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次品》中关于乌托邦的讨论

长岛冰茶不是茶
2020-10-10 看过
我是芸芸众生中,一个普通的个体。
我从一个细胞里来,死亡是我旅程的终点。
然而,我并非造物主的悲剧。
因为在我的身体里,有光年之外,无数星辰粉碎后的尘埃。
我的灵魂中,凝结了洪荒至今,浩荡璀璨的文明与历史。
我一生何其有限,但我又是不朽的。

《残次品》第148章中,作者借陆必行与哈登博士的对话,问出了这个恐怖的猜想:“我们的未来,是会死于奥威尔,还是死于赫胥黎?”

在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极权政治的高压之下人,痛苦不堪,而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切物质生活得到满足,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与极高的工作强度成为了幸福,人们失去了个人情感,失去了创造能力,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于是作者构建了林静姝这样一个角色,说是反人类的鬼才也不为过。既然在时光纪元中,人类社会发展的命运摇摆于两种预言之间。林静姝选择嫁给政治,成为蚁后。她在策划夺取了伊甸园岌岌可危的政权,将宇宙的几方混战推向自己统一的高潮。按照赫胥黎的思路,引诱陷入战乱和痛苦的人们接受芯片改造,再将芯片人按照等级进行划分,利用技术重新构建社会层级。再借用奥威尔的做法,以“无从抵抗的高压”和“层级分明的专制”来管理这个新构建的帝国——一个每个人的一切物质欲望都能够被满足,毫无忧虑的,“真正”的Brave New World。而物质上的极度富裕之后,人是否就幸福了?当你不知自由是何物的时候,是幸福的。因为“战争即和平,奴役即自由,无知即力量(注1)。”思想的剥夺才是最可怕的。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缔造了他最著名的论断:“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动物农庄》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温和的动物寓言,《一九八四》里的老大哥是最可怕的,而《美丽新世界》里,人早已非人。反乌托邦的小说读起来总是后知后觉的头皮发麻,如果说《一九八四》已经过去,那么按照波兹曼的断论,我们现在奔赴的,是否就是《美丽新世界》式的惨剧。

在148章两人的对话最后,哈登博士提出的观点:“自由宣言,假大空又没有逻辑……之所以能树立在那里,因为顺应了人之天性。”即:人类进化,不应该摒弃天性的选择。自由和尊严是人类的天性,比如它带来了痛苦又甜蜜的爱情,避免了由本能满足代替感官世界的赫胥黎式悲剧。我想林静恒沉入淤泥深处捡到的那颗星星,不单是他的爱情,更是为自由和尊严而前仆后继的碳基人类的希望。林静恒不仅是广义上年少成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统帅将军,更是洪水倾覆之下第一个逆潮而上被淹没的人。(注2)而在陆必行身上,是真正罗曼罗兰式的英雄主义,他赋予第八星系这些“残次品”生命价值,为他们去创造幸福,在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注3)

书里反乌会的设定我觉得很有意思,字面上理解应该是反对乌托邦式社会,作者将其中为首的一些人的理念设定为退回原始地球人生活。比如在营养剂和人工营养素的世界里,崇尚回归自然植物餐饮。表面上看是一种朴素简洁的回归,而反乌会极端人士的行为,“提倡大家都去原始森林里睡树屋,自己打起仗来却靠大数据分析。”就好比在电子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逼迫你摒弃电脑手机网络等技术,仅用传统的书信进行学习和工作交流,这谁受的了?!技术的跃进和思想的回归,无论是往前发展还是后退反思,都不应是一刀切式的统一标准,需要容许社会差别与个体差异的存在。

作者在小说里融合了很多元素,不仅是对乌托邦的讨论,还有人与人工智能的相处,独立星系之间和而不同的态度,“女娲计划”对人类的机能改造,对星系的构建(类似于国家等级划分和建设)等。第一遍读下来比较潦草,就挑了我最感触的地方胡言乱语一番。

注1:出自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

注2:出自《残次品》165章,原文为:假如像古代神话里那样天降洪水,所有人都奔跑逃命,你愿意做那个逆着人潮而上,第一个被洪水淹没的人。

注3:出自罗曼罗兰《米开朗基罗传》,原文为:生命本无价值,除非你选择并赋予它价值。幸福也不存在,除非你去创造。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0 有用
0 没用
残次品 残次品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残次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残次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