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M
2020-10-12 看过

笔者作为亲历者、故事聆听着者、评论者三者的叙述方式相互交织,但是评论批判的形式有时凌驾于另两者之上,来补充之前没提到的细节,驳弄读者对人物所理解的与作者设想不一样的印象,这样我们对人物的距离渐近渐远,对人物的印象渐真渐幻,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觉得小说后半段不如前半段,也是因为可能思特里克兰德绘画的功力是有所精进,但是他的行为却是前面的复刻,没有看出人物的成长性,只是给人物安排了开头已经预设的结局; 对“两次逃离”中的两对男女性格和行为的差异化处理我觉得是文章最成功之处,但是我还是没找到思特里克兰德对待女性的态度与他行为上有什么联系,所以我只能认为这些女性是背景版和storyteller了; 作者或者故事讲述者对于绘画方面的知识缺乏,使克兰德刻画缺点意思。书中三次主角绘画的露面都被繁复的修饰或者浪漫话的描述冲淡了,这点没有《道林格雷的画像》做得好。 作家和画家的相互吸引,文学和绘画的相互对照,都为了描写和创造。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