个要与拿撒勒人在一起的人,而是另一个

(Han lignede Røveren paa Korset — ikke ham, der skulde være med Nazaræeren, men den anden.):第84页

“拿撒勒人”是指耶稣。见《路加福音》第二十三章,耶稣要与另两个犯人一同被处死,(23:39-43):“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阿,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Consumatum est.(拉丁语:事已成):第110、112页

渊源自圣经中的“成了”。耶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最后的话。见《约翰福音》(19:30)

一支石磨床之歌(En Sang af en Stenkværn):第176页

也许是指向后面的“哥洛特之磨”这一章节。译者无法找到更多相关信息。

客西马尼园(Getsemane Have):第177页

客西马尼园是耶路撒冷的一个果园,根据《新约圣经》和基督教传统中的说法,耶稣在被钉上十字架的前夜同他的门徒在最后的晚餐之后到客西马尼园中祷告。根据《路加福音》第22章第43–44节的记载,耶稣在客西马尼园极其忧伤,“汗珠如大血点滴落在地上”。客西马尼园也是耶稣被他的门徒加略人犹大出卖的地方。此外,东正教传统上认为,客西马尼园是使徒安葬耶稣的母亲玛利亚的地方。 中文《马可福音》(14:32)称为“一个地方”;《约翰福音》(18:1)称之为“一个园子”。

卡戎(Karon):第184页

希腊神话中冥王哈得斯的船夫,负责将死者渡过冥河。

那次我跑得距离火太近了。但是我们还是把车的方向转了过来(der kom jeg Ilden for nær. Men vi fik Befordringen vendt.):第251页

这是奥维德的《变形记》中的典故。 第八章第183-259句:伊卡洛斯和他的父亲代达罗斯被锁在克里特岛的迷宫里。为了逃离,父亲用蜡和鸟羽制造出翅膀。父子俩用这翅膀飞了出去。伊卡洛斯因为在飞的时候距离太阳过于近,蜡制的双翼熔化了,跌落在水中丧生。(奥维德在《变形记》中也讲述了这个故事) 第二章第1—328 句:法厄同是太阳神的儿子,向太阳神请求让自己驾驭父亲的太阳车一天,从日出到日落。太阳神劝他放弃这想法,但法厄同不听。结果他在行驶时失去了对拉车马的控制。太阳车乱闯甚至下坠,烧焦了大地上的草木。结果宙斯不得不用闪电把法厄同劈死。

哥洛特之磨(Grotte):第269-271页

北欧神话说,两个有着巨大力量的巨人女孩,是两姐妹。她们是弗罗德国王的奴隶,被迫在哥洛特之磨上研磨金子和美好时光。然而,两姐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好时光,因为弗罗德国王不允许她们有比“能够唱上一句歌句”更多的休息时间。两姐妹设法报仇,使得海王迈辛派出了一支击败弗洛德国王的军队。海王要采盐,他把两姐妹和哥洛特之磨带上了他的船,强迫她们磨盐。最后这船因为有了太多的盐,承受不了船载的重量而沉了船。哥洛特之磨在海底继续磨盐,因此,海水就变得很咸。

芬娅和萌娅(Fenja og Menja):第269-271页

推着哥洛特之磨的巨人两姐妹名叫芬娅和萌娅。

涡(Hvirvler)第269页

在一般的意义上旋涡是是指流体顺着某个方向环绕直线或曲线轴的区域。这样的运动模式即为涡流。但是在古代“涡”也常常是世界起源的模式。比如说,有许多希腊哲学家设想在宇宙中有着一种不断的漩涡运动。阿那克萨哥拉(约公元前500-前428年)宣称宇宙是由质的粒子在运动(“涡”)构成,这运动是由一种宇宙的意识(努斯)启动的。德谟克里特(约公元前460-前400)和留基伯(Leukippos,公元前五世纪)如此假设,一切都是那空洞中运动的原子。诗人阿里斯托芬在喜剧《云》之中嘲笑这一理论,他让剧中的苏格拉底强调,至高的神不是宙斯,而是“空气之涡”(第一幕第六场第380句)。

