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路上

叶华裳
2008-01-19 看过
虽然早已过去很多年,我仍记得那天傍晚,看完《悟空传》后我走下楼去,竟然有细雨纷纷扬扬地飘落,落在皮肤上是微凉。街上的喧闹仿佛被雨水冲淡,一切都似乎隔得很远。我一个人缓缓地走着,感受心中不可名状的悲哀。

    姐姐说,以我的年纪我的阅历还不适合读它,里面的深味我还不能体会。然而我仍是固执地把它看完了,我读懂了,我是明白的。上高中以后我曾与一位同学分享那种心情,我总是描述不好,而他只说了一句:“看完之后我只觉得仿佛已过了一千年。”是的,正是那样,千年的重量压得心脏无力跳动。

    天蓬无奈的狂笑,金蝉子淡漠的表情依然清晰地印在心中,即使情节渐渐被淡忘。

    我是喜欢天蓬的,当初把它当作彼岸世界真实的存在来喜欢。于是那段时光里,蜕变之时的沉痛里,有我用幻觉融成的思念。天蓬,我只叫他天蓬,不论他是天庭中高高在上的神明还是取经路上小丑似的角色。我忆起那一次前桌的两个男生斗起嘴来,L对C说:“你就是那个天蓬元帅!”我一时冲动竟脱口而出:“不要诬蔑天蓬!”L大笑起来,C瞪着我,我只好一遍遍地解释我说的是另一个人,天蓬不是八戒。他们怎能明白仅仅是一个虚幻的角色对我却那么重要!

    西行,真的只是西行而已吗?天蓬仰天望向夜空,笑着笑着便泪流满面,他知道这不过是一场骗局--神明玩弄的把戏。林中有人影晃动,他轻声唤着:“师父。”也只有金蝉子才懂得他的寂落,只能被神的指令束缚,他们必须西行。信仰已崩溃,正如而今的我们被无形的力量牵制,曾经的梦想碾作尘土。

    纵使神要消去他们的记忆,天蓬和金蝉子仍记得一切。五百年前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子独自在深宫之中,天蓬看着那女子播撒的漫天星辰,心想幸好阿月不曾见过猪八戒。而那只猴子呢,一心只想着西行,想着要神明满意。“我要那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那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那众生都明白我意,我要那诸神都烟消云散……”当年狂妄地喊出这忤逆之言地齐天大圣早已死掉,如今重生的只是西行路上的孙悟空。

    神仙们定会掩口偷笑,他们就是要让不安于被支配的一切生灵全都毁灭。他们是神,亦似魔。五百年前,顽劣的猴王将蟠桃洗劫一空,守园的仙女阿瑶被王母贬下凡间。阿月跪在殿前求情,王母视若无睹,天蓬只是走过去将阿月扶起,便触怒了众神沦为而今的模样。在那样的世界,只有无望。那么我该是幸运的,即便这里有那么多不可逾越的界限。

    漫山遍野都是妖的尸骨,他们的反抗终是徒劳,孙悟空不记得花果山的一切。他竟扬起金箍棒打向已化作白骨精的阿瑶,花果山的妖魔们用生命换来的不过是悟空对神明的忠诚。

    也许是我太苛刻了。假若换作是我,大概也只能那般,神明的威严不可藐视,石猴也只是石猴,背负众望又能如何?那只寂寞的猴子……我们有着相似的寂寞,相似的无能,然而他毕竟有大闹天宫的曾经,而我连曾经的光华也没有。

    神的界限就在无垠旷野之间,就像不能超越的现实在生活之中。金蝉子拄着禅杖走向那旷野,你以为是自由吗?其实神早已将所有困住。除了西行别无他路。于是他无奈地微笑,与其被神支配,不如毁灭。金蝉子选择了意灭,即使佛祖也终不能让他臣服,他的心在神域之外。

    而天蓬竟选择了形灭,那样让我感叹的毁灭。那时天庭燃起了大火,火一直蔓延直至扑向落雪掩盖的广寒宫。天蓬救出了阿月,便要离开,可是阿月走向他,她认出了他。“我是猪八戒,不是天蓬。”他转身奔向广寒宫深处火焰遮天的地方,而他钟情的女子选择追随他。

    有一滴泪在眼中孕育,然而终究未落下来。

    生活的悲哀幸好还不至于如那西行路上一般悲切。然而我们可以突破的界限就真得可以突破吗?愿我不作石猴,甘于被神捉弄。
223 有用
23 没用
悟空传 悟空传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9条

查看全部109条回复·打开App

悟空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悟空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