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学院1949届,谷歌百度如何挣钱

jiaon
2008-01-24 00:56:41 看过
用十年的时间给一代人划界限好像挺不受人待见的,但用来划事件,国家历史的界限就似乎好用许多。一旦这个国家的发展进入快车道,历史事件层出不穷,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仿佛已经长的可以容纳无限多的可能和无数的已经发生改变的事情和人了。而即使是身临期间的人,如果不是有足够的敏感观察和判断能力,能够把握时间脉络的,只怕是寥寥无几。一段历史走过来,剩下的更多的是缺乏对其道路清晰认识和把握的人,他们在参与其间的时候就是不清楚的了,说到反思,说道探讨其间的价值,几乎更是不可能。这样混乱的历史传承给根本没有这段经历的下一代,故事就越加讲不清了。
大多数美国人也忘记了美国的繁荣是何时以及如何开始的了,60年代的华尔街狂飙突进的故事之前呢?人们记得了39年那让人崩溃的大萧条,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实上,40年代之前,美国即使说不上穷,也并不怎么富裕。《光荣与梦想》的故事开始讲述的1939年,总统被一战的老兵们的退休金弄的浇头烂额,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而即使在结束孤立政策真正参加二战战斗的时候,一开始,人们甚至可以发现独立战争时期的老火枪。这样的故事甚至可以和我们在要进行抗美援朝的时候,动员那些已经安心搞建设的野战军们相提并论,那些军人们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没几年,发现再次上战场的时候,那些武器里面有的甚至长出了粮食,而军人们早就更习惯拿锄头而不是枪支啦。
直到战后的经济繁荣到来以前,“数以万计的家庭没有暖气,三分之二的年轻人没有念完高中,上大学甚至成了特权”。而战后的经济繁荣来自以下的三个方面: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快速的科技创新,日益精细的金融服务。
哈佛商学院1949届的学生们参与了这样一个巨大的浪潮之中。那些战前没有接受过完整系统教育的退伍军人们,承蒙退伍军人法案,1947年,走进了哈佛商学院。
他们毕业的时候,大概一共700多人,基本上传承了相同的价值观:努力工作,奉献,忠诚,耐心,谦逊。在以后的许多年里,除了个别的特例以外,他们基本上都是以这样的价值观生活的。
而这样的价值观在现金的商业社会里似乎早已经该成为历史的遗迹了。历史惊人的被遗忘,教训惊人的从不被人吸取,任何老套的陷阱或者是早已被证明为不是捷径的说法,在换上新鲜的面貌以后,重新获得了拥趸。老套的价值观总是不如那些新鲜有趣的说法更让人感到新奇。1949届的学生们,在获得了近似于奇迹般的如此齐整的集体成功以后,开始打不过那些新鲜毕业的MBA啦。或者说,他们不如后者出风头。
为了建立完善的企业,为客户增值,为员工提供精彩的职业,作到股东利益最大化,单凭财务杠杆和收益预测是不可能的。但历史的邪恶在于,即使是早已经发生了一千次一万次被人识破了的陷阱,还是有人第一万零一次迫不及待的跳进去。每个时代总会有人相信,这个时代的新变化,可能已经让原先不是机会甚至是陷阱的东西变成了别人都还没有发现的香饽饽啦。他们可能赌赢了,而这也无法证明不是运气。
我现在基本可以相信,我和1999年的比尔卢恩分享类似的商业价值观。那一年,他所领导的富有传奇色彩的红杉基金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原因是,红杉基金没有买入科技股,而1999年,科技股是最大的热门。卢恩依然相信,投资需要遵循“价值投资”的理念,他们需要寻找的是那些真正拥有价值但却被低估的股票,等到市场发现这些股票的价值的时候,再抛售获利。
2000年,那些获得了风险投资以后除了会大把烧钱以外任何盈利模式都没学会的创业者们迎来了真正的冬天。而价值投资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做有价值的投资,不为风潮所动。
