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型沉浸式历史剧

我爱阳光
2020-10-11 看过

合上书本的一刻,竟然有种罪恶感,觉得自己仅仅花了一周的时间,就读完了作者数十年的心血,简直就是一种掠夺,一种合法的犯罪。

这本书的史料极尽详实,连统计火枪和火炮都精确到了个位数,几乎是在纸上重演了一遍鸦片战争及其带来的后果,并且分析了主要当事人的背景、立场、心路历程,相当于一场大型沉浸式历史剧的剧本。严谨的学者跟淘金的矿工何其相似啊,在一条漆黑的无人甬道里,举着镐头沿途一点点搜集材料,经过漫长的冶炼,最后才能得到一星半点的金子。

也是在本书中,第一次认识到了“道德史观”与“考据史观”的区别。

历史学最基本的价值,就在于提供错误,即失败的教训。所谓“以史为鉴”,正是面对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民族从失败中学到的东西,远远超过他们胜利时的收获。胜利使人兴奋,失败使人沉思。一个沉思着的民族往往要比兴奋中的民族更有力量,历史学本应当提供这种力量。
“道德的批判最是无情。而批判一旦升至道德的层面,事情的细节便失去了原有的意义,至于细节之中所包含的各种信息、教训更是成了毫无用处的废物。在当时的社会中,没有人从道德以外的角度,对伊里布的行为进行深层的思索,这是另一种不幸。”

(这一段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对《方方日记》的批判。)

把整个体制的问题,归结为几个具体人物的的道德问题。而一旦被归结为道德问题,真正的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了。因为道德无法证实或者证伪。

忠奸的理论所能得出的直接结论是,中国欲取得战争的胜利,只需罢免琦善及其同党、重用林则徐及其同志即可,不必触动中国的现状。也就是说,只要换几个人就行,无须进行改革。 忠奸的理论所能得出的最终结论是,为使忠臣得志,奸臣不生,就必须加强中国的纲纪伦常,强化中国的传统。也就是说,鸦片战争所暴露出来的,不是"天朝"的弊端,不是中华的落伍;反而是证明了中国的圣贤经典、天朝制度的正确性,坏就坏在一部分"奸臣"并没有照此办理。于是,中国此时的任务,不是改革旧体制,而是加强旧体制。
战争到来了!前方主帅没有发出战争警报!林则徐犯下了他一生最大的错误。

林则徐思想只是浮于表面,更为深谋远虑的其实是刘韵珂,但他是典型的明哲保身派,看破不说破,提出了问题,但并不想、也不能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法,即使想到了,恐怕也不敢说出来。

何况,林则徐再强硬,硬得过海瑞吗?而纵有一千个海瑞穿越时空来到天朝,救得起这艘破败不堪、即将沉没的大船吗?

琦善不忠亦不奸,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庸臣,一个小人物站在了历史转角处,仅此而已。

知识给人以力量,愚昧也给人以力量,有时甚至是更强大的力量。

比起其他人来,杨芳才是真正的玩忽职守,最“负圣恩”,既蠢又坏,妄图用妇女溺器对付英军,中饱私囊,狎妓…可以说是真·奸臣。而他的结局比琦善、比伊里布、比林则徐都要好,仅仅是因为他擅长写工作报告。最大的赢家永远是最懂得揣摩圣意的人,而不是真正做对了事情的人,做对了事,反倒会给自己招来灾祸。

积极主剿派们处于盲目自信和极度自卑两个极端。典型人物裕谦,根正苗红,代表皇族利益出征,政审过关,基本没有“奸”的可能,他全力主剿,道德上也没有多少瑕疵,生活作风端正,对夷人俘虏剥皮凌迟,手段毒辣。而这样一个狠人,在第一场战争尚未结束的时候,就吓破了胆,知道自己无法交代,直接投水自尽了。

一个民族对自己历史的自我批判,正是它避免重蹈历史覆辙的坚实保证。

那个时代的调兵速度:邻省30-40天,隔一二省50天,隔三省70天……

从四川到浙江调兵2000,竟然用了110天。

战争早已结束,战士还在路上。

天朝就像一只反应迟钝的庞然巨兽,腿部受了伤,痛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由神经传递给头部,然后再由头部发出讯息,命令其他肢体伸向腿部去反抗。这个漫长的过程,足够它被打死几百次了。

英军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船坚炮利”能概括的!

