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试读】诗歌应是飞起的鸟,衔着灵魂的枝条

闪电杰克
2020-10-13 看过

读完《光年3》花了整整一周,而彻底消化它则用了近三倍的时间。

毫不夸张地说,《光年3》是属于“困难模式”的诗,饶是我这样数年来对诗歌不吝倾爱的人,在它面前,也常有难以窥见入门之法的挫败感。因而,这篇理应完成于一月前的书评愣是拖拖拉拉憋了许久仍未有成果,我曾尝试通过所谓的理论或主义来进行解构,但最终都败于它带给我的那份混沌又纯粹的感受。就如斯特内斯库的那句诗——“她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触碰不及的美终是无法解构的。

《光年3》是诗歌翻译丛书《光年》系列的第三册,该丛书系列聚焦于当代国际诗坛,摘选了大量不为国内所熟知的诗歌作品,邀请诗人翻译诗人,力图构建出有别于其他诗歌译作的阅读视野,以汉语连接多元复杂的世界风貌,探索诗歌的可能性。全书除了囊括了诗歌品析、诗人推介等常规内容外,还包含了影像作品介绍、谈话录等板块。整体而言比较先锋,对读者的审美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在主题为“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的第三辑中,尼古拉·马兹洛夫写道:“城市是我们新的本质,是一片不结果实的新森林,一个神话般的童年多边形,一个充满希望和抱负的陵墓。”编者借此延伸出了对诗歌“归属地”的一次探讨,它指向了主题、语言结构与历史脉络上的从属感。就如斯特内斯库的诗作,读时无不感受到他如旋风般席卷而来的情绪,充斥着自由、开拓、无畏的精神,而这一切与他创作诗歌的时代背景有深切的联系。他抓住了两次大战之间的宝贵机遇,与教条主义割席,令罗马尼亚诗歌焕发生机,而拨开他诗歌浓厚的抒情外衣,我们亦可看到他努力劈开的那条接近历史真相的捷径,这是超脱于诗歌之外的现实意义。而马兹洛夫的“归属性”又是另一层面的,美国诗人佛雪认为他的诗“似乎都源自其他时代”,马兹洛夫自己也说过“我们穿过空间、穿过新的城市,逃离我们的反复无常所留下的考古学遗址。我们栖居在遗迹与瞬间、旅行与永恒之间的空间之中。”他写别处,写梦境与现实,写流离失所与变动,他有太多的“出生地”以致于他的诗歌非常富于变化,而在这背后,他的思考又几乎是恒定的,他在记录那些离去与归来,见证遗憾与期望的边界如何被替换、更迭,他不改变世界,他通过记录创建世界。所以他的诗既在当下又远离当下,世界在他笔下成了流动的坐标,这便是他诗歌独特的从属感。

除了此二位伟大的诗人,全册还摘录了其他诗人的作品,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后半册的一些选诗过分晦涩了,或是因缺少深度剖析,读来有些不知所云。而在随笔、诗学等板块里,很多对谈、文述也陷于泛泛而谈、缺少核心议点的窠臼之中,甚至有些偏离整册的主题,而显得有些大杂烩。此外,《世界的阴影经过我的心》这篇诗重复出现了两次,不知是为了区分译者的不同而故意为之,还是另有用意?作为一名普通读者,在先锋诗集面前不免露怯,若编者能给予更多的帮助,这场突破舒适区的阅读跋涉想必会收获翻倍的喜悦。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光年3: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