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路文学里窥探台湾一隅

梁州
2020-10-13 看过

其实对于台湾民众来说,我们共同拥有二战的历史,在49年以前,我们是真实的、天然的“我们”,台湾与大陆之间的间隔,也是因为我们共同拥有的那段历史决定的。

台湾文学和日本文学之间的相似性,也许是来自于日本殖民台湾的那几十年所留下的历史遗留痕迹,但是这种痕迹是很微妙的,它始终是一种类似枷锁的东西,一旦触及到民众的内里,你会惊讶的发现,原来在最根本的地方,他们和我们才是“一个人”。

这种感觉好比日本人民虽然因为德川幕府的锁国政策导致西方列强入侵,但他们仍然会在二战后大修《德川家康》史,因为这是民族性的东西,而这种扎根于血液的民族魂也是使得日本人在二战时如此骁勇善战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在这一段相同的历史记忆下,我们才能被称之为一国同胞,因为我们拥有历史决定的恨,不管这种恨会成就我们还是毁灭我们。

蔡智恒天然的台湾人视角能让我们窥见最真实的一隅台湾,而在《雨衣》里,借由他的笔调,我们又能从中看见大陆人和台湾人可以说是完全相仿的对日本人的刻板印象和渗入血液的仇恨,但因为他笔下的角色身份恰好又是最亲密的情人关系,这种介于生疏与亲近之间的摇摆过程,可以说为读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视野角度。

像“中国人总喜欢嘲笑日本人的身高,却忘了在西方人眼里,中国人一样会被嘲笑身高。也有人说日本人就像钟摆,摆荡于优越感和自卑感之间。难道中国人不是?”这一句,正是由最日常的话点明了最深刻的距离。

当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大前提变成了“东亚”亦或是整个“亚洲”时,国度与国度之间的界限就会被模糊,这种奇妙的感觉就类似于台湾和大陆在日常的偏见与间隔中抽离出来时,我们才意识到间隔的前提是:我们是一己同胞。

Ameko在书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日本书上会强调日本太小又太挤,若不出兵则无法生存。或是说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是为了联合亚洲弱小民族抵御西方人入侵。再不然则会说发动战争是少数军阀的野心,与天皇及日本民众无关。疏离记载的和历史好像差了很多。”

“我们日本的教科书里只强调了日本是二次大战的受害者,而非加害者。因为我们只描述东京被美军轰炸后的惨况,以及两颗原子弹造成的人间炼狱。”

在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的笔下,《浮世画家》中曾经在二战时把画作的稿酬捐给军国主义的狂热分子以支持侵略扩张的浮世画家,在面对女儿的亲家时,故意隐去了自己在二战时的所作所为,其实侧面也说明了日本民众对于二战的态度。民众永远是最苦难和最无辜的一部分,因为发动战争的永远是上层的领头羊,但是战令一下,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到头来还是最没有人权的百姓。

中国人对于日本人的仇恨虽然已经写进了骨子里,但至少蔡智恒以他的方式去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日本这一代的民众完全生于战后,他们对日本历史的了解完全是由如今的统治者给予的视野中建立的。

那段历史有罪,导致那段历史发生的人也有罪,但是历史遗留下的民众后代真的是无罪的。

1895年日本人占据台湾,五十年后,1945年日本人离开台湾。

我以为情感的本质就像水一样,都是柔软的。

所有浓烈、偏执或冷漠,都只是加温后的水,或是沸腾的水,即使已凝固成冰,也还是水。

3 有用
0 没用
7-11之恋 7-11之恋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7-11之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7-11之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