美国外使准备的礼物,那些代表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科技水平的产品,反倒被以“奇技淫巧”一词轻飘飘地拒收了。

可以说,西方一开始真的抱有平等外交通商的想法,法国甚至建议清朝派遣留学生去巴黎,可天朝太“匪夷所思”,在一次次试探和交锋中,他们也逐步改变了主意:你傻,不欺负你欺负谁?

其实,英军每次都是同样的战术,不从正面进攻,而是两边夹击包抄,每次都大获全胜。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清军吃了数次败仗,依然有那么多人坚信英军“不善陆战”?

英军病死人数是战死人数的数倍,清军几次所谓的胜仗要么是因为天气助攻,要么是因为敌方生病,真是啼笑皆非。

一切决策的依据,似乎不再是事实本身,而是先哲们的教诲。

文官治国,儒学治国,遇到了真刀真枪,自然是一击即溃。我大天朝果有一将乎?果有一战乎?自始至终,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一个能合格担任将领的人物,没有一场真正可称得上战斗的战斗,如作者所说,真正的战斗只有一天。

天朝是一个务虚大国,文治大国,本书中最高频的词汇恐怕是“情词恭顺”,只要嘴巴甜了,拿多少钱,割多少地都是可以的。此次事件的直接参与者,无一人心中有“国”,连作为一国之君的道光帝也没有。

对事实的描述和辞令如何,比事实本身更重要。因为在这样一个大国,言论传播的威力确实大于某个具体事件的威力。这个国家的内忧永远重于外患,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普。一个个的人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其中每一个人又都反受“大”之所累。“人多力量大”,这里的力量并没有涉及方向,如果是向外的,自然所向披靡;而如果是向内的,必然是极大的威胁。大,既是优势,又是问题,这是大国国民的“原罪”。

过去的人们往往从忠君观念出发,批判臣子们的“欺君”行为。但是,若冷静地想一想,那种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强求一致的政治体制和君主作风,又何曾不是在客观上催化、助长这种风气?

官员们一个比一个狡猾,先斩后奏,奉旨不遵,甚至自作主张代表皇帝去求和,集体接力捏造了一场弥天大谎。道光帝一直到死,也不明白鸦片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昏君养奸臣,地大物博中的“地大”,提供了天然的屏障,给了他们的谎言以足够的温床,各人自扫门前雪,反正广东不行就往江浙推,江浙不行就往天津推,直至推到皇帝本人头上,退无可退。

战争打输以后,其中“出力的”文武员弁兵勇共计554人竟然得到了"优叙、升官、补缺、换顶戴“的待遇!

丧事变成了喜事。奕山的谎言,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个人和还包括了道光帝。万万没想到,最后皇帝本人竟也跳上了舞台,跟这些小丑同台出演。

其实,从经济上算,以天朝国库之虚空,也完全应付不起这场仗。

本书中提及的官员少有不贪的。道光帝自己就是个大贪,一开始对军费抠抠摸摸,到了后期情势危急了,不得不批了颜伯焘300万两银子的军费,后面赔起款来更是大手笔。

如果说那些海战是一场明战,那么签订条约就是一场暗战,在这里,中国输得更惨,未做反抗就拱手相让,甚至倒贴。

但是本书的后1/3,列强纷至沓来签订条约的部分,我并没有细看,因为觉得以近代外交理念来分析道光帝和耆英等等“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意义不大。一个猿人尚未开始直立行走,就以正确穿衣的礼仪来分析它,感觉实无必要。那些被我们取笑或诟病的做法,在当时所有人看来都是顺理成章的。

这次战争带来的正面影响,好像仅仅体现在魏源、徐继畬等几位思想家身上,魏源可谓开眼看世界第一人,《海国图志》可谓天朝第一书。

魏源曾经入两江总督裕谦幕府,直接参加过抗英战争。如果他当时能得到重用,也许还能从细节上作出一些补救,不过如果一个人既拥有卓越的政治思想,又有高超的领军作战技能,就必然成为皇帝的心腹之患,时刻提防,不会令其壮大,所以天朝出不了强悍的将领,文官不带兵,武官不读书,这是一个走不出的怪圈。

为什么日本仅仅是看到了几只黑船,就促成了明治维新,而中国被打得这么惨,后续却没有任何动作?

个人想到的原因,一是,清朝本身就是外族入主中原,一直有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慌张和局促,对自己政权的正统性缺乏自信,所以始终认为更大的忧患在于内,而不是外,也把绝大部分兵力用于维持治安,而非边防。

二是,开放口岸都在南方,只要没打到皇城根下、扰了皇帝的清梦,没有直接侵犯到统治集团的利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赔款也都是从百姓头上刮。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天朝的崩溃(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朝的崩溃(修订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