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之地

鸿生
2020-10-10 看过

今年电视剧《隐秘的角落》热播,让人们看到了国产剧中难得的对“人”的立体式描绘,其中展现出人性的复杂程度,也超出了一般国产电视剧的范畴。隐秘的角落暗藏在人的内心之中,有时自己也未必会察觉,用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来说,就是意识主导的行为,意识无从知晓,或者也不想知晓,冰山之下的百分之八十,决定了冰山的走向。

小说《三天一生》与其说是悬疑小说,不如说是心理探索小说,就此而言它和《隐秘的角落》有相通之处。

故事梗概

博瓦尔小镇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地方,十二岁的安托万在小镇旁边的森林里,建造了一个小木屋。安托万的父母离婚后,他和母亲库尔坦夫人生活在一起。安托万非常喜欢邻居德梅先生家的狗尤利西斯。

某次,安托万邀请穆绍特家的女儿艾米丽参观木屋,可是女孩特有的矜持与早熟,让安托万的展示计划失败,怅然若失的他回到家中,又看到尤利西斯,在车祸之后,又被德梅特先生枪杀。

安托万将尤利西斯的死归咎于德梅特先生,在小木屋德梅特先生的小儿子雷米,前来找他时,他拿起木棍打在了雷米的太阳穴上,雷米当场死亡。安托万将雷米的尸体藏到了树洞中,在随后的十六年中,他每每受到良心的谴责。他后来学医,想远走他乡,可是在节日庆典中,受到了艾米丽的诱惑,导致艾米丽怀孕,同时雷米的尸体因为开发而被发现,母亲遭遇车祸,种种不顺向安托万袭来,在艾米丽父亲的威逼下,安托万只得离开了女友劳拉,娶了艾米丽成为了小镇上的乡村医生。

在故事的最后安托万知道,16年前科瓦尔斯基先生和自己的母亲偷偷约会,而且看见了行凶后的走出森林的他,于是他们两人帮助他掩盖,安托万丢在犯罪现场的手表,也最终回到了他的手里。

文本结构分析

按照格雷马斯建立的符号学中,意义矩阵分析法来分析小说的文本

意义矩阵分析模型

根据小说所构建的意义矩阵要素

S:安托万

反S:罪恶(杀害雷米的行为)

非反S:庇护者(科尔瓦斯先生与母亲、女友劳拉)

非S:小镇群体(雷米父母、艾米丽、提奥等)

①S与非S:安托万与罪恶(伤害雷米的行为)

安托万是一个被剥夺了亲情联系的青春期男孩,建设与破坏,认同与孤独在其身上尖锐的对立着,在与父亲的接触失败后,尤利西斯成为他建设亲密关系的寄托与可能。安托万在此处是一个预备进入底层的典型人物,亲情疏离,他为了在社会层面寻求关注,建设了小木屋,想与艾米丽亲密,却没有成功。

亲密关系的剥离,自尊受到了严重伤害,使他将怒火发泄到了雷米身上,击打雷米、藏匿尸体,这段写的非常精彩,自首与隐瞒在他心中反复的纠结,他隐瞒的逻辑里藏着母亲的面子,小镇人们的看法,还有对自己成为罪犯下场的恐惧,可见他在掩饰的行为本身,还是在以亲密关系建构自己的行为。

雷米死去寻找他的过程,对于安托万而言是恐惧的,就是死亡判决一样,每次看到雷米父母对他而言是一场屠杀,他每次都会由恐惧引发身体反应,反而引起了母亲的关心与关注,他为了逃离小镇转而求学上进,成为准医生赢得了小镇人的尊重。

罪恶感就好比死亡之于每个人,如海德格尔所言,当死亡到来,人们都会畏惧,死亡不可预测,人们越畏惧死亡就会越接近本真状态。安托万的命运就是罪恶感与逃离罪恶感之间的博弈。

②S与非反S:(安托万与庇护者)

安托万的母亲库尔坦夫人离婚后一直单身,她对安托万的爱是本真和无私的。安托万一直以为母亲在道德上无可指摘,区别于抛弃自己的父亲,然而在小说最后母亲和科尔瓦斯基先生发生了婚外情,而这段感情中竟然还有帮他隐瞒犯罪的成分,母亲的道德形象在安托万心中毁去。他恶心于两人的恋情,又不得不感谢他们的隐瞒。

在此处我们可以发现,母亲与科尔瓦斯先生所面临的道德压力,一点也不比安托万弱,甚至更强。安托万自恋型人格,使他并没有觉察到。这种自恋型人格的起源,指向了他童年所受到的阴影。

将劳拉放置于庇护者之中,原因在于劳拉是安托万在努力走出小镇过程中,与他建立亲密关系的他者,劳拉来自于中产阶级,是安托万脱离本阶级的印证与确认。当安托万受到艾米丽的胁迫,不得不回到小镇的时候,劳拉给予了充分理解,劳拉的种种表现与艾米丽极强的控制欲形成反差,这种强烈的对比,显示出有知阶层与一般阶层在作者心中的差异。

③S与非S(安托万与小镇群体)

对于安托万而言,在罪行之后,与其对立的是小镇上的所有人,小说的大部分内容就是安托万与他们相角力的部分。安托万一方面受到了罪恶感的鞭挞,一方面受到了小镇居民对他的监视。当然这种监视是安托万自身的罪恶感,让他为自己建立了一座“全景敞视监狱”。

提奥是小镇镇长的儿子,在青少年群体中与安托万存在着竞争的关系,罪案发生之后,提奥有意将侦查方向引向尤士坦森林,安托万乘机报复提奥,故意拖延调查的进行。警察和雷米父母,对于安托万进行了多次的盘问,他都以谎话糊弄过去,对于社会权威安托万习惯于欺骗。

艾米丽在小说中是一个特殊的人物,她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安托万的情绪爆发。艾米丽的怀孕事件,似乎是安托万父母婚姻生活的重演,安托万与艾米丽没有感情,从艾米丽的放荡的生活作风看,他们的婚姻不会长久,安托万的人生境遇不过是父亲生活的复制。对于艾米丽的人物塑造有个疑点,艾米丽为何会引诱安托万,是因为占有欲还是其它?放荡、美丽而无脑,成为了艾米丽的阶级标签,他成为安托万逃离本阶级的一种原罪。

④反S与非S:雷米与小镇群体

雷米失踪后,小镇上的所有人都被不安所笼罩,小镇在快速城镇化,与世界工厂相联系的结果,也造成了小镇居民的不安全感。小说的时代背景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各种时代变化的反应。

总结

通过分析,可以看出这部小说是跨越了十六年的心理分析和阶级分析小说,时间在小说中是一个绝妙的存在,引发了诸多变革。罪恶似乎也在时间的拨动中,变得稀疏了。

安托万最后没有逃离小镇,是因为他的罪恶,还是因为他的阶级?这部充满了精神分析和后现代韵味的小说会告诉我们答案吧。

8 有用
0 没用
三天一生 三天一生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三天一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天一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