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玛的悲哀

见微知素
2008-01-23 看过
    虽然现实主义小说不是我常看的小说类型,但是还是把这本《包法利夫人》断断续续看完了。福楼拜不愧为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对人物心理的描写和故事场景的描写真是鲜活,我喜欢这样的作品,人物形象是饱满的,没有直接的人物评述和界定,但是活脱脱的人跃然纸上,让人回味。现在我仍在感叹,他怎么能如此深刻地刻画一个女人的心理活动?!真正的作家对我而言是个谜。
    我眼中的包法利夫人爱玛——
    一个狭隘的、虚荣的、极端自我的、沉迷在精神幻想和肉体欲望的的女人。
    关于她的狭隘,书中道“艾玛只看到两三类人,就一叶障目,以为他们代表全人类了。”她不懂得爱,不懂得看人。如果她真正懂得什么是爱,就会知道他的丈夫,那个在他看来愚笨无能的男人才是真正疼惜他的人,才是真正为她喜、为她悲、为她付出一切的人。而她的两任情人,满嘴甜言蜜语、实际道德败坏的乡绅和满肚风花雪月、实际自私怯懦的实习生,只是把她当作玩物或是慰籍品,她被他们抛弃是必定的结局。肤浅的爱玛看不到丈夫真心实意的关心和爱护,她在死前狂笑,大喊一句:“瞎子:”也许是最后幡然醒悟了,说自己是瞎子吧,没看到真正的爱情。
    关于她的虚荣,其实她骨子里只是个现实平庸的人,可是却要给自己套上高雅脱俗的面纱。在被第一个情人抛弃后,她把对情人的热情转移到宗教信仰上,“她行起善来,也显得过分。她给穷人缝补衣服;她给产妇送去木柴;……她想教贝尔特认字,女儿哭也不要紧,她不再发脾气。她打定主意,一切听天由命,宽大为怀。她说起话来,随便谈什么,都用带有理想色彩的字眼。”甚至在她四处借钱碰壁几乎走投无路时看到一个豪华装饰的餐厅竟然还在心里想:“这才是个餐厅,这才是我需要的餐厅。”
    关于她的极端自我,书中有言:“她爱大海,只是为了海上的汹涌波涛;她爱草地,只是因为青草点缀了断壁残垣。她要求事物投她所好;凡是不能立刻满足她心灵需要的,她都认为没有用处;她多愁善感,而不倾心艺术,她寻求的是主观的情,而不是客观的景。”她的眼中只有自己,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虚无缥缈的梦想和幻觉。她最爱的是他自己,对丈夫、对孩子、对她身边的人和物,其实她都是漠不关心的,哪怕她表现出来的热情,都只是满足她内心对自我完美形象的设定(高雅,浪漫,宗教,才艺等)以及满足她那透过书、音乐等所谓艺术中所想象的幸福、热情、陶醉等感觉的欲求。
    看着爱玛从一个天真烂漫、略带羞涩的小女孩一步一步在肉体上、在精神上沦为一个放荡的情妇,最后被情人抛弃、被高利贷逼债而走向自杀,我不禁在想——
   爱玛的悲剧性格只是她个人的特性还是女性普遍的软肋?
   她总是难以甘心现实的平庸生活,她有一颗动荡的灵魂,福楼拜这段描写很传神:“在她的灵魂深处,她一直等待着发生什么事。就像沉了船的水手,遥望着天边的朦胧雾色,希望看到一张白帆,她睁大了绝望的眼睛,在她生活的寂寞中到处搜寻。她不知道她期待的是什么机会,也不知道什么风会把机会吹来,把她带去什么海岸,更不知道来的是小艇还是三层甲板的大船,船上装载得满到舷窗的,究竟是苦恼还是幸福。但是每天早晨,她一睡醒,就希望机会当天会来,于显她竖起耳朵来听;听不到机会来临,又觉得非常惊讶,就一骨碌跳下床去寻找,一直找到太阳下山。晚上比早上更愁,又希望自己已经身在明天。”正是这种说不清的欲求,使得爱玛匆匆和夏尔结了婚,以为“她到底得到了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爱情,而在这以前,爱情仿佛是一只玫瑰色的大鸟,只在充满诗意的万里长空的灿烂光辉中飞翔;可是现在,她也不能想象,这样平静的生活,就是她从前朝思暮想的幸福。”这种对平庸生活的厌倦和对自己也说不清的幸福生活的期盼即使放在现在的社会,不仍然是很多女性的心理特写吗?
    爱玛在抱怨丈夫的平庸时说道:一个男人难道不该和他恰恰相反,难道不该无所不知,多才多艺,领着你去品尝热情的力量,生活的三味,人世的奥秘吗?可是这位老兄什么也不知道,更不能教你知道,甚至自己根本不想知道。他以为她快乐,不知道她怨恨的,正是这种雷打不动的稳定,心平气和的迟钝,她甚至于怪自己不该给他带来幸福。仔细想想,这是不是符合很多女性对另一半的期望?
    于是我想,女人内心深处一定存有某种按耐不住的追求幸福的欲望(这种幸福感觉是女人自我定义上),却在社会地位、经济、道德、身心、思想、自我认知等等上受到限制和束缚,无法独立得到自己所要的幸福,于是期待或依附一个男人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就像爱玛所说:“一个男人至少是自由的,可以尝遍喜怒哀乐,走遍东南西北,跨越面前的障碍,抓住遥远的幸福。可对一个女人却是困难重重。她既没有活动能力,又得听人摆布,她的肉体软弱,只能依靠法律保护。她的愿望就像用绳子系在帽子上的面纱,微风一起,它就蠢蠢欲动,总是受到七情六欲的引诱,却又总受到清规戒律的限制。” 这或许就是爱玛的悲哀,也是千百年来女性的悲哀。只是想用结婚来逃避现实,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是自私和幼稚的,只是放任地满足自己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欲望更是低俗的,这就是爱玛的悲剧。
    继而我想,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抛开一些虚无飘渺的幻觉和欲望,去找到自己真正的爱情,而真正的爱情首先应该建立在个性平等和思想独立基础上的,应该是忘我的相互付出和扶助,应该是精神和灵魂的彼此融合,应该是由两个人的小爱升华为对家庭对社会的中爱、对宇宙对生命的大爱。也只有真正的爱情,才能让两个人一起到达幸福的彼岸。
9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包法利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包法利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