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勋章所困的日本女设计师传奇一生

蝶之羽翼
2020-10-12 看过

身为日本著名社会派小说家的山崎丰子,其作品往往借由人物跌宕起伏的命运,来展现其背后所暗藏的社会问题,诸如《白色巨塔》揭露了医学界尔虞我诈争权夺利,《大地之子》讲述了二战后日本遗孤问题等等,而此次上海三联书店再版的山崎丰子首作《女人的勋章》亦是如此。

出身于老字号昆布企业“小仓屋山本”的她,继出道作《暖帘》后再度涉足服装行业,为读者讲述了一名女设计师大庭式子传奇而短暂的一生,其背后既有行业间的争斗,也有同行者的算计与反目。全书虽厚达五百余页,却以跌宕起伏的剧情给人带来极佳的阅读体验,直到最终合上书的那一刻,仍能感觉到哀叹的余韵回荡心底,久久不能平复。

出生大阪船场的豪门千金大庭式子,在父母双亡之后决定利用自己服装设计师的才华创出一片事业,继开设个人缝纫教室之后,在三名弟子和银四郎的大力帮助下,凭借自己的家资与实力创办了圣和服饰学校。看似前途一片大好,然而她却在不知不觉中,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一系列的内忧外患之中。

所谓的外患,自然是来自其他同行之间的打压与竞争,以此作为小说核心的作品不胜枚举,甚至日本推理小说家山村美纱还以此为动机创作出了《燃烧的新娘》一书,自然以日本服装设计行业为舞台的《女人的勋章》,不可免俗地需要涉及相关内容。

在小说的前半部中,以大原京子、安田兼子为核心的行业老人可谓是对式子各种挤兑,只不过她们的存在在八代银四郎宏大计划面前不过是小问题罢了,后者巧妙地借助手上的资源让式子迅速走红,瞬间将那些叽叽歪歪的老家伙甩在了身后。与此同时,小说的内容也转向了真正的核心——由银四郎引发的内忧。

不得不说,银四郎是个极具商业头脑的男人,相比拥有学者气息的式子,他也更像是一个商人,而且是精明的商人——他知道如何有效地提升产品的价值从而获得更高的利益,他清楚如何利用转瞬即逝的名气为自己带来更大的效益,当然,他更懂得如何将所有“有用”的人紧紧攥在自己手中。

于是乎,这个相貌和实力俱佳的男人犹如莫泊桑《漂亮朋友》里的杜洛瓦,巧妙地游走于式子及她的三位弟子之中,满足着她们内心的欲望,以便能将她们为自己的宏大事业所用。

他知道式子爱慕虚荣又极具野心,于是便让其沉浸在著名服装设计师的光环和优渥的生活中无法自拔;他知道伦子一直想往上爬,甚至有取代式子的意思,于是便成立新的学校,好让其彻底接管最初的甲子园分校;他知道胜美想与伦子平起平坐,于是让其分管另一所新办的分校,扶持其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至于富枝,他也按照承诺给予了对方一所缝纫学校。

借由这种方式,他将原本拧成一股绳的四人彻底瓦解;同时,为了强化她们与自己的情感纽带,不断玩弄着她们的感情,并借由身体上的定期结合“签下”牢不可破的“契约”。毫无疑问,他将这一切视为生意在经营,自己用各种形式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和欲望,而对方则用身体和劳动来回报自己,那句“银货两讫”无疑是他最真实的想法,令人不寒而栗。

反观式子,虽然在服装设计上极具才华,甚至可以被称作是天才,但在与其方面可谓是一个与银四郎全然无法抗衡的菜鸟,最终会被老谋深算的银四郎抓来做盘中餐,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一方面,当她从裁缝教室的主管者升为服饰学校的校长后,角色并没有因为身份的不同得到转变,仍然以老旧的管理模式面对自己的三名弟子,认为对方只需要教好学即可,并未为其提供应有的发展空间,这自然给了银四郎可乘之机。

另一方面,对银四郎的过分依赖也不是一个领导者应有的姿态。一个领导者要想能掌控局面,就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参与学校发展的方方面面,做好考量与把控,实现自己的决策权和话语权。

而式子却恰恰相反,相比追名逐利,她似乎对学校管理兴趣乏乏,于是全都甩手给了银四郎,于是在此后的整个过程中,她不断默许着银四郎的先斩后奏,并且从不对他的计划进行详细的过问和查证,致使自己最终落入了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窘境。

由此可见,正是因为银四郎对于式子的心理状态及管理能力拿捏得极准,一步步从其手中夺取学校控制权的同时,使之渐渐迷失了自我、忘记了初心,成为了一个追求名利的傀儡。虽说知道真相后,式子也意识到自己若是想彻底摆脱银四郎设下的陷阱,远离那些虚幻的名利并过上平凡幸福的生活,就必须付出超乎想象的代价,可是她始终不具备直接与银四郎抗衡的能力,同时也缺乏一个新的谋士与之站在一起。

不难发现,每当出现问题后,式子除了逃避和妥协,什么也不会。如果她是个有主见的女性,或许会暗中找人对银四郎进行彻底的调查,便能发现其有意借款使学校出现赤字的秘密。又或许会像白石教授说的那样,继续沉默和忍受银四郎一阵子,并有意逐步削弱自己的影响力,以便最终让对方不得不“舍弃”自己。甚至,她可以佯装听话,背地里卧薪尝胆准备绝地反击,打一场像半泽直树一样的精彩翻身仗——只可惜,这皆不是她最终的选择,而那看似充满反抗意识的自杀,也不过是在利用死亡逃避现实而已。

相比之下,斯嘉丽在面对人生悲剧时的态度令人印象深刻。在《乱世佳人》的影片中,她从地里挖出一截萝卜,饿的直接吞下去,对着即将升起的太阳,大喊:“愿上帝替我见证,他们不会将我屈服,在战争结束后我再也不要挨饿!”面对白瑞德离开的背影,她痛哭不已,却在镜头前说:“我会想办法让他回到我身边,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正是因为她对生活的不屈服,正是因为她充满了顽强的生命力,才使其拥有了无限的魅力。

另外,身为学者的白石教授自然没有与银四郎抗衡的能力,关于式子到底是真心喜欢他还是仅仅为了借此摆脱银四郎姑且不论,但白石教授每当面对问题时都表现出的退缩态度着实让人心寒。看来,式子不过是从一个不靠谱的男人怀中,投向了一个靠不住的男人怀里而已。

至于本书中有谁能与银四郎抗衡,大概也只有富枝了。她巧妙地利用自己外表存在感弱这一点,抓住了银四郎的小辫子,并以此胁迫对方答应自己的条件。同时她精明地选择了拥有不动产的缝纫学校,并出于自保利用调虎离山之计,为自己争取时间复制朗贝尔的纸样。甚至为了让银四郎安心,她同意与其发生关系,但并不为对方的花言巧语所动。可以说,她是个极具城府、心思细腻且极有主见的女性,也是唯一一个能同银四郎抗衡之人。

《女人的勋章》一书无疑是一部极具悲剧色彩的作品,勋章虽然闪耀,但也同时是沉重的负担,若想持续拥有这份荣耀,便要先具备承受这份重压的能力,否则最终只会成为追名逐利的牺牲品。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女人的勋章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人的勋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