巴尔德尔神Balder:第275页

在北欧语中,巴尔德尔的意思是“盛开的花”。在北欧神话中,巴尔德尔是光辉美丽的化身,春天与喜悦之神。巴尔德尔的父亲是主神奥丁(Odin),母亲是神后弗丽嘉(Frigg)。他与黑暗之神霍德尔(Hoder)是孪生兄弟。他的妻子是尼普(Nip)女神的女儿南娜(Nanna)。巴尔德尔有一艘大船,灵舡(Hringhorni),这船是所有船中最大的。巴尔德尔做恶梦,恶梦预示了他将死亡。他的母亲弗丽嘉非常担心,因此跑遍世界各地,请求万物发下誓言不可伤害巴尔德尔。差不多一切事物都发了誓,唯独一棵长在英灵殿东边的槲寄生(mistletoe)幼苗没有发誓,但因为它太纤小,看上去应该是无法伤人的。诸神为巴尔德尔感到高兴,他们拿起武器朝巴尔德尔扔去,都无法伤害这位光明之神。但是洛基变成老妪从弗丽嘉那里套问出唯有小槲寄生没有发誓的事。洛基拿了槲寄生树枝交给目盲的霍德尔,让他拿起来扔向巴尔德尔。巴尔德尔被击中而死去。光明之神死后,世界陷入黑暗,众神和人类都非常悲伤。巴尔德尔的妻子南娜因为伤心过度也死了。诸神为他们举行隆重葬礼。他们将巴尔德尔和南娜的尸体放在灵舡上,奥丁将他的魔法指环德罗普尼尔当作送葬礼物,将之与其他送葬品一同放入船中。但是大船太重了,诸神们推不动,旁边观礼的巨人建议他们找女巨人希尔罗金(Hyrrokin/火烟)帮忙。船终于下水了。索尔举锤点火,完成葬礼。但弗丽嘉不愿放弃希望,她请托赫尔莫德(Hermod)骑着奥丁的八足神马斯莱布尼尔(Sleipnir)前往死亡之国。死亡之国的女王海拉(Hel)对信使开出条件:只要一切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东西都为巴尔德尔哭泣,她就会让巴尔德尔复活。于是,差不多万物都哭泣了,其眼泪就是清晨的露水。唯有女巨人索克(Thokk/煤)例外。她住在地底,她并不需要光明。她不肯为巴尔德尔哭泣,因而巴尔德尔只能继续留在死亡之国。

女巨人索克(Thøk):第275页

见前面对“巴尔德尔神”的说明。巴尔德尔死后,唯独不肯为巴尔德尔哭泣的,一个女巨人。

习俗、历史现象说明

五月柱(Majstængerne):第25页

装饰着鲜花、树叶花圈等等的柱杆,特别是在春夏欢庆的时候,到处会有这样的五月柱竖着。

采邑(Herregaard):第29、31、54、57、58、65、104、188、213、214、217、221、228页

属于贵族的大农场。

拾荒拉克人(Rakker):第34-36、48、224页

丹麦文Rakker在过去被用来指那些“清除粪便、给自然死亡的动物剥皮、把腐尸从城市里带出扔入拾荒拉克人的坑洞”的人。他们也常常会是刽子手的助手,就像刽子手本身一样被人看作是不洁净的污秽者,因此他们是被社会排斥,有着一种隔绝的、家族内近亲通婚的生活。“拉克(rakker)”这个词在旧时被当作骂人的话。

