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狡猾而智慧的翻译诗

打雷的小碧池
2020-10-10 看过

「鹿柴」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 复照青苔上

01

这本书如果不是古代文学的老师推荐我们去阅读,我想我真不会愿意去看,这是在我认真读完之后最大的一个感想。因为我不相信,作为一个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人,需要外人来告诉我们古诗怎样读?就像毒舌的作者自己在书中评价一个中国人的英译《鹿柴》:no man is seen/reach into 是古怪的用法,说这是完全洋泾浜似的翻译(p33),那么外国人在理解汉语古诗时又何尝不会存在这种情况呢。

就像译者在文末译后记提到的那句名言:“诗即是翻译中所失去的。”(p96)这句话直接斩钉截铁地从根本上狠狠地否决了翻译诗,被译者称为“狡猾而智慧的句子。”这个观点很有趣,往往这类句子就容易使人陷入无言以对的状态。所以作者自己也在全书的开头末尾反复书写了一个“狡猾而智慧的句子”:诗是值得译的,伟大的诗作永远禁得起种种变形,种种翻译。若不能,也就大约距离僵死不远了。

劈头一句,便从可译与不可译的争论中挺身而出。因此我只好相信,诗是值得译的,即使有危险,但终有美妙。

02

书名《观看王维的十九种方式》,美国作者艾略特·温伯格,首先从诗人王维介绍和鹿柴诗歌介绍开端,然后一字一字地来解读这首诗歌中的修辞同含义,这里同中国人传统读诗方式的迥异便相形见绌,究其原因,当然是因为本书的作者和大部分读者都是外国人。我们虽然也讲究炼字、炼词,但一般都是针对一些高度抽象或者形象的动词,对其作用的理解也离不开整体文本分析,与温伯格文中讲的,对“山”“人”“林”等字的强加注解是不同的。

艾略特·温伯格对于王维的这首小诗的多个译本进行点评,简净勾画出来的不仅是现代翻译艺术的演化,同时也是同时段诗学鉴赏的变化。他所呈现的例子取自英文,以及稍微扩展了一下的几首法文,和一首西班牙语版本。汉语诗歌的翻译难处,不仅在于字面直译,更有格律同多重意义(比如平仄、词性等);除此之外,在翻译的时候还会存在译者自己的个人解读这一额外变量。

书中举了一个例子:

Through the deep wood,the slanting sunlight

Casts motley patterns on the jade green mosses.

温伯格这里这样描述:翻译是精神修炼,靠的是译者自我的消解:奔向文本的一种绝对的谦逊。坏的翻译,从头到尾都是译者的声音——即是说,见不到原诗人,但闻译者的聒噪。(p21)

这温伯格处处评价都挺毒舌且犀利的。

03

温伯格对这十九首英译诗都有自己独到的点评,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够毒舌。比如他说别人的复数形式不是一般的丑(p17)、认为别人翻译得“呆板而抑郁”(p19)、认为有两个中国人翻译的过来从头到尾都是聒噪(p21),最让我感到恶毒就是书中第35页,他说“如果要想颠覆认知体系,那就试试大声读读这首诗。”令我笑得窒息hhh

读到这儿的时候我又在想,这些译者包括作者温伯格似乎都在同意一个观点,就是,《鹿柴》中的山是拟人化了的,山是孤独的,还有认为王维在这首诗里寄托了佛教无我的客观因子,我或许不是特别赞同,认为他们的“觉悟的垂直性隐喻”是过分解读了,这本是一首最契合当时景致的真实描景诗,本来是没有太多个人情感倾注于此的,更不要说通过拟人来表达了、为什么就偏偏要加一个灵悟和顿悟的理解?

在本书的最后,除了十九种观看方式之外,作者还另外收录了十首英译诗,也值得一读。同样结尾里的两篇后记,关乎墨西哥“愤怒教授”的;也是非常有趣,值得一读。

04

附上作者认为翻译得最好的一首诗同时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

Deep in the mountain wilderness

Deep in the mountain wilderness

Where nobody ever comes

Only once in a great while

Something like the sound of a far off voice ,

The low rays of the sun

Slip through the dark forest

And gleam again on the shadowy moss.

荒山深处

荒山深处

无人曾来过这里

唯有偶尔的

某种声音如远远的人语一般。

太阳的光芒低低的

滑入幽暗的森林,

再一次闪烁在阴翳的青苔上。

——王红公,1970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观看王维的十九种方式的更多书评

推荐观看王维的十九种方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