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要做精英?

kevin
2008-01-17 看过
看完奥尔特加-加塞特的《大众的反叛》,发现中国真的在意识上落后欧洲太多,奥尔特加几乎100年前就看到的在欧洲发生的一切,如今才在中国上演。我们进入了一个大众反叛的时代。以下是我的摘录。

这个时代比其他时代优越,却又自觉卑微;它的确是强劲有力的,却又对自己的命运把握不定;它对自己的力量引以为豪,却又对此惊惧不已。

看到今天的世界漫无目的,毫无期望和理想,我们感到奇怪吗?这一切得归咎于具有领导能力的少数精英被遗弃、被忽视。

任何人只要他对自己的存在采取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并且能够对它承担起完全的责任,他就必然会产生某种危机感,这使他时刻保持警觉。

过去不会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但是可以告诉我们应该避免什么。

生活首先意味着对我们来说什么是可能的,所以,它就仿佛是一种选择,即在诸多的可能性中选择我们实际所要成为的样子。环境与抉择,我们所处的环境与我们所做的选择,使我们生活的两个根本性要素。我们的环境——也就是诸种可能性——是生活强加给我们的一部分,它们构成了我们所说的世界。生活并不能选择自己的世界,从一开始它就只能在一定既定的、无法改变的世界中发现自己。我们的世界是即将降临于我们的命运的一部分,但是,这一命运的定数并不是并不是一种机械装置:我们被抛入存在,不是像一粒子弹从枪管中射出一样,它的弹道已经被绝对的限定了;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所承受的命运,与子弹的这种定数恰恰相反:我们被强加的并不是一种轨道,而是多条轨道,因此我们就必须做出抉择。我们存在的这一条件是多么令人惊奇啊!生活就是受到自己命中注定要被迫运用我们的自由,决定我们在这个世界要成为什么样子。我们的选择行为一刻也容不得松懈,甚至就在我们绝望之至,只能听天由命的时候,我们实际上也在做出选择,那就是决定不选择。

精英就等同于一种不懈努力的生活,这种生活的目标就是不断地超越自我,并把它视为一种责任和义务。

生活是一个持久的奋斗过程,是一种永无止境的磨练。

人的一生,就其本质而言,注定要奉献于某些事物——从事一项荣耀或卑微的事业,接受一种显赫或平凡的命运。

拥有清醒头脑的人就是那些能够从虚幻的“思想”中挣脱出来的人,能够直面人生的人;他认识到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疑竇重重的,并且,他不可避免的要感到自己的迷失。生活就是要感到自己的迷失,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因此,接受这一事实实际上等于开始寻找自己,并将自己的生活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之上。没有真实的感受到自己迷失的人永远得不到解脱,他从来就没有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正视过自己的真实状态。

人们以一种滑稽的方式称自己为“年轻人”因为他们听说年轻人可以享有更多的权力,而尽更少的义务,年轻人可以把履行责任的义务推到遥遥无期的壮年,可以或已经免除承担重大事务的责任,可以用透支的方式来生活。
148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7条

查看全部57条回复·打开App

大众的反叛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众的反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