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亦凡人——读《苦命天子咸丰皇帝奕詝》

benshuier
2008-01-13 看过
  查了词典才知道,咸丰名字里的“詝”是念ZHU,而不是原先我以为的NING, 额。。。。又做了一次“半边字先生”了。
   可惜这位皇帝一点也不像名字所寄予的那样“智慧”,倒是他弟弟奕訢颇有“欣欣向荣”的样子(“訢”是“欣”的异体字)。茅海建带有“同情的理解”的语调来述说一个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皇帝。对我来说,“熟悉”是因为小时候刚会背清朝皇帝年号的时候,总把咸丰放在道光的前面,而且在看了梁家辉饰演的咸丰以后,印象中,他就是一个好色,愚蠢、懦弱的皇帝;“陌生”,当然指,在读完这本书前,我还不知道那么多晚清上层的是是非非,不知道咸丰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人”,可怜的不仅让我也同情他。他平庸的才能以及年少登位的史实不仅让我联想到就像身边一个平凡的亲朋好友,突然变成了皇帝,一个近乎于“神”的人,从此,你不能和他嬉皮笑脸,不能和他推心置腹,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啊~这样真实的皇帝也真是可怜万分了,我从来都认为“高处不胜寒”,权力的争斗哪有享乐生活来得重要呢?所以,我这种人也成不了大器吧,哈哈,要不我就是慈禧了。嘿嘿,不过我是赞同所谓的“后宫不得干政”的名言的。
    奕詝的悲剧在于,他以“舍我其谁”的心态来接受这份职业的,但是其实,他身边很多人都比他更胜任这份工作。正如茅海建所表达的那样,世上最怕的是“好人办坏事”。所以,称为“苦命”可以说是一种宿命地无奈啊~于是,忍不住感叹一下,“可怜的娃”。
      看这本书时的感受,就像两年前看《停滞的帝国》,尤其是奕詝的对外态度上与其先祖真是如出一辙,其结果却要这个年轻人来承受。所以,我常说,只有了解并遵行游戏规则,才能改变游戏规则。

     对于茅海建的这本书,我是听说过他在“声名大噪”之前,就以成书。可惜,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大卖。倒是,在出了名之后,收到了关注。可见书市也是功利的。不发光的不一定是沙子。我听闻茅先生以数十年时间泡在北京一档馆查阅清代档案,是典型“坐的冷板凳”型的学着;又见其写书,即使是这本非学术的小书,也引据史料,辨析真伪,可见其学术功力早已炉火纯青了。
      他的真功夫是在鉴别史料和解读史料的能力,绝非平常人能一朝一夕学成。这种深厚的积累不但是建立在阅读大量史料的基础上,还要有自己独特的眼光——这种眼光就是他笔下咸丰所没有的“识”的能力。“识”并不是仅靠知识的积累(如同我一向认为学历高低不能说明你有多聪明,读书的多少不能证明你懂多少),还需要经验。我认为,这和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有关。茅先生的厉害之处在于,他能进入史料,然而又不被史料迷惑。他读出了史料所表达的另一层意思,他进入了当时的语境,这就是一种功力,一种独特的史学功力。
      他是有几分史料说几分话的人,他并不志在建立一个“理论体系”。他的结论来自他的史料以及对史料的解读和推断。若要推翻他,除了从史料入手,别无他法了(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他重在分析,却并不胜于结论。也许,史学家就是应该这样,因为我们研究的是过去,未来。。。。。。我也同意他的咸丰的分析,但是他的结论并没有带来多少特别大的不一样,因为他是中国的文人,关怀的是国家的富强,他无法把学术和政治彻底分开。这是每一个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的人无法逃避,甚至欣然面对的现实。正如茅要进入当时的语境来解读咸丰谕旨的真正含义一样,我们如果进入当年世界的语境,一个发展迅速的中国要如何检讨过去的历史,正是茅海建试图说明的。他,或者我们,到底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啊~(请允许我在这里也自称一下自己是知识分子)。
26 有用
1 没用
苦命天子 苦命天子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苦命天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苦命天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