拾荒拉克人的坑(Rakkerkulen):第34页

拾荒拉克人用来往里面扔垃圾、动物尸体、腐肉以及类似秽物的大地坑。

掏粪人(Natmanden):第33页

部分地是指“拾荒拉克人”。这个词的丹麦语复数natmænd也被用来指当时丹麦的流浪族群,类似于吉普赛人。

小酒馆(kro):第50、104、157、166-169、178、181、245页

丹麦的小饭馆或酒馆,在当年这类酒馆也为客人(主要是旅行者)提供住宿,因此通常位于乡村或小镇。

斟酒间(Skænkestuen):第50页

在上一条说明中所描述的小酒馆中,会有一个转为客人提供酒饮的区域,一个小间。

黑色学校(den sorte Skole):第54页

教会所属的学校,拉丁语学校,学生通常穿黑衣服,要像僧侣一样外出乞讨。

贤者之石(de vises Sten):第55页

贤者之石是传说中炼金术里所提到的一种神奇的物质,其形态可能为石头(固体)、粉末或液体。一些人认为,它能被用来使得一般的非贵重金属变成黄金,或者能够赋予人永恒生命,或者能医治百病。在炼金术士看来,合金金属是一种贵重金属的疾病状态,因此贤者之石也是可以令人类和无机物质变得健康的通用药物的名称。这石头被认为是世界的中心,包含四个元素:水,土,火和空气。

白夜:第167、175、、181、182、195、270页

北极有白夜。就是说到了夏天只有很短时间的,乃至在一些地方没有,黑夜。

理发师兼外科医师(Badskær):第173-177页

在丹麦语中,Badskær这个词从中世纪到十九世纪是指专业的理发师,但这类理发师同时也做着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所做的工作。

女拾荒拉克人(Rakkerkvinde):第253页

见前面对拾荒拉克人的说明。

拉克男孩(Rakkerknægt):第257页

见前面对拾荒拉克人的说明。

玩九柱游戏(at spille Kegler):第266页

一种类似于保龄球的游戏,有九根木柱子在球道一头站立着,游戏者,向球道中抛出球,要让尽可能多的木柱倒下。

卡可比勒啤酒(Kakkebille):第275页

石勒苏益格(现在的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小镇埃肯弗德出产的一种酒精度较高的德国啤酒名。

原文中的非丹麦语语言文字说明:

第84-86页:德语歌词

Ei werd’ ich dann erschossen, Erschossen auf breiter Heid’, Man trägt mich auf langen Spieszen, Ein Grab ist mir bereit; So schlägt man mir den Pumerlein Pum, Der ist mir neunmal lieber Denn aller Pfaffen Gebrumm.

第84-86页:德语歌词(Gedenkst du noch (...) Den ganzen Hals dreh um):

这首歌词被收入约翰纳斯·威尔海姆·延森诗集第一卷,标题为《雇佣兵歌谣》(Johannes V. Jensen: Samlede digte, bd. 1, 2006, s. 91)。

Gedenkst du noch, es war ein’ Nacht in Böhmen — O Gotts Marter ja, Kamrad, ein’ Nacht gar schön! Der hat ein Arm, ein Bein, ein Aug’ verloren, Und mancher Bube muss seitdem auf Stelzen gehn.

Sss . . .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 ville vit, pum pum Den ganzen Hals dreh um!

Heirathen thun und mit dem Weib sich rauffen — O Gotts Marter nein, Kamrad, Gotts Marter nein! Heirathen thun und mit dem Weib sich rauffen — O Gotts Marter nein, Kamrad, Gotts Marter nein!

Sss . . .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 ville vit, pum pum Den ganzen Hals dreh um!

Du kleiner Vogel, der du fliegst vom Neste Schönre Heimat suchend in das fremde Land, Sag, kommst du wohl von unbekannten Fluren, Oder kommst du von des Herzens tiefem Grund?

Sss . . .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 ville vit, pum pum Den ganzen Hals dreh um!

O Mutter, krieg’ ich Schnappsen, weil ich lebe, Oder, Mutter, krieg’ ich Flügeln, wenn ich sterb’; O Mutter, krieg’ ich Flügeln, weil ich lebe, Oder krieg’ ich, Mutter, Schnappsen, wenn ich sterb?

