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试读】被主题吸引

黑暗之刺
2020-10-12 看过

虽然很多人说,生活不能缺少诗歌。但是不得不承认,当代诗歌与普通读者是有一定距离的。2018年到2020年,《光年》的出版历经两年之久,足以证明诗歌眼下的式微。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了美国诗人路易斯·格丽克,对于大多数关注文学奖的普通读者来说,多少有点意外。可能对于诗歌爱好者和出版社才算是好消息。前者是因为万众瞩目的获奖,让诗歌再度进入普通读者的视野,后者则是经济方面的利益获得,毕竟好几年才数卖千册的书,在得奖之后瞬间就能再版过万。就我个人而言,除了中国传统古诗,并不太了解和关注当代诗歌。因为对于我来说,诗意本身就是很难捕捉的意向,而当代诗歌的结构让我很难理解。之所以阅读这本《光年3: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纯粹是因为主题吸引到我。

前南斯拉夫诗人 尼古拉·马兹洛夫说:“城市是我们新的本质,是一片不结果实的新森林,一个神话般的童年多边形,一个充满希望和抱负的陵墓。”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都意味着死亡,正是这种向死而生,我们重新发现了出生地,一种建立在语言和意识结构上的出生地。我们有那么多的出生地,也会有那么多的葬身之处。以上都摘录于书的简介, 足以让我对于《光年3: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产生了兴趣。

从目录上,可以看到《光年3: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分为十个板块。越界、当代国际诗坛、影像、随笔、长诗、诗学、汉学家、谈话录、诗人志以及台湾诗歌动态,国内外诗人和研究者都有所涉及。越界的开篇是由罗马尼亚诗人尼基塔·斯特内斯库带来《一滴会说话的血》,虽然在我看来与后面所谓长诗《劳达》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我想编撰者将之放在开篇,肯定有自己的用意,只是我一时还不能理解。坦白说,由译者撰文的《他“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更加吸引我,对于诗人尼基塔·斯特内斯库个人与作品的介绍,通过这样的介绍之后,我才又重新返回去仔细阅读。虽然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多少让我有所收获。让我明白诗人把艺术幻想当作生活现实,虽然不可能改变世界,但是却能创造世界。诗歌乃至文学都是彼此紧密相连的血脉,也正因为这样,诗歌才带给人美感。

随后,在杂志书第60页,看到了标题作《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内容我确实很喜欢,文字也很有美感,有些地方甚至让我感同身受。只是在最后一段的第四行,似乎有病句存在,美中不足。尽管如此,我想以后我还是会抽时间再次阅读这篇文章。至于《尼古拉·马兹洛夫访谈录》以及当代国际诗坛都没有让我产生更多的想法,以致我一度在想还要不要继续阅读下去。影像部分由申伟光的丙烯画及陈家坪撰文《人性的废墟》组成,我想说画如果印大一点,视觉效果可能会更好。陈家坪的文章介绍了申伟光及其作品的意义,类似于推理小说的解读,对于不了解申伟光及其作品的读者来说,相当友好。随笔部分有两篇文章,是我在整本杂志书中理解最快的部分之一,与杂志书的主题相当契合。长诗的部分跳过,真的太长了,接收不到作者的信号。诗学部分则和随笔部分相似,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切斯瓦夫·米沃什写的《友好边境线》,叙述了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东逃的艰辛旅程,有被士兵捆绑后吞食纸张,有被盖世太保打耳光,在沼泽地徒步一夜的劳累,看到集中营等等,这段旅程对他影响深远体悟到人生真谛。确实,这篇文章让人感同身受,不仅是那段旅程,还有对于人生的意义。非常好,强烈推荐。汉学家部分简单翻阅,没有特别的感受。谈话录部分也值得一看。最后两个板块也没什么太多感受。

众口难调,不仅是一本杂志书要面对的问题,读者同样如此。在这本杂志书里,我看到和我距离甚远的文字,也看到感同身受的部分。距离甚远的部分可能不会再看,但是不会影响我对当代诗歌或世界诗歌的印象;感同身受的部分我会再次抽时间去看,因为确实很喜欢。编者费心了,谢谢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光年3:出生之城与记忆之城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