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写科斯定律

[已注销]
2008-01-13 看过
一、企业的性质

1、行业分析――以一个不会让人睡着的行业为例
上海的每个夜场都有小姐。和其他行业一样,这一行业在运营中存在着所谓成本和所谓“交易成本”。包括但不限于:
首先,和随地摆摊的菜农不同,小姐如果单干,进入高档夜总会就需要自付门票,一个晚上赶几个场子的小姐需要在门票上付出一定成本。
其次,根据高档夜总会的行情:一张小卡桌动辄上千,普通包房上万;高消费决定了客户对小姐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数万元的VIP包房的消费者张总牛总王总李总们作为小姐们的最重要客户,他们的消费目的,是要搞定客户、供货商和债权人。一掷千金不等于良好的公关成果,老总们需要熟练的交际花。客户对小姐的认可度,对交易成功与否起着关键的作用。而要取得这种认可度,小姐需要花费巨大的努力。以科斯的理论言之,这是一比巨大的“交易成本”。这种交易成本和菜摊上的挑挑拣拣讨价还价没有质的区别,但有着一个天文数字的量的差异。
再次,夜总会对小姐的也有认可度的问题。夜场离不开小姐,但夜场本身和小姐往往没有直接联系,且排斥不守规则的小姐。所以新人摸索规则所付出的巨大的“交易成本”也为该行业带来了较高的就业门槛。
最后,小姐还要面对地痞流氓的勒索。小姐往往付出一定代价,寻求一方地头蛇的保护。但这种保护是不稳定的:依附了道哥,傻强不高兴会来闹事;转跟了傻强,傻强很可能第二天就挂了。由此带来的寻求保护的成本和决策成本也可以看作交易成本的一部分。

2、Firm的存在
虽在风尘中,犹是理性人。
当一个小姐历尽风尘,在这个vanity affair如鱼得水之时,也是她年老色衰之日。而她积累的经验值和信任度,却成为她重新踏足这一行业的资本。她变身成为科斯笔下的entrepreneur,即传说中的妈妈桑。“They can sell advice or knowledge”,科斯云。
当一个新人初临职场,面对无法负担的交易成本和抉择困境,对生产、营销、盈利和成本控制的决策力和执行力匮乏的时候,她何去何从?请允许我引用科斯教授的经典原文:“When uncertainty is present and the task of deciding what to do and how to do it takes the ascendancy over that of execution, the internal organisation of the productive groups is no longer a matter of indifference or a mechanical detail. Centralisation of this deciding and controlling function is imperative, a process of "cephalisation" is inevitable.”

于是,根据科斯总结,新人们与妈妈桑结成如下关系:
(1) the servant must be under the duty of rendering personal services to the master or to others on behalf of the master, otherwise the contract is a contract for sale of goods or the like.
(2) The master must have the right to control the servant's work, either personally or by another servant or agent. It is this right of control or interference, of being entitled to tell the servant when to work (within the hours of service) and when not to work, and what work to do and how to do it (within the terms of such service) which is the dominant characteristic in this relation and marks off the servant from an independent contractor, or from one employed merely to give to his employer the fruits of his labour. In the latter case, the contractor or performer is not under the employer's control in doing the work or effecting the service ; he has to shape and manage his work so as to give the result he has contracted to effect.

以上洋屁可以跳过。不管小姐是被逼良为娼还是自投罗网,妈妈桑和小姐的规矩是:“老娘搞定所有,并对你们进行培训,小娘皮们伺候好客人,听老娘话,自然有赚。”后文会具体分析这个firm里面的管理问题和成本问题。

就上文的第一点而言,根据行情,妈妈桑一般以进场费和出台费等方式,降低门票成本(妈妈桑可以每个月付给夜场8000元左右,小姐便可免费进出,或者小姐拉到生意出台了再付给夜场50元出台费)――因为虽然夜场和小姐是合作互利关系,但小姐单独与夜场谈判,手中无砝码,交易成本偏高。而妈妈桑在一定程度起到工会的作用,作为组织代表有能力向夜总会争取到便宜很多的入场成本。
至于上文所说的其他成本,科斯的理论在此不难应用:小姐个人经营过程中难以避免的交易成本有:找寻客户的时间、为博得夜场好感度的付出以及付给傻强或者道哥的保护费。而这些成本在firm里面可以得到分摊和降低:妈妈桑出面,降低了客户和夜场方面的交易成本,而且妈妈桑作为决策者,在优质客户的挑选上有着经验优势;妈妈桑往往是老大的女人,作为执行者,能在三道九流面前有个薄面,保证交易的顺利(如果不幸妈妈桑是前任市委书记或者前任其他Sir的女人,在那段光辉岁月中更是不用烦了)。而小姐从而节省的时间就是金钱。
理论上讲,市场需求决定了小姐的存在,市场通过供求关系和价格调整小姐的生产和收入。但是实践中决定小姐们工作量的绝对不是客人的里比多,而是妈妈桑的决策。古典经济学家 Arthur Salter认为的“The normal economic system works itself. For its current operation it is under no central control, it needs no central survey. Over the whole range of human activity and human need, supply is adjusted to demand, and production to consumption, by a process that is automatic, elastic and responsive”的生产方式在通用不存在,在微软不存在,在夜场同样不存在。central control以及central survey中的central才是市场决策中最基本的unit。

