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还不知道……

费沁源
2008-01-17 看过
写在前面:
 
嗯。看《年华》很长时间了。现在才想提笔写字。这篇字,并不只是写给宁遥。更多的,是想写给自己。十七岁的宁遥有着说不清的烦恼,宁遥妈妈的理解是,交个朋友还搞出那么事情来。
 
可是一旦深入的了解,就会明白,那些细腻与敏感的心思,女生间的勾心斗角,多多少少都代入了我们的影子。《年华》之所以看的那么慢,是因为看的我极不舒服。好像自己心里隐晦的部分被别人挖出来了。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宁遥。
 
可是我错了。我不似宁遥。我不会流着泪的握住陈谧的手,近乎恳求地成全。我不会遇到萧逸褀那样的男生,等着他开口说相信我。我不会。有一天,当宁遥成熟了,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这样地翻看自己的青春,想着那个陌生的自己。
 
只是。宁遥永远只有十七岁。落落停笔,故事结束。但一切似乎并未静止。刘若英说过的,故事抄袭生命,也被生命抄袭。我们不停的重复与挣扎。像晃在一个小圈子里,做一样的蠢事。可笑至极。年华本就无效,一旦寄给流年,就再也收不回。何其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因为我无法找到,比流年更虔诚的守望者。
 
这次我用数字割开浓密的段落。是不是只有这样,一切才能看的更透彻。
 
---------

亲爱的,我还不知道。

 

1.

 

你是王子杨,王子杨。

 

穿着华美繁复套装,粉红色的指甲在阳光里发出光芒的王子杨。

笑声像凉风吹过风铃一样清澈的王子杨。

声音像草莓蛋糕顶端最甜那一块奶油的王子杨。

现在正穿着新款的,左侧有着一团毛毛装饰的时尚短靴,踏着十二月的雪花,小心拽着精致分层棉裙的一边,摇摇摆摆走在小巷里的王子杨。

 

像一只可爱的小鹿一样,在放学后的喧闹人群里,第一时间地跑到我面前,拍我的肩膀,甜甜地叫我的名字,宁遥,宁遥,一起走,好不好?

 

在我受伤的时候,矿掉正课也要来家照顾我,然后装做满不在乎的对我讲,不是为了你哦!我是实在讨厌数学课。

 

我们是朋友。别人都这么说。彼此也似乎在默认。

我们是敌人。没有人这么说。彼此却总容易达成共识。

 

 

2.

 

可是瞒了你太多。我在背后用你的名字,造憎恶的句子。

我喜欢的男生挽着你的手,踏遍所有幸福的角落,我只是你们的背景。

但我依然还是那么地喜欢你。我依然想和你肩并肩地一起游走在一条路线上,闻沿路散开的枙子香,看你的嘴角弯起一小道彩虹的弧度。

 

可是,亲爱的。你还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小小的溪流中为何也会泛起宽宽的涟漪。

 

即使每一秒的时间都加快了脚步催促我遗忘。

即使每一颗花种都浮在回旋的风中,试图让已长成的花朵,还回最初的模样。

即使体育场后的黑板还干净地呈现着纯粹却深郁的黑色,没有染上半句诅咒……

 

即使所有的一切都被重新安排,重新改写,也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王子杨,我讨厌你。

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孩子气,就请你重新检阅一遍你的青春。

那是哪个低沉的声音唱过的歌词:我也曾像这样过,青春大概相似。

 

那些不应当的事,不知经历了什么样的生长,奇怪的进化成了常识。

如同宁遥注定要成为王子杨的附属,被认作“王子杨的好友”。

被认作应该代王子杨拒绝奇怪的情书。

被认作王子杨的忙宁遥一定会帮。

久而久之,这一切都成了没有条纹的规定。

无论怎样,宁遥都要去做那个执行者。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吧。

 

我也不想这样。

你也不想的,是不是?

 

 

 

3.

 

在学校废弃黑板上写上对你不满的,是我。暗地里刮花你的车,害你哭的,是我。背地里暗暗讲你烦的,是我。都是我。但是,这一切,我都不要你知道。我不要破坏掉那一层表面的和平。候鸟飞的再久,也会在疲倦的时候回去原点。我还是想和你做好朋友的,王子杨。

 

你是我的好朋友,王子杨。除了我谁也不可以骂你。

也是陈谧喜欢的人,王子杨。除了我谁还能成全你。

 

潮汐短暂的停留是否会改变海风的方向。

片刻间摇摆的光景,能不能埋下了另一颗花种。

 

 

 

 

4.

