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勇敢的“不算成功的尝试”

小戴
2008-01-18 看过
《中国纪事》是许知远的最新随笔集,是关于他对于当代中国大事小情的一些个人观察、想法的汇总。这是我看完这本书后,对它所作出的我个人认为最贴切的描述。
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尽力让自己保持着一种客观的态度来审视这部作品。但往往文章读了开头,便会不由自主地被那些貌似平常的文字带入了作者逻辑的轨道。努力让自己从文章的阅读中脱离,读了些许时候,便又会进入作者的思路之中。许知远在这本随笔集中的文字,犹如一部纪录片一样,捕捉着当代中国的景象,也追寻着往昔与当时的关联,叩问着过去与未来的因果。他希望通过这文字,躲开曾经的那种虚空,而去重拾对“更真实、生动的生活”的感受。但往往这种感受,需要脱离周遭的虚浮与造作,把自己放下来,才能够得到。以一种纯粹的、无杂念的心态,“运用自己的双眼、双脚、头脑,来观察、触摸、思考中国社会”。
当然,即便是一部纪录片,也是有一种诉求的。也就是,在讲述一个客观事件的同时,讲述的过程也并非是完全客观的。所以许知远在书中说“这本不到300页的小书正是这种尝试的初步结果”。
正如这本书是作者的一个试验一样,我在书中看到了作者正在尝试用显微镜来观察生活的周遭,无论是人物、事件、城市还是社会、中国、价值观。就好像一部照相机,不再去拍一个啤酒节那样的千人喝啤酒的壮观全景,而突出了在这千人之中一个喝着啤酒的老哥的神态特写一样。许知远所做的尝试,就是一次从全景到特写的转换。
许知远的这本文字,用字平实和朴素,行文流畅而严谨。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来,他不愿意放弃观察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尤其作者表达的逻辑性,把这一点一滴串联起来,使文章一气呵成。但在文章的阅读中,我也可以发现作者在呈现生活原态的同时,也在尽力阻挡着自身价值观对这种原态去过多的判断。
我以为,作者在这本书中尽力阐述一个事实,而非得出一个结论。作者所做的探寻,也是基于一种无修饰的呈现,并不希望有过多主观的打扰。但就算是最简单的文字,多少也会留有主观的痕迹。作者也在书中讲到,“我知道这种努力不算成功,它经常会滑向自我沉溺,为了感受的独特性,而夸张个人感受。我的价值判断也会急不可耐地从幕后跳出来,打断原本可以镇静的叙事。它最终没变成我写作的新探索,它们仍然是单调的、令我厌烦的2000字的随笔。”这也就是作者对自己这本书的评价,“不算成功的尝试”。但我却认为,这种尝试之于作者不算成功,但对读者却是新的体验。因为作者在记录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和中国的时候,始终坚持着的,是一种对世界的态度。正如作者的一篇文章中所说,“……可能我们什么都难以真正的把握。但是有一样却是我们可以牢牢抓住的,那就是我们对世界的态度。”这一点,许知远确实做到了。
我不能说这本书的文字是我所读过的最优秀的文字,但它给人的印象之深,却是我能肯定的。读了这本书,我感觉,许知远是一个拥有着愤青的视觉、歌手的听觉、律师的逻辑、思想者的心思的人物。我总感觉,他不是一个容易兴奋的人,但也绝不是一个特别冷静的人。他的文字,也许读到前一半,会让人血脉喷张,读到后一半,往往又会使人冷静思索。但总的来说,他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他的文字是活的,是能让人愿意去经历的。
也许因为这本书是一个随笔集,所以许知远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自身对这个社会的思索过程。所以,这本书只是阐述了事实和作者自身的一些看法,书中的内容,对于主流价值观,有时候是批驳的、是反对的。有些观点,例如对于一些中国政策的质疑,我是反对的。对于读者,如果不能够让带着自己的判断来读这本书,则容易在作者的世界中迷失。但总体来说,如果把这本书作为作者的一个试验品来客观看待,这本书的可读性还是非常高的。
《中国纪事》看似为许知远的转型作品,但其实这可以看作2年前他身陷迷茫后的自我独白。从这本书开始,他不再讲述“二手、三手甚至四手的经验”,他开始发出自己的“原声”。这对任何一个深陷传媒沼泽而不可自拔的人来说,能看到这样一个文字,都将是一个快事、一个乐事、一个幸事。
3 有用
2 没用
中国纪事 中国纪事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