复杂深奥的经济理论不是缺乏文化的人接近真理和财富的阻碍,市场面前人人平等。可以说,妈妈桑作为firm的entrepreneur,小姐的master,小姐作为妈妈桑的servant或firm的employee,强大的SM组合使得团队平均交易成本远远小于单枪匹马的交易成本,而且出色的妈妈桑带领的团队在营销和开拓市场方面更非个体经济体可以比拟。虽然在资金分配上妈妈桑有剥削之嫌,但小姐收入比单干稳定,且不用担心妈妈桑挪用小姐们的社保基金――因为根本不存在这个狗屁基金。

3、firm的规模
夜夜笙歌的夜总会也和全球经济紧密结合。陆架嘴的蝴蝶扇扇翅膀,衡山路的firm就有暴风骤雨。
张总牛总王总李总们第一季度要搞定客户,无论如果要把合同签下来;二季度要盯死供货商,无论如何不能空仓;三季度很快过去后,年底是最疯狂的working season,也是最疯狂的banquet season。债主和尾款甚至也挂到了小姐的嘴边。
张总今天要搞定一帮人,却发现往常如影随形的妈妈桑今天人间蒸发。好不容易抓到妈妈桑,张总赶紧要人:“快,5个小姐上VIP!”妈妈桑一脸苦涩:“张总,现在是年底啊。”这句话是张总最不想听到的。看到张总脸色阴沉,妈妈桑赶紧转移话题:“张总啊,您是美国的MBA,您可给我出出主意啊。”张总脸上一白(张总听到别人夸他买来的学历总是会脸上一白),抛出一句话:“扩大生产。”从而也抛出了我们的下一个问题。
既然企业作为市场决策的替代者,能够节省交易成本促进生产进行,为什么企业的规模总是有限的?为什么全社会的所有生产不交由一个企业进行?
首先,妈妈桑手下的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们轻则私藏小费,不服管理;重则觊觎妈妈桑手上的优质客户,不断向强权人物投怀送抱,企图上位。加上客户们越来越挑剔,傻强的日子越来越差脾气越来越大,妈妈桑带有限的几个小姐也感到力不从心了。由于diminishing returns to management(管理效益渐减)和其他伟大经济学家们论述过的必然规律,造成了所谓边际效益递减――小姐带的越多,平均收益越低,直到妈妈桑A发现再多带一个小姐等于白带时,就达到了传说中的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悲惨的是,在妈妈桑A看到这个意味着自己事业达到利润值最大的伟大的经济学现象之时并没有感觉到那份应有的成就感,而是由于妈妈桑B的崛起而感到愤怒和失落。可见没有文化的确还是有可悲之处的。
同时,如果虽然妈妈桑B挖走了妈妈桑A的几个小姐,但是先前边际收益已低于边际成本妈妈桑A并没有因此蒙受实际损失(走了几个吃里扒外的小骚货反而好),妈妈桑B却赚到了更多钱,又一个让人兴奋的经济学现象――帕累托改进,出现了!如果在这个场子里面只有两个妈妈桑且只有固定的小姐人数,妈妈桑B这一挖墙脚行为还达到了只有经济学理论上才能达到了帕累托最优!!!从某种经济学角度上讲,这两个妈妈桑远比微软或沃尔玛牛逼。

综上,firm的规模经历了如下过程:
a firm will tend to expand until the costs of organizing an extra transaction within the firm become equal to the costs of carrying out the same transaction by means of an exchange on the open market or the costs of organizing in another firm.

科斯提出了企业可以向别的产业发展以避免边际效益递减。但在伟大的《The Nature of Firm》一文中科斯并没有继续深入分析企业的横向发展。我的理解是,伟大的科斯在1937年发表此文的时候,全球金融市场还没有成型。而今天的妈妈桑们已经意识到把资金投向股市是明智的。文化不高的人往往偏向于投资高科技板块,因为向IT业投资不仅使妈妈桑们的资本升值了,更使得她昂头迈入IT人士的行列。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科斯经济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