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位专业学生,一点自己比较主观的偏见

刘译
2020-10-10 看过

原文发在https://mp.weixin.qq.com/s/fHzTLswT6g-kdy2O9g7h3Q 帮朋友的书店写的书评,原名《 留意一种含混性背后的现实意涵 》 ,正文如下:

和围绕本书的种种宣传一样,在这本小册子封底的推荐语中,“如何”一词以很高的频率出现——“如何给自己定位”、“如何创造性地建设身边的小世界”、“如何回答宏大的命题”。然而项飙在书中并没有就这些“如何”给出什么掷地有声的解答,甚至反倒与那些盼望答案的心灵处于不同的波段。

或许这种落差是对本书的某些批评产生的部分原因。实际上,本书试图以一种非常讨巧的方式将某种为特定人文社科专业领域内人士所熟知的研究取向引入一般读者的思维框架中,这不得不说是非常有勇气的一步。关于这种取向,项飙在过去发表的内容里有许多显白的书写:它表现为一种对现实社会(尤其是底层和边缘)经验事实的细致描绘,以及建立在对这种经验理解之上的将普通人的实践与专业的理论话语有机联系起来的努力。我无法评价这种取向到底多大程度上能够“回应当下年轻人精神困境”,但我们能于现实生活中在在处处体会到这种努力多大程度上是一条难走的道路。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本书的外在让人以为它的出现将给期盼它的读者们带来一阵新风,但它的内容实际上是在以一种特殊的含混方式处理一系列延续至今的现实历史问题。在此处我们要特别留意这种含混性,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许多读者落空的期待的重要回应,同时也是这本小册子在今天的难能可贵之所在。

客观来看,这种含混性来自该书所采用的谈话(或许我们应该更准确地称之为访谈)形式。一如项飙在他那篇被广泛阅读的文章里所提到的一样,谈话的进行需要“靠高度的想象力维持”。在书中最有价值的第一部分《北京访谈》中,两位作者可以说是非常贴心地为我们补充了维持这种想象力所需要的部分资源,但要恰切地将与读者的对话进行下去显然需要更多的注脚。关于八零年代、关于制度安排、关于现实的政治与历史遗留、关于当代的精神危机,这段不远不近的历史中的秘辛是难以言传的。这不仅仅是一个敏感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现实历史中生命经历的不可替代性。为了跨越这道鸿沟,项飙以一种罕见的姿态,将建立可沟通性的努力的另一端交给了读者。

这就造成了我们在书中找不到结论,只有一种站在边缘质疑中心的话语权的姿态。而这种姿态,又是项飙以将自己的生命经历在社会的历史现实中展开的方式传达给读者的。如此一来,为达成上述的那种可沟通性,整本书便带有了一种鼓动读者向内看的互动性。这种向内看不是观察作为原子化的抽象个体的起心动念,而是将自己的起心动念置于一条与自身处境有机关联的历史链条中。在作者预期的理想状态下,通过这种鼓动与互动,对话的含混性会蜕变成一种盘根错节的生命力,激发读者对自身和塑造自身的历史形成务实理解。

本书标题所要传达的意涵可能在这一方面得到了体现,即项飙在他的谈话中把自己作为了连接人们在现实历史中的实践与理论的系统性表达的方法。从书中可以看出,他的这种对理论与社会现实的理解来自他特有的成长环境与学术训练,并且他也自觉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例外”。确实,在今天有明确的立场或观点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相反,像项飙这样“把打火机先做出来”也的确需要一种微妙的理解力与沉淀。或许在这里我们需要转换一下思维,“例外”的作用不是提供一种普遍性的准则,而是给现实撕开了一道另一种可能性的口子。

本书的面世一定程度上也是在作为一个例外,提供了针对特定思想氛围的另一种可能性:务实地从经验材料中找出真东西,构建自身周围有生命力的小世界,不但不是一种逃避或自我麻醉,反而倒是对被空洞的立场僵化的社会生活最有希望的反抗。

要想清楚自己是谁,自己的问题是什么的问题,为谁研究,为谁写作。如果在今天一个强大的声音让你忧虑,那么最可以做的,也许就是一笔一画地描出另一种声音。这个声音很微弱,但是只要它是基于具体的生活经验,它就会像远处的雷声,含糊但有底气,就会在大地上的不同角落引起共鸣,就有可能汇聚成有制衡力量的潜流。《中国社会科学“知青时代”的终结》

较之对本书亢奋的各类推崇与批评,此类言论更接近本书的意图。

全文完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把自己作为方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把自己作为方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