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逢千妖,入夜见百鬼

迟与缓
2020-08-28 看过

上半年读的一个系列的妖怪小说中有一个我很中意的设定,双主角其一由于幼年时云外镜(镜之付丧神,付丧神指因器物放置百年诞生灵性后化成的妖怪)碎片落入左眼而而拥有了一种特殊的能力——背负罪孽之人在他眼中将化身为妖。淹死小孩的人在他看来是兵主部,窃取财物者在他看来是百百目鬼,假扮成被害人来隐瞒杀人事实的家伙在他看来则是打铁婆婆,换句话说,负罪者的形貌在他眼中会变为与其犯下的罪行相对应的妖怪。

著名妖怪绘师鸟山石燕所画的《百鬼夜行》与日本独特的信仰“八百万神灵”暗合,他笔下的千妖百鬼各具异色,带有浓厚的“非人”气息,一眼望去便知“乃怪异也”,而《入夜识》中的妖怪第一眼给我的感觉便是像,像脱胎于人,由人的种种欲望扭曲汇集而成的产物。如果说《百鬼夜行》中的妖怪是天生,那么《入夜识》里的妖怪或许可以称之为地养,翻看这本画集时,大部分时间我都觉得自己看到的并非意念心魂灵气元力所化的妖怪,而是通过落入云外镜碎片的双眼看着“人”这一存在。

《入夜识》中的妖怪或面部表情或身体结构,二者至少有一接近于人。无论这只妖怪是否生前为人,在他们身上总能找到人类的影子。然而无论有多像,他们终归是妖,他们的肢体像人,却能做出一系列人扭断腰也凹不成的造型,他们的神色像人,像的却是人扭曲成非人的那部分。作者以冷色调画百鬼的妖气森森,却也不惧以鲜艳的色彩去展现百鬼的妖冶夺目。

高女
入内雀

妖怪中不乏女性,然而不管化作人类时的模样有多美艳,不管凌乱的衣衫、裸露的肌肤所该呈现的镜头本是香艳撩人等字眼,作者笔下的女妖女鬼美则美矣,却无处不透着诡异危险的气息。换言之,鬼气么,管够,色气嘛,没有!毕竟妖怪是妖怪,不是人,红粉再美亦是骷髅,她们是食人花而非牡丹花,卖肉这等下作之事,人去做便是了,不必荼毒到妖怪身上。

丑时叁
姑获鸟

不同于《百鬼夜行》里妖怪的“形单影只”,《入夜识》中有几只妖怪却是和被害者“绑定”出现,黑冢带着被她剖腹的孕妇,犬神带着被他咬死的小孩,骨女掐着被她迷惑的男子的脖颈,姑获鸟抱着被她偷走的婴儿,清姬抱着装有被烧死的负心汉安珍的道成寺钟………闻弦歌而知雅意,见亡者而识百鬼,这一登场方式无疑很好地契合了妖怪们背后的故事,也让其形象更具辨识性。

黑冢
犬神
骨女

在表现一些妖怪的某种特性时,作者的处理方式让我眼前一亮。轱辘首(又名飞头蛮)的脖子可以伸缩自如,每到夜里头颅就会掉落,作者断首以证;肉人全身都是软趴趴的肉块,为了展示其肉质鲜美,作者于是派两名武士将其切片;目竞有透视之能,薄幸的安珍躲进道成寺钟被清姬以蛇身缠绕口吐火焰活活烧死,作者大手一挥让二者同台竞技,使读者在目竞的帮助下窥得钟内安珍的死相,不可谓不是巧招。

轱辘首
肉人
道成寺钟&目竞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装帧的功劳,大16开、锁线平摊、120g超感纸的组合让作品的细节呈现得淋漓尽致。在目录设计上,作者在以妖怪之名分页的四列画上了不同的月亮,从亏到盈、从残月到圆月,在以内容分章的两部分画上了黄昏逢魔时的红日和落日后灰色的妖怪眼球,如同夜色渐浓的一种暗示,正合了这本画集的名字。

另一个让我觉得作者独具匠心的地方是他还为妖怪们设计了一套“鬼文字”字符,就写在妖怪们的中文名旁边,一开始看到时我还以为是假名,研究了一下才明白是类似符文的独特设计,可惜到底看不明白,不能更好地体会个中趣味。

令我惊喜的是在最后一部分“入夜识解”中,还收录了99个Q版妖怪,虽然作者自称是个“拙一点的版本”,我看着却十分喜欢,妖怪们Q弹可爱的模样,或许将其命名为《百鬼夜行 小萌书》也无不可(笑)。

Q版百鬼一览
Q版百鬼二览

然而让我不解的地方也有一个,那就是这一妖怪。鵺或名,《平家物语》载其猴头、狸身、虎躯、蛇尾、无翼而飞,无论是在《百鬼夜行》还是后世其他相关作品中鵺都没有翅膀,但在《入夜识》里它却长出了黑色的羽翼……

《百鬼夜行》里的鵺(鵼)
《入夜识》里的鵺

我私下猜测作者在一定程度上搞混了鵼和白鵺,《山海经》载“有鸟焉,其状如雉,而文首、白翼、黄足,名曰白鵺”。从中国东渡到日本的妖怪不少,九尾狐玉藻前(她在印度还有个名字叫华阳天)想来是最知名的一例,这其中不乏外貌战力大变者如镰鼬,东渡前乃是赫赫有名的四凶之一穷奇,而鵺亦是其中表率,《山海经》里它是白鸟,《源氏物语》中它的外形却集合东北方的寅(虎)、东南方的巳(蛇)、西南方的申(猿)、西北方的乾(犬),包含了干支五行的思想。变化如此之大,其实更应视为两种不同的妖怪。然而这个猜测解释不了为什么白鵺是白翼,《入夜识》里的鵺却是黑翼,或许作者只是单纯想创新吧。尽管这创新在我看来“违规”了。

最后说说《入夜识》中我最喜欢的妖怪——红叶狩。《百鬼夜行》记述了红叶狩的前身,其后来转生成织田信长的说法曾叫我吃了一惊,《入夜识》特邀对岸的妖怪文化研究者何敬尧撰文,让我知道了这个因其父向第六天魔王祈求而带着邪恶之心降生的女子,在为恶后也曾悔过,曾教导流放之地的村民读书写字、用法术给他们治病,尽管后来她再度被内心的邪恶侵蚀堕落,但她这段时期的善行却让鬼无里(流放之地)的居民记住了她、感谢她的恩惠,在世人皆称她为鬼女时,多了一个“红叶樣”的名字。

一体两面,亦鬼亦神,或许这才是我心中妖的样子,也是我心中人的样子。至于她长什么样……不告(拍)诉(给)你,我要一人独占。

7 有用
0 没用
入夜识 入夜识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入夜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入夜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