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少了些诗歌的音乐感

老应
2008-01-22 看过
黄灿然翻译的是:

             我喜欢你默默无言
        
    我喜欢你默默无言,仿佛你不在,
    你从远方听着我,而我的声音接触不到你。
    仿佛你的眼睛已经飞走,
    仿佛有一个吻封住你的嘴巴。
    
    就像所有的事物充满我的灵魂
    你从事物之中浮现,充满我的灵魂。
    你就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就像忧伤这个词。
    
    我喜欢你默默无言,仿佛你在远方。
    仿佛你在悲叹,你蝴蝶的低语如鸽子的轻唤。
    你从远方听着我,而我的声音接触不到你:
    让我也默默无言于你的寂静无声。
    
    并让我拿你的明亮如一盏灯,
    简单如一个环的寂静无声和你交谈。
    你就像夜晚,默默无言且布满星星。
    你的寂静无声是星星的寂静无声,一样地遥远和真实。
    
    我喜欢你默默无言,仿佛你不在。
    遥远而充满悲哀仿佛你已经死去。
    那么一句话,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而我感到幸福,幸福于它的不真实。

李宗荣翻译的是: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再看从网络上搜集的一个王央乐翻译版本:

    
    我喜欢你沉静

 
    我喜欢你沉静,就好象你已经离去,

  你从远方听我,我的声音触不到你。

  好象你的眼睛已经飞逸

  好象亲吻封闭了你的嘴皮。


  象一切充满了我的心灵

  你从中浮现,充满我的心灵。

  梦中的蝴蝶,你就象我的心灵,

  宛似忧郁轻轻。


  我喜欢你沉静,好象你在远处。

  好象你在哀叹,蝴蝶也象鸽子咕咕。

  你出远方听我,我的声音达不到你:

  让我安静在你的沉默里。


  让我与你的沉默交谈,

  沉默明亮如灯,简朴如环。

  拥有安静与星宿,你象夜晚。

  你的沉默是星,迢遥却直坦。


  我喜欢你沉静:就好象你已经离去,

  遥远又充满忧愁,好象你已经逝去。

  只要一个字,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我是快活,又不是真的快活。



    相比之下,黄、李二人的翻译音乐的节奏感差了些,我英文不行,无法体会到英文版的好处,然而翻译诗歌也是一个再次创作的过程,如是这样,我更看重诗歌本身的表现力,直译对以充满音乐感的诗歌而言,总觉得差了些。
    只要读读三首诗歌的第一段,明显的感受到黄、李二人的翻译更近于散文,王更着重诗歌意境与音乐性相结合。
    推荐王的译本。

58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1条

查看全部51条回复·打开App

聂鲁达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聂鲁达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