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之前,没有真相

张小摩
2008-01-25 看过

    由于一位美女的推荐,我找来一本《追风筝的人》。
其实,在她推荐之前,我就听某些人说,这小说如何如何精彩。拿到书,首先我得说,这本书的装帧太烂了,封面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风格,纸张极为粗糙,比盗版书的质量还差。当然,要是书写的牛,这倒是能忍受。
    结果是,我浪费了4个小时,不过证明了它是一本“标准的好书”。所谓标准,它综合了你能想象的那些因素,比如手足之间的戕害,比如名誉后面的肮脏,比如偷情后的私生子,比如战争对人性的摧残……你想吧,几乎你能想到的那些阅读因素,都全了。
所以,《追风筝的人》只是一本“标准的好书”。它不具备突破俗套的意义。我突然想到了黄金甲,什么乱伦、兄弟相残、皇位战争、毒药阴谋……在某种意义上,《黄金甲》与《追风筝的人》在情节上是一样俗套。但搞笑的是,总有人说《最风筝的人》好,同时破口大骂《黄金甲》,以昭示自己的品位。真是让我无话可说。
 

    我近来喜欢的一本书,是劳伦斯·布洛克的《八百万种死法》。这是一本悬疑小说。读了几段,我就被它文字的干净征服了。随便一段:
 
    司机一侧的雨刷坏了。他是白人,驾驶执照的照片上却是黑人。有个牌子写着:请勿抽烟,司机过敏。车内弥漫着大麻的味道。
 
    小说的主角马修,是个私人侦探,它在书中破解了妓女连环凶杀案。马修是个忧郁的人,它一边破案,一遍戒酒。下面这段话,是全书的经典语言:
 
    我叫马修,我是一个酒鬼。我认识的一个女人昨晚被杀了。
 
    正是这种语言风格,让全书蒙上了忧郁的风格。比如马修与那个迷人的妓女的做爱:
 
    我从她身上移开,感觉像是躺在布满黄沙和枯草丛的荒漠中心。一阵令人惊奇的悲哀袭来,喉咙深处隐隐作痛,我差点流下泪来。
 
    我读到这段话,总想起昆德拉的性爱描写。昆德拉描写性爱的时候,即使是个体经验,似乎总是要烛照人性,但布洛克不,他没有那么宏大,他要说的就是情境,就是这个混的很惨的小侦探,在做爱时候都不能获得多一秒钟的快感。没有读昆德拉的负重,我喜欢这个布洛克。
 

 
    那天,我跟MSN上的阿雯提到这本书,为了吹捧这本书有多好,我传给她一段文字:
 
    我已倦于微笑。我已疲于奔命。美好时光已成为过去。
 
    阿雯喜欢得要死。写得太好了!她惊叫。然后,她的MSN签名就变成了这个:我已倦于微笑。我已疲于奔命。美好时光已成为过去。我知道,整天忙于跟媒体打交道的她,整天忙于写通稿的她,回忆过去,也许这段文字不经意间,就道出了她痛恨的生活状态。
    但有一点,我一直没有告诉阿雯,我不知道我告诉她这一点,她会有些异样的想法。她用作MSN签名的这段话,在小说里,是一位妓女的临终遗言。
    阅读之前,没有真相。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八百万种死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八百万种死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