 

十字路口间,我止不住的眼泪冲昏了所有的初衷。为什么,王子杨。又是王子杨,明明说好了要讨厌你的。现在又忍不住妥协给你的眼泪。为什么,又是你。让我办出一件又一件的蠢事。让我再次忘了衡量利益的百分比。让我又一次赔了个亏空。

 

眼泪催生了我们命运轨道的划痕。深秋最后的那片叶子坠入土壤,终结了桔色的时代。一个无关紧要的举动,却多多少少的改变了节气的标识。那么,一次开口艰辛的请求,是不是也可能扭转我们之间的战局。

 

这一次。我输给你。这一次,我把原本就不属于我的,彻底的还你。你用不着知情,你一直都是那个张开双手等待幸福的人,你永远都是圣诞老人好小孩名单上第一行就出现的名字。你永远都做我的好朋友,王子杨。这样好不好。

 

就让我的眼泪狠狠地划过那些沉迷过的时光。重重地砸碎我所有的梦想。我用洒落一地的碎片刺裂了青春的美好。从此以后,请你们快乐地进行一段完整地旅程,而我在一旁远远地,远远……

 

身影在目光中越显模糊的男生,看不清你的样子。或许我们的生活轨道从没有过任何交际,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你无心地将所有的美好与光芒舒展开。我不小心地沉迷了你的每一个姿态。

 

我从不奢求你什么。一直以来,我只能懦懦开口,对你说,我叫宁遥,你能记得么?

 

可是这一次。为了王子杨。我摊开手,求你。

 

王子杨,我最好的朋友……

请你……

你们……

 

……

 

 

5.

 

我喜欢的那个男生。

 

假如你。

 

假如那天你有握住我的双手,是不是可以察觉到我掌心的泪,它们都在随着血液颤抖;假如那天你有走近了我的身边听,是不是可以听到每个音节都在哭泣,它们终于还是和着风的拍子唱了违心的歌;如果那天你有问起缘故,是不是可以明了,所有的理由都太显牵强,唯一能支持行动的,只是一个名字。

 

王子杨。

我的天敌。我的朋友。

 

可是你没有。

 

你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

我不怪你。因为我的伤口,都是透明的。

又有谁会愿意穿过层层地白雾,只为了去看一片扭曲打卷的枯萎树叶。

 

你不曾喜欢我。但我成全你。

你不必感激我的伟大,我会因此感到失败。

 

6.

 

萧逸祺。

 

如果我颤抖地喊出这个名字,你还会不会还像往常一样。在人群中转过身,对我微笑,笑容清澈爽朗的像五月的阳光。

 

萧逸祺。

 

如果我说你是对我来说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你还会不会像那次一样,无条件地袒护着我,指指那块被懊悔堆满的黑板,承认并不是你的错。

 

你是知道我秘密的人。秘密让我们有了更多的靠近。如果讨厌王子杨这件事充满了阴晦,你就是最意外照到那个小小角落的光芒。因为我的那个秘密,因为黑板上的留言,我提心吊胆,我小心翼翼,却也因此与你邂逅。

 

我想你是最不在我计划内的一个偶然。但是,仅仅是偶然而已么?仅仅是这样,只能到这样了么?可能你只是一颗流星,在残忍地撕裂了夜空的伤口后,悄然离去。

 

我想你是让我最难说出感受的一个怪人。但是,仅仅是怪人而已么?仅仅是这样,只能到这样了么?可能你说喜欢我只是被一切的表象所惑,以为沉默与安静就是这个女生的全部。却不知她的心中也有擦亮过火光啊。

 

那一年,那一天,黑暗的楼梯转角处,遇见的人,为她用打火机微亮了前面的路。

某一年,某一天,离校归家的小径里,遇见的人,为她用怀疑再次扑灭了所有光。

 

对不起。一直以来误解了你。以为你是懂得我的那个人。现在才发现,这些全是错觉。你是停在湖边的蝶,一直都只是微微地踌躇着,只是习惯性地小憩,只是巧合似地凝望。我却错信了这是种永远。到不了,回不去。破碎一地的晶莹,拼不出的信任的尴尬。你让我知道,每一颗流星都遥不可及。

 

 

7.

