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友情叫闺蜜?

清辰
2020-10-11 看过

许许多多的琐事构成了这两个女孩的友谊,有时候我觉得联系着她们的,使他们一起成长的还有一个个内在的仪式,兴许的孩子们之间的,才不为外人感知,有时候也不用说出口,这是一种成长的默契。

莉拉在算术比赛时犹豫的赢了阿方索,好像从这时候起她就学会了保护自己,却又不甘心就这样埋藏自己,她当时可能还不明白这种感觉叫无奈。而埃莱娜就像莉拉的帮派小弟一样,崇拜着她,脚步紧跟着她,又心心念念的想取而代之。其实我对这种大量的自白和不加掩饰的描写感到很不适应 ,因为好像没有什么缓冲就把全部情绪泼你一脸,埃莱娜的内心也完全敞开着,有时候觉得挺尴尬的(其实现在一个人看电视看到吻戏的时候也会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可能这也是吸引读者的地方吧。

莉拉和埃莱娜的逃学去看海这段记忆大概是最深刻的。“我很不安地看着她。她拉着我去远行,心里其实是希望我父母惩罚我,不让我上中学,有没有这种可能?或者说她急匆匆的把我爱回来,是为了我免遭惩罚?或者——今天的我在想是不是她在不同的时候,都想到了这两种结果”额,作者倒是直白,把内心的恶意揣测写的一清二楚,但是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好像感受到了埃莱娜当时的小小气愤和小小年纪的天真童趣,突然觉得有点可爱。然后回来后就被揍了。“晚上我母亲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让父亲教训我。父亲有些恼火,但他不想打我,最后他们吵了起来,先是父亲打了母亲一个耳光,后来他很生自己的气,就打了我一顿”最写实的是母亲自己被打了一个耳光,看到这有点荒谬,女人教育女儿需要借助一个色厉内荏男人的权威,这不仅是男人对女人的轻视,也是女人对同类的轻视,也是那是年代社会的毛病。而我感觉莉拉就是在逃离这个环境逃离这个社会时被一步步拽了回去,她可能只是觉得自己已经逃不走了,才慢慢走向消失的吧。

“那个小小的颁奖仪式开始了,得奖的人有:第一名拉法埃拉,赛鲁罗,第二名费尔南多、赛鲁罗,第三名农齐亚,赛鲁罗,第四名里诺,赛鲁罗,第五名埃莱娜.格雷科一也就是我。这让我觉得很好笑,帕斯卡莱也想笑,我们相互看着,压抑着笑声。这时候,卡梅拉小声问:“你们笑什么?”我们都没回答,又相互看了一眼,用手捂着嘴笑。我感觉我的眼睛里洋溢着笑,忽然间我觉得很快乐。费拉罗老师问了好几次,赛鲁罗家的人有没有到场,后来我被叫上去领第五名的奖品。费拉罗老师赞扬了我,把杰罗姆. K.杰罗姆的《三人出海记》交到了我手上。我对他表示感谢,然后怯生生地问:“我能不能把赛鲁罗家的奖品也领了,我会带给他们的。”老师把奖给赛鲁罗家的所有书都给了我。我们出去时,卡梅拉满脸不悦地赶上了吉耀拉一她 正和阿方索、吉诺聊得兴高采烈。这时候,帕斯卡莱用方言对我说,里诺看书把眼睛都看坏了:鞋匠费尔南多晚上不睡,不停地看书;农齐亚太太站在灶火旁,边煮土豆和面条, 一边看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 另一只手拿着长柄勺。他说的这些话让我觉得更好笑了。”其实我也想笑......你看人家莉拉比你厉害多了。其实看到后来我对埃莱娜的关注越来越比不上莉拉了,莉拉在拿刀顶着马尔切洛的时候,在被她爸揍的时候,在画鞋子的时候,在沉默的时候,都好像在闪着光,而埃莱娜有点绿茶。

他们交换洋娃娃,捡石头砸人,逃课去看海,写小说,看莉拉做的鞋子,一起吐槽,这些也许叫友情吧,更像一个个小小的仪式把她们辆拉的越来越近,小孩子的友谊有时候就是一起放一把火,磕三个头就是兄弟了。

其实这些倒是想起了小时候,我也有个朋友,李俊辉(真名),估计他看到了也没事。两个主角是约好了去看海。而我们是约好了去偷西瓜,约好了去湖里洗澡。洗好了发现有个婆婆在湖边放羊,想上岸穿衣服又不哈意思,在水里泡了好久,忍不住喊道“婆婆你能不能走一下”“两个小鬼还怕丑,我不瞧你们”。那天下午又去找国超划船说要划到景区里去,谁知道划到湖中间船就漏水了,然后就看见湖上两个裸男顶着。烈日在舀水,我是穿着衣服的第三者,但是衣服也湿透了。一起做了一点不被大人容忍的事好像就是好朋友一样,尽管如此,彼此吵起架来,打起架来一点也不含糊。

莉拉在最后面对自己婚姻时,她好像是真的喜欢也似乎是最好的妥协了,她能怎么办呢,边反抗边消失吧,最后证明也并非她想要的婚礼和婚姻。

这本书的视角更有一种阴恻恻的感觉,这段友情中她并没有许多的参与感,更多时候是旁观者,逃跑者,这不是她的错,可能有些时候她也有一点愧疚,而莉拉才是主角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我的天才女友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天才女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