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读书摘记

真与实
2020-10-10 看过

多元主义民主包含大量相对独立自治的组织。这些组织一方面能够限制权力的集中,防止专制或暴政的产生。“在大型政治体系中独立组织有助于防止统治,产生相互控制。国家政府中相互控制的主要替代品是等级制。仅用等级制来治理大如国家的体系,这意味着那些控制国家政府的人的统治。而独立组织则有助于限制等级制的统治。”[1]另一方面,它带来权力的分散,在众多相对独立的行动者中间分散权力。[2]因为每个组织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彼此竞争、冲突,又会讨价还价,势必造成政治资源、政治权力的分散,这也鼓励了妥协的民主态度,有利于保障民主制度的运行。但相对独立自治的社会组织也可能损害民主。他把“组织的自治与控制”看作多元主义民主理论的困境(实际上他认为所有当代的政治理论和意识形态都遭遇这一困境),认为相对独立的自治组织存在四大缺陷:

(1)固化不平等。在多元主义民主的国家中,组织的多元主义与不平等时并存的。组织本身是一种资源,它直接把好处赋予其领导人,间接地至少赋予某些成员,进而维持或者扩大各种各样的不平等。

(2)扭曲公民意识。组织多元主义与利益多元主义存在相关关系,创造了一个,必然也会创造另外一个,组织不仅是接收和发送其成员利益信号的中转站,也会增强这些信号并产生新信号,成员的利益也可能逐渐依附于组织,进而可能损害更广泛的需要来加强特殊的需要,损害长期需要以加强短期需要。

(3)歪曲公共议程。不平等的资源让组织固化了不正义,也使得它们在决定哪个方案被认真思考时能够施加不平等的影响力;且通过鼓励集团利己主义、培养对其他集团的不信任、弱化公意等,组织可能鼓励认真思考那些为数量较少的有组织的公民带来短期可见收益的方案,而非向更大数量的无组织公民承诺长期收益的方案。这导致了公共议程被歪曲。

(4)让渡最终控制。由于子系统总有自己的获得资源的方式而反抗控制,代表们受限于能用来使随意的系统服从其政策的手段,以及组织化多元主义的极度复杂性这三个因素,代表们不能对随意的子系统拥有足够的控制权从而使得它们处于空置之下,故而它们——以及公民总体——失去了公共事务议程的最终控制。

[1] 达尔:《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29

[2] 达尔:《民主及其批评者》,第343页。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的更多书评

推荐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