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

别歌
2008-01-27 看过
我们对重大事件沉默之日,即是我们的生命结束之时。

                                     —— 题记。 马丁·路德·金



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学到。

有人问,吴淡如写了不少关于爱情的书,是不是因为恋爱谈的很好呢?她的回答当然不是。在我意料之内。有句古话:三折肱成良医。任何一个看起来聪慧的女人,其背后是多少任性,无知,天真,垒成的大大小小的伤口,碎心积攒出来的教训罢了。

于是,学会了,怎么跌伤势会轻一点;学会了,受伤后自我疗伤敷药;学会了,尽快的找伤口,而不是忽视伤处;学会珍惜已有怜薄。

如果生命都是空手而来,又必将空手而去。那么,我该为自己做点什么呢?那一定是学到。我无时无刻都在思索它的抵岸是什么?人生是短暂的,我想心有多大,舞台就该有多大吧。有一位朋友对我说:外面的世界大小并不能决定内心世界的大小。在心里,你可以构筑广阔的世界,你可以构建广袤的宇宙。诠释了我对个人内审世界的完善过程。
全球最大的会计事务所之一美国会计事务所KMPG首席执行官尤金.欧凯利,在他五十三岁那一年功成名就,婚姻美满,两个可爱的女儿,最小的才14岁,两个稚龄的孙子,还有许多用不完的钱,一般人有的,他有了,一般人没有的,他也有了。这样的人生,不仅精彩而且让人羡慕不已。但是,突然他被检查出,只有三个月的生命存在。忽然,他的人生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看到他前面丰满的人生,我想任何人都会对这个结果扼婉吧。
但是,他很快走出了怨怼,选择尽情享受生命的每一秒有限幸福和快乐。他为自己的公司找到了接班人,和太太去欧洲城市旅游,安排好自己死亡后追思礼拜。他的胆识从容在死亡面前发挥的淋漓尽致。接受现实的能力,使他很快确定什么是情绪,什么是现实,并勇敢的面对残酷的现实。
这又让我想起《偷书贼》里描述的温情的死神,如果是这样的死神遭遇这样的对手,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在死神带走他的灵魂的路上,他们会谈点什么呢?
我很好奇,还想偷偷的跟在他们背后,偷听一耳。

不管如何,一个听闻噩耗依然保持平静清醒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在我看来,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使有些坚韧的东西,留下,留在他的内心,记在爱他的人们甚至对手心中,留在不被摧毁的地方。
看到他,我想起了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时装界设计大师范思哲。在我眼中,这个男人有一颗魔术的心,瞬间塑造美丽。
范思哲自1978年缔造了一个时装帝国,已逝戴妃是范思哲时装的拥泵者。范思哲的设计风格鲜明,强调快乐与性感,领口常开到腰部以下,拮取了古典贵族风格的豪华、奢丽,又充分考虑穿着舒适及恰当的显示体型。范思哲善于采用高贵豪华的面料,借助斜裁方式,在生硬的几何线条与柔和的身体曲线间巧妙过渡,范思哲的套装、裙子、大衣等都以线条为标志,性感地表达女性的身体。蛇发女巫梅杜莎和城墙垛一般的传统图案已成为VERSACE的品牌logo。
据说美杜莎曾经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因吹嘘自己比雅典娜长得漂亮而被这位智慧女神夺去了她的所有美丽,只留给她一个丑陋的妖怪之躯。她的头上和脖子上布满鳞甲,头发是一条条蠕动的毒蛇,长着野猪的獠牙,还有一双铁手和金翅膀,任何看到她们的人都会立即变成石头。
1997年范思哲在美国被枪袭身亡,与今十年光阴已去。中央十套前段时间人物节目,回顾了这个杰出人物。时光啊,转瞬即逝。有的人早已不在人间,只有曾经的传奇熠熠闪烁。而我一度豆瓣ID名美杜莎之意,岂只是取意一个希腊神话呢,还包括对詹妮。范思哲的缅怀,还包藏着,我刚踏入社会之初的时间呀。
当我知道范思哲其人,那一年,我不再是一个学生。那一年,尽管稚嫩天真,却没有人当我是一个孩子。那一年,有很多雄心勃勃的梦想在内心燃烧,激励我去奋斗。在那以后的很漫长的岁月里,也一并记录下了,我的很多风雨无阻的奋斗。
过去不可追,不管是悲喜,记恨无益,留恋无果。若过去的荣辱都不能救得结局,又何必回头看呢!

罢,罢,罢。抬头望天只道:天街夜色凉如水,一枕西风梦里寒。

而今,我喜欢的另一个人,铁蝴蝶贝.布托已然折翼。
她说。我的经历其实很简单,不是被监禁,就是浪迹天涯。不是我选择了此生,而是此生选择了我。生于巴基斯坦,我的生命折射了她的动荡、悲情和胜利。有太多的人付出了太多的牺牲,还有更多的人期盼。他们把我看成是自由的希望,希望我来阻止争斗。
贝·布托的父亲曾贵为总理,却惨死于绞刑架;她自己则差点被谋杀于手术台上……1988年、1993年,她两次出任总理,但两次被总统解职,直至流落他乡、有家难回。正是对信仰的坚持,她的父亲即使在被执行绞刑的前日,还与她长谈,要求她继续领导人民党为他们信仰的梦想奋斗下去。她的两个弟弟也死于非命;现在轮到她了,2007年10月18日结束了八年流亡海外生活回到巴基斯坦,12月27日便遭遇了炸弹袭击身亡。而她给儿子起名比拉瓦尔,意喻没有对手的人。不言可知,背后所饱含的期望是什么?一如她的父亲对她寄予的期望。
欧凯利说:难道生命的尽头非得是最糟的部分吗?为什么不可以让它变成积极而有建设性的经验或人生最棒的部分呢?


你认为呢?




注:

这本书,我还没有看,但是她是我欣赏的女性之一。
自家博客进不了,更新不起来,放到这里,也算对她的缅怀吧。



2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东方的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方的女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