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处之人随处读书

1974年的逃亡
2008-01-22 看过

很少随处读书。并非因为对读书这种事持过分严肃的态度,一定要净手、焚香、红袖才能读书,而是不太容易找到一本随处读着都舒适的书。所谓随处,是指在床上、沙发、餐厅、地铁、公司,随时随地都可取出阅读的书,这样的书一般需要具备的条件是

1、文章精短、随时可以中断阅读
2、平淡、轻松,较少思考
3、小巧,开本易于纳入随身携带的包中
4、隐蔽,在上司或好事者关注之前,可以立即收起
5、作者讨喜,是个随处之人,最好就是为随处阅读者而写

当然亦有例外,比如雷蒙.钱德勒的小说集(下),就是在公司的办公桌上摊开,一页页读罢,这样的机会毕竟太少。

《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适合随处阅读,因为上面罗列的5个条件全都具备。尤其,村上君是个随处——随和相处的人。

非专栏小说家写杂志专栏,往往是从日常生活中取材。他原本有自己的写作计划,不会在专栏中动用小说的“联邦储备”。因而,文章充满拉拉杂杂的鸡零狗碎,我想,村上君写专栏,也是在餐桌、的士、酒吧、沙发上,随手涂写生活中的琐琐碎碎,这是村上君在“世界尽头与冷酷森林”外的另一面,住家男人的一面。

他说,在他最穷的时候,冰箱洗衣机收音机电视也买不起的时候,老婆外出工作,村上君便承担了买菜、做饭、洗衣、清洁的所有家务,一个人呆在家里作家务,一个人把鱼洗净挂在铁丝网上等老婆回家,一个人在屋檐下与爱猫嬉戏,村上君的日常生活,如此随处的琐碎与温柔。

村上君问一个外国诚实的外国朋友,如何看待日本的电视节目?(其实村上君也是不看电视的),年轻的外国朋友说“这个么,当作笑话看蛮有意思吧”,村上君把这种态度推广为面对浮世的一种态度——未必都有意思,但皆可当作笑话。

村上君这种冷眼旁观,嘴角又有微微笑意的态度,适合写零碎、简短的随笔,给随处阅读的人看。

随处阅读会让书本有种随处而难忘的记忆。比如《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读此书的场景历历在目

1、临睡前,随便读几页。然后将书搁在地板上,昏昏入睡。

2、和两名小朋友一起去参加公司尾牙,因为打不到车,又在下雨,就上了公交车。豆子和小红坐在我身后,豆子听音乐,小红温习第二天要考试的功课。

3、午餐后,在公司电脑旁展开书本,放着张信哲的歌《最你的男人》,旋律似从日本歌曲改编。

随处的书往往能带给读者信心,因为这样平淡的文字似乎人人都能写。但为何自己却不一直没有写?除了缺少稿酬刺激,大概写作的人,还需是村上君这样随处细腻的人。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