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好书评版本之一

绿茶
2008-01-23 看过
    就在不久前,一位友人清理旧刊,让我随意翻走一些,我在其众多的报刊中搜走了若干时尚杂志和一本2003年11月的《读书》,当时有很多《读书》杂志旧刊,俺惟独拿这一期,是因为俺对2003年11月这一数字敏感,因为俺所服务的报刚好就是那年那月创刊,故这个数字深入我心。
    在这一期《读书》上,不乏像周国平、冯象、温儒敏、梁小民等名家的大作,但我惟独对一位陌生的作者和他的文章印象最深,这位作者叫吕大年,他写的文章叫《替人读书》。一开始,我的确是被这篇文章标题吸引,“替人读书”,这个题目看起来很是自作多情。读书是很私人、很自我的事,范得着你替我读吗?
    但读完文章后,由衷地佩服这位吕先生的学识和妙笔。这实际上是一篇“书评”,是关于黄梅的《推敲“自我”:小说在十八世纪的英国》的书评。然而,和我以前看到过的“书评”不同,这篇书评像是一个多窗口的“MSN沙龙”,阅读它,不仅像是书评人和书作者的会话,似乎18世纪的那些文学家也参与到会话中来,一场气氛融洽的“沙龙”正在进行。这样的文字处理和呈现形式的确很不一般,作为一名书评编辑,读到这样的书评,很是舒服,甚而有约其为自己的书评人之想。
    几天后,一本同题的《替人读书》一书就到了我手里,正是这位吕大年先生的著作。页尾作者简介写明,现供职于社科院外文所。出于好奇,去百度google了一下,多为此一书出版信息,有一所获就是,知其为吕叔湘的外孙,吕叔湘先生著名的“未晚斋”正被大年先生“窃据”着,好生羡慕。
    《替人读书》一篇前面已提及,另有七篇,篇篇精彩。吕先生果不负其家学,其英国文学涵养在这几篇读书札记中可见一斑。书中提及的英国文学著作,如《帕梅拉》、《约瑟夫传》等均为我所不曾读过的作品,对我来讲,很有“替我读书”的意思。
    的确,吕先生的解读让我很是愿意相信其眼光,愿意去买有英国最早的小说之一的《帕梅拉》一读(这本书有译林出版社的中文版),看看理查逊笔下的这位仆人帕梅拉是怎样的一位可人。
    在吕先生的“理查逊和帕梅拉的隐私”一文中,我被这本迷人《帕梅拉》深深吸引,被这位高风亮洁的仆人帕梅拉所吸引,她的自尊和自爱以及她写给父母,但被男主人截下的那一封封信,以及男主人看了信后发生的敬佩和情感的转变,都让人好奇。
    不仅是我,在十八世纪的英国,《帕梅拉》倾倒了很多人,毫无疑问是当时的“畅销书”,甚至延伸出了很多“跟风书”或与之相关的书,如《约瑟夫传》、《反帕梅拉,揭露假无邪》、《赠女仆》等。
    吕先生在下一篇“约瑟夫和范妮的菲尔丁”写的就是“跟风书”《约瑟夫传》,但这本“跟风书”无疑是跟到了点上,著名的“人人丛书”、“企鹅丛书”等一次次的再版,一直有人看。《约瑟夫传》的作者叫菲尔丁,他在《帕梅拉》大热的时候很是不爽,曾写过一篇小品《色梅拉》来嘲讽《帕梅拉》,后来干脆以帕梅拉的哥哥约瑟夫为主角写了一本《约瑟夫传》。菲尔丁无疑是拿《帕梅拉》的故事开玩笑,但这个玩笑却把菲尔丁送上“畅销书作家”的宝座,虽然他身前一直贫穷,但《约瑟夫传》成就了菲尔丁的名望。
    这两篇关于十八世纪英国作家和作品间的恩怨,以及那个年代的出版和文坛逸事的文章是这本书里的重头佳作,也最突显大年先生的功力,在这两个篇章中,他对英国文学的拿捏和笔法的掌握的确到位,长长的篇章,涉及陌生时代和陌生作品,却让人读起来没有任何陌生感,甚至很是有亲近感,故事性和知识性具佳,真是久违的篇章。此外,“第二只布谷”和“乔治时代的童年”两篇也非常之好。
    这是我2008年读的第一本书,以畅快开头,期待这一年的好书读旅。
21 有用
1 没用
替人读书 替人读书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替人读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替人读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