Sss . . .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 ville vit, pum pum Den ganzen Hals dreh um!

第84-86页:德语歌词

(Svillevillevit dreh um das Aug’ Sville ville vit, pum pum)

“Svillevillevit”或者“Sville ville vit”不是正常的德语或者丹麦语词,属于下流脏话,同时有着性交、男性手淫和女性生殖器的含义。

第225页:拉丁语诗句

(Os, dentes, nares, genita ia, brachia dantur Torturis, quibus adjunge manusque pedes.) 拉丁语:它们折磨嘴巴、牙齿、鼻子、性器官、手臂 此外也还有手和脚

约翰纳斯·威尔海姆·延森对严斯·安德森拉丁语诗歌的引用应当是来自雅克布·朗格贝克所写的一本书(Jacob Langebek: Scriptores Rerum Danicarum Medii Aevi, bd. 8, 1834, s. 525-529。特别是在第 527页,有关于严斯·安德森生平的文献说明:Jens Andersen Beldenak, Biskop i Fyen. En Levnetsbeskrivelse, 1836, s. 77. )。

第248、259页:拉丁语诗句

(Mugit et in teneris formosus obambulat herbis)

拉丁语:它,(亦即变成公牛的朱庇特),咆哮着,英俊地在绿茵茵的草地上趾高气扬地走着。罗马诗人奥维德(Ovids 公元前43年-公元18 年)的《变形记》(Metamorphoses)第二部中的第851句诗句。

第229-230页:日德兰语歌词 为两个人提供住宿吧, …… …… 提供住宿吧!

Gi Husly til to Persowner, Der haar saa grusselig traant, Vi kommer fræ „Mannemilherfræ“ Og er paa Vejen til „Laant“. Gi Husly!

Gæssen’ di goer i djæ baa Bien, Der hu vi to er føj, Og Husen’ stoer ud’ om Nætten I den sam’ sturige Bøj. Gi Husly!

Vor Gaard i „Mannemilherfræ“ Den kan I tro den er pæn, Væggen’ er gjow o jenne Vind, Og Stowen er tækket mæ Ræn. Gi Husly!

Og tror I et, de’ er Sandhied, Saa ka I min Dætter spør, Som aaller haar hat no Foreller Og hverken ka snak’ eller hør. Gi Husly!

这首歌词被收入约翰纳斯·威尔海姆·延森诗集第一卷,标题为《无家可归》(Johannes V. Jensen: Samlede digte, bd. 1, 2006, s. 15)。

第276-277页:日德兰语歌词 现在我对你们说晚安, …… …… 那么这很遗憾——因为现在它离开了。

No wil a sej Jer Godnæt, For a er nøj Kon træt. Og no kan I tru mæ og teg mæ, No wil a hen og leg mæ.

A sow i Groven far For Vindens gaboben Dar’, Og a haar sit i en Svimmel Vorher’ hans sywend Himmel.

Men no skal a saligen sow I min ijen suet bette Stow, I Juen, som er saa wenle Ved jen, der er søwne og jenle.

Fowal og saa møj manne Tak Til Godtfolk saawal som Pak! I er wal kij o mit Løwne, Og sjæl er a osse søwne.

A reser fræ ingen Gjald, Det hiele er betald. Di Baank, a skylder min Fjender, Dem foer di nok o hveranner.

Fowal min Fjol og min Bow! No wil a hen og sow. Hvis jen no wil byt’ sin Bedrøwels, Saa kan han fo min Fornøwels.

Fowal o Tak, bette I! A ga Jer, hvad a ku gi. Og tøt I et om Musiken, Da war’et Skaad — for no gik’en.

这首歌词被收入约翰纳斯·威尔海姆·延森诗集第一卷,标题为《晚安!》(Johannes V. Jensen: Samlede digte, bd. 1, 2006, s. 16)。

1 有用
0 没用
国王之败 国王之败 目前无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国王之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