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有道彩虹 ——《学术作为一种志业》读后感

贾直
2008-01-17 看过
一、 臭老九的五斗米

《论语》上说:“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于是,有人认为孔夫子收弟子时,以十条腊肉作为学费。《学术作为一种志业》本是为慕尼黑大学的学生做就业问题辅导时,而发表的演讲。文中,韦伯说了很多现在看来也很实在的话。告诫那些要“献身”学术的学生需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这一行从开始薪水微薄的“私讲师”到今后的功成名就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有关以学术研究为职业的待遇问题,是有志投入其中的年轻学者需要面对的问题。
在演讲中,韦伯提及“事实上,一个身无恒产的年轻学者,要面对学院生涯的这种现实,必须承担极大的风险。至少几年内,时间长短不定,他必须想办法维持自己的生活”。就韦伯个人状况来看,他有着很好的家庭条件,又在年轻时应聘到教授职位,在不能授课时,也有充分的经济保障,再加上后来又获得了一笔可观的遗产,这些都使其能够真正的投入到他的“志业”中。
鲁迅说不依附于官、不依附于商的经济自由状况,是言论自由的后盾。“自己有了足够的薪水钱,才能摆脱财神的束缚;自己有了足够的发表权,才能超越权势的羁绊。”
所以,作为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怎样才能使他们有可靠的经济保障,不仅如此,还有相应的社会地位,恐怕是社会在制度安排上应有的作为。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知识分子们才能对“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心向往之”。

二、 一心难以两用

韦伯也论及了教师的职业化。韦伯谈到美国的教师行业已形成了官僚制度,教师这一职业是“他把他的知识与方法卖给我,赚我父亲的钱,与卖菜妇把包心菜卖给我母亲,完全没有两样”。他又讲道“教师不是领袖或生命导师”,也不是什么救世主与先知,教师只是一种职业。
那么教师的职责是什么?韩愈在《师说》中讲道: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韦伯认为在于“启人清明并唤醒责任感”。这让我们看到:教师这一职业即使走下了圣坛,亦不再自诩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身体里也只是世俗的灵魂,但他的使命依然光荣而充满梦想。
他又进一步论述,学者与教师难以得兼。“一个人可能是十分杰出的学者,同时却是一位糟糕透顶的老师。”在韦伯眼中,教师的本质在“教学”,而学者的本质在“科研”或“学术”。对于学术,他认为“是精神贵族的事”,是“精神上的志业”。因此,他认为政治要远离课堂。于我而言,政治不仅要远离课堂,亦要远离学术,更要远离大学这所校园。我“理想型”的校园应是一个纯粹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发出愤世嫉俗的呐喊;在这里可以容纳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思想者,亦可以容纳头脑迂腐、冥顽不灵的老学究;那些满身铜臭、满口金钱的商人,那些到处钻营、迷心仕途的官吏,在这里会感到羞耻;这里可以承载纯粹的学术;这里是精神的圣地,是以精神为志业的人的理想国。

三、“去做有意义的事情”

《士兵突击》上的许三多有这样的口头禅,“这事儿有意义”、“做有意义的事儿”。那么什么是“有意义“?这是我们必须先回答的问题。通常我们谈到“有意义”,是指向着有利于事物发展的方向,“有意义”预设了向前发展的方向。
韦伯在演讲中论及了学术的意义。是“引领走向光明”?还是“通往真实艺术的道路”? “进步与死亡“是学术的宿命。而“学术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正如“人有何意义?”一样,同是哲学上的命题。对于这些“意义”的思辨是学者们精神上的追求。


四、天上的彩虹

学术作为精神上的志业,是有良知的学者们一生的追求。只是追去的方式不一。余虹教授无疑是其中的勇敢者。
对于他的纵身一跃,不论是诗意化的诠释,还是哲学上的解读,我都愿意相信这样一个人是死于他精神上的追求。正如他在《一个人的百年》中提出的活与不活问题。活意味着“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所以,“自杀不易,活着更难”。在这种哲学困境与精神抑郁面前,他选择了勇者的方式。这种从容一如千年前的苏格拉底。苏格拉底饮鸩前曾言:我将踏上死亡之途,而你们将继续生存。至于两者孰优孰劣,只有神明知道。
逝者已矣,愿灵魂安息。只是不知这位拥有高贵灵魂的人,在天上俯瞰我等芸芸众生,嘴角会否露出微笑?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学术与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学术与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