 

子杨。你什么都晓得,什么都看穿。你的心里和我一样挣扎着,最后选择了顺其自然。于是我明白了那天放学时你的眼泪为什么那么多。你不是为了恶意地中伤而哭。你是恨我欺骗了你。

 

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欺骗。我像是个演技拙劣的小丑,在拆穿了剧中所有的故事环节后,收到了观众的沉默回响。我本来就是个小丑,你可以笑我,可是你没有;你可以愤怒,起身离席,你也没有。你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看着我差劲地表演,然后在席位上哭泣。灯光打的太暗,我看不清你止不住的眼泪是为谁而流。

 

那么,你也讨厌我了,是不是?王子杨。

 

我们都一样。

 

 

 

8.

 

我们是世界上挨的最近的两朵花,繁盛的开放,枝蔓相连。然而你的花蕊朝着阳光,而我的叶曼却投向灰暗。我们因离的太近,看的太真,所以不想要再直视对方。当瞳孔与实物的距离只差分毫的时候,往往是看的最不真实的时候。我们因太想看透彻而拉近距离,也因此看的更加片面。你看到了我的伪装,我看到了你的自私。最后,我们因靠的太近而疏远。

 

现在。如果我们分开。如果我们直视孤独。会不会发现,原来在回忆和惋惜中,曾经的所有都可以被原谅。那张还未褪色的贺卡,轻轻地被搁放在时间厚厚尘埃里的祝愿。还有,还有那一点真心。那些,在风平浪静的时候总是被我们所遗忘的,终于在风暴之后露出痕迹。

 

有的事,被掩埋的很深很深,终于超越了我们肉眼所能看到的范围。看不到,却存在的。欢喜有时只是偶然,憎恶也可以是种错觉。

 

我们不必向彼此妥协。我们只需要挖出我们的宝藏。我们只需要兑现一行渺小地承诺,就可以拯救整个棋局。王子杨,我知道你在等我先开口。

 

当默契已经上升到极限的时候,请相信沉默就是一种开口。

 

你开口,对我说。那年你收到了我的祝福。那年你收到的贺卡里,写的一行小字。稚嫩的笔迹,小心翼翼地地兑换着一点诚意。

 

贺卡那一小行字,或许歪歪扭扭,却比我们长大以后书写的每句虚假要优美的多。

非常简短的一句话,或显仓促的言语来不及捏造谎言。有时候我们只能相信一个瞬间,一个让我们的意念顾不到的瞬间,唐突的显示着我们最真实的一面。不再伪装。

 

愿我们是永远的朋友。

 

我们是朋友。王子杨。永远的。

 

同我一起骑过盛夏热闹街头,辗转过无数路口的朋友。

同我一起分享信件,寄出祝福的朋友。

同我一起喜欢了一个男生,怎么也将他忘不干净的朋友。

 

我最好的朋友。王子杨。

 

 

9.

 

请允许我将夏末最美的一片花瓣摘给你。

 

请你将掌心的纹路与它轻柔的轮廓贴紧。

 

我们一起等它,等它盛放。我想青春是无种的白色花瓣,没有来由的存在着。经过了所有虔诚地祈祷,沾染了纸片般纯粹微薄的圣洁。在你倾听花开的瞬间,默默划过你的掌心,像一小股清泉,却不是没有痕迹。

 

它在你的掌心留下了透明而纠缠的曲线,乱了你的整个年华,颤抖了你的整个青春,只待时间抚平这一切。只是,到那个时候,你已离原点太远。

 

亲爱的。我还不知道。那片白色的花瓣是否已然值根于你的手心。不然,为何握住的手,也会有颤抖。多年的隐恶,为何会一触即发。亲爱的,我还不知道。在谎言被时间平定的过程中,我们是不是挥霍了太多的诚实。

 

0.

 

王子杨,王子杨。

 

让我再叫一次你的名字。像我最初认识你的时候,三个字说出的狭小空隙,流露出自然而然的暧意。

 

让我再叫一次你的名字。请你转过身来,望向我,用你水晶似的眼睛注视着我。你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做。

 

让一切静止。轻轻地完结。

 

0是结束。也是开始。

 

我们是朋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de8700100857i.html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年华是无效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年华是无效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