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的历史书

不惑之境
2008-01-19 看过
大学里看到这套书,影响了自己对史学的看法。自认为是世界史中最好的之一。不是一般的通史,颇有深度,谈到了制度和思想的内容。其中对苏联集权体制的分析现在看来仍然很过瘾。
摘录一段:“在理论上,无产阶级专政是暂时的;它不颂扬英明领袖个人。它采用听起来很民主的宪法,至少在口头上高唱人权法案的概念。它的宪法正式谴责种族主义,没有故意地和有意识地提倡战争和暴力的伦理学。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苏维埃的极权主义变得比较难以和其他极权主义区分开来。苏维埃的专政和一党的国家,似乎和任何政治制度一样永久;宪法和人权法案的空洞无物变得更加明显;围绕着斯大林这个人搞起了个人崇拜;强调的重点变得比较富有民族主义色彩,较少地着重在全世界的工人身上,而较多地重视苏维埃祖国的荣誉。”
“这种理论认为,社会是一种活的有机体,个人在这种有机体里只是一个细胞。在这个理论里,个人没有独立的存在;他从诞生和抚育他的社会、人民、民族或文化那里得到生命本身和他的一切思想。在马克思主义里,个人绝对服从他的阶级。”
“在这样的理论之下,谈论个人的‘道理’和‘自由’,或者允许个人有自己的见解,或统计个人的见解来获得仅仅是数目上的多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有效的意见是作为一个整体的集体的意见,是作为铁板一块的人民、民族或阶级的意见。甚至科学也是特定社会的产物:有‘纳粹的科学’、‘资产阶级的科学’、苏维埃的科学等。”
“各极权主义政权的公开承认的哲学基本上是主观的。一个见解是否被认为是真实的,要取决于这是谁的见解。有关真理或美好或正义的见解,不一定要符合任何外部的或客观的现实。它们只要符合持有这样的见解的人民、民族或阶级的内在天性、利益或观点就行了。有关‘情理’、‘自然法则’、‘天赋人权’以及一切人类基本相同等这样一些比较孤立的概念,或有关一切人类沿着前进路程走共同道路的这一较为古老的概念,全部消失不见了。”
“他们开始积极地塑造人民的见解。宣传工作成了政府的主要部门。宣传本身不是什么新东西。但是,从前,以及在民主国家中,宣传是零敲碎打的事情,劝说公众接受这个或那个政党,或购买这个或那个牌子的咖啡。现在,宣传和其他一切事物一样,成了‘全面的’。宣传是由国家垄断,国家要求人们对真个人生观和对这个协调起来的整体的每个细节保有信心。从前,对书籍和报纸的控制主要是消极的,例如,在拿破仑或梅特涅的年底,新闻检查官禁止发表某些观点。现在,对新闻的控制是积极得令人吃惊。政府制造思想,操纵舆论,改写历史。扬声器在大街上大声吼叫,领袖的巨幅照片高悬在公共场所里。宣传的专家们有的时候是狂热者,但他们更多地是像戈培尔博士那样的玩世不恭者,他们太聪明,以致不会受到他们用来欺骗国民的那些胡言乱语的欺骗。”
“真理这个概念化为乌有了。除了政治的权益之计——掌权者的意愿和自身的利益以外,人类言论的准则不复存在了。除了政府要人们知道的事情以外,没有人能够打听到任何事情。没有人能够逃避无所不在的官方学说。外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栽培的思想,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他的内心深处。当最离奇的言论被年复一年、没完没了地重复的时候,人民就逐渐接受和甚至相信这些言论。各极权国家的人民接触不到独立的信息来源,又没有方法检验任何官方的断言,因而越来越在事实上,而不仅仅在社会学的理论上,变得没有推理的能力。”
“极权主义的真正的伦理学就是暴力和新的不信教主义。极权主义是从尼采和其他的战前的理论家那里借来的,这些稳妥的和文明的人士宣称,人们应当冒险闯荡,避免思考过多的优柔寡断的弱点,以旺盛的精力投身到行动的生活中去。这些新的政权全都开展青年运动。他们乞灵于一种青少年的理想主义,在这种理想主义里青年人相信,通过参加某种小组,穿上某种制服,以及到外面经受风雨,他们就对国家的巨大的精神复兴做出了贡献。”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近现代世界史(上中下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