到现今为止,也许并不是所有的.COM公司都并不是没有价值的垃圾股,但在我看来,支撑整个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依然显得那么不成熟。我可能依然固存有原先的老观念,就像不喜欢玩概念的李书福一样,贸易,金融,投资,他都不喜欢,他还是觉得,做实业最保险,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吉利汽车。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吧。你去找一本关于的GOOGLE的书《搜》,再找一本梁冬写百度的《相信中国》,对比以下,你会发现个有意思的现象。根据书里面的说法,你可以发现,其实谷歌和百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似的。它们进行搜索的框架性原理都是基于对于引用连接的重要性——因此都引出了相似的问题,如何避免网站借助于这一特点给自己的网站增加重要性以获利;更重要的是,它们怎么挣钱?
这个问题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很清楚的——我很清楚自己在这一点上模糊。可能和广告有关吧,可能和其他的方法有关吧。
事实上,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获利的很大一部分,绝大部分,都是:顾客们在进行搜索的时候,在随机生成的结果里面,在可能和消费有关系的领域里,究竟谁排在第一个,是由人们竞价得来的。搜索者一旦点击了这些连接,广告商就给搜索引擎钱,积少成多,钱就这么来了。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了一个问题,GOOGLE百度们,在给互联网的网站或者说内容订立价值判断标准的时候,是以这样一种算法来的,高质量的链接的多少作为判断其重要性的前提(GOOGLE是以一个反推的概念立足的,百度在以链接定高下的方面类似,是不是反推我还不清楚,梁冬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没说这个话题)。看书的时候我才头一次意识到,原来搜索的结果也是个有学问的东西呢,它并不是扁平的把内容罗列出来,就像盖房子一样,搜索引擎起到了两个作用,先是把所有的砖找到,再是把这些砖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好。而先放谁后放谁都是有讲究的,原来我都忽略这个方面了),而搜索们立足的技术一旦进入商业化的开发阶段,遇到的商业化问题就是,究竟谁来决定搜索的结果,是自动生成的技术,还是商业上的竞价。而GOOGLE和百度,无论是叫ADWORDS,还是叫竞价排名,似乎也并不理直气壮,布林一开始还是反对这个做法的,学习这种营业模式是实在没找到其他的方式的前提下进行的。而晚了一步1999年圣诞节才回到国内的李彦宏们一开始似乎就是把这个东西当成是盈利的主要手段了。而一个段子是,你去百度面试,你知道百度是怎么挣钱的,印象分就加上了。
而不管怎样,把话题岔开一点说的话,就是,这样的搜索引擎为使用它的人设置“搜索议程”的现象,都是需要考虑其深远后果的,一个小小的行为,在几亿使用者那里得到放大以后,肯定都会巨大的影响。如何走好这种钢丝,如何作到有力者承担更大的责任,都是需要考虑的。而现金基本上只有商业,技术因素介入“搜索议程”设置的现象肯定是不合理的需要改进的,究竟如何改进?
吼来吼去的互联网,除了这些,就是广告,内容收费,网上拍卖,电子商务买卖东西,除了这个我基本上没看到什么好的模式。当然,商业是简单的,就是供需二字而已。但目前的误区似乎是,太多钱被投入到那些寻找新的模式概念中去了,而这些概念本身不是目的,盈利才是,这基本上就是一场本末倒置的游戏。
互联网本身就是应该以一种媒介的角色定位出现的,媒介可以被利用来挣钱,但光抄概念是没用的。恢复简单的商业思维才是真正聪明的商人所为。

而即使是在互联网时代做生意,用的还是老东西。1949年的哈佛生们用了,几乎重塑了一个美国。

又及:有媒体把豆瓣当成是一个文化思想社区了,那么,它盈利么?如何盈利?(注意,豆瓣没有官方发布的和己无关的广告),我知道答案,一个朋友问我的时候,我还惊奇她竟然不知道。可能这个问题会引起你使用搜索引擎的兴趣,那么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在百度和GOOGLE们的搜索日志里,会增加这样的查询数据。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哈佛商学院1949届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佛商学院1949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