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从本心,即是彼岸

流川枫の初恋
2020-10-12 看过

终于读完了这本月亮与六便士,伟大的天才终归于尘土,让人唏嘘不已。越到最后越吸引人,我的心灵受到极大地震撼,也进行了很多思考。 先说前半部分吧,前半部分着力于描写思特里克兰德是如何脱离正常的家庭,走上一条孤独的艺术之路的。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有不理解、不赞同、诋毁甚至谩骂,大家关注的焦点基本上是:既然无法负起责任,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给别人带来伤害?我想,一开始,他也是无意于伤害任何人的,所以他带着“面具”,依照着父亲的期望度过了17年的“正常婚姻生活”,然而“他的灵魂里可能早就埋下了创作的欲望,这种欲望就像是一颗掩埋在地下的种子,平时发现不了,却一刻不停地发芽成长。你也可以想象成肿瘤在人体组织中不断扩散一样,总之它牢牢抓住了他,逼得他必须开始改变,毫无招架之力”。这是作者揣测思特里心理状态的一段话,他被理想和现实来回撕扯,最终洒满遍地银光的月亮战胜了六便士,他离家出走了。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很多艺术家行为反常,在我们看来就像“疯子”一样。而很多疯子专注于一件事情,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或许只是未被认可或者未被发现的“天才”。不管是在家庭里的思特里,还是出走后的思特里,他的行为只能用“怪异”来形容。从一个较浅的层面看,或者说世俗层面,思特里自私、任性、冷酷甚至残忍,像个“疯子”,如果他出现在我们的身边,一定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亲戚、邻居或者同事,我们绝对不希望和这样的人交往。但是从另一个层面看,思特里追求的是精神的富足,他无比接近事情的本质(虽然我也不太明白这个事情的本质究竟指什么)并想把它表达出来,对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无暇顾及,对周围的人情世故不屑于花费精力去维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艺术的殉道者。历史上正是因为有许多像思特里这样的“疯子”,才会留下许多伟大的艺术作品。 他也确实造成了许多伤害,但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总会有人牺牲,以前是他的家人,他的朋友成为了牺牲品,后来他自己也献身于艺术,并没有一丝退却。他不是保全自己伤害别人的“损人利己”,而是无暇顾及一切,包括亲人、朋友和自己。那些以凡夫俗子的普世价值观来评判思特里的人,有没有想过,如果所有人都活得理性,活得左顾右盼,没有了为艺术献身的“疯子”,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伟大的艺术品诞生了。艺术的殉道者,难道不值得我们敬佩吗? 越到作品的后半部分,越是震撼人心。看到最后他为画画疯魔的状态,我甚至几度感到的想要落泪,我们难以想象一个人可以为“艺术”着迷到什么样的地步。这时候的思特里,已经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肉体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躯壳,他的精神已经超越了肉体,无限接近自己的追求,或许是真理,或许是本质,或许是美。“创作欲让思特里克兰德深深地着迷。他如此渴望造出更多美的东西。这种想法逼着他四处奔走,而他的内心片刻也不曾宁静过。他就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心中向往着圣地,穷尽所有去跋涉。” 这是一场伟大的修行之旅,一个人的朝圣,注定是孤独,不被外界所理解。 很多人解读,“月亮”和“六便士”,即是理想和现实。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你会如何选择?想起杨绛先生的一句话:“少年贪玩,青年迷恋爱情,壮年汲汲于成名成家,暮年自安于自欺欺人。”——这是大多数人走的路。同时,我又觉得,“月亮”和“六便士”,不是一个单纯的选择题,很多时候,我们意图兼顾,或者说,我们想选择“月亮”,最后却只得屈从于现实;又或者,我们选择了“六便士”,却没有完全放弃“月亮”,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无法拥有那样的勇气,走上一条孤独的朝圣之路,但我们依然可以仰望“月亮”不是吗?我们自己可以选择做平凡人,但也不要以极大的恶意,去揣测和评价选择“月亮”的人。 格物致知有不同的途径,“月亮”与“六便士”,无论优劣。在凡世的普通生活也是一种修行,也能得到美的体验,每个人追求不同,选择也不同。无论是选择“月亮”,还是“六便士”,遵从本心,即是彼岸。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