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小说家

王R
2008-01-12 看过
实际上,从图书馆里借出来上下册的《伪满洲国》是红色封皮的。
近1年倒是读了不少的国内中篇小说合集以供消遣时间,中篇小说其实很显功力也很能隐藏不足,据说发表过三篇中篇小说的作家就会面临一个“坎儿”,能坚持下去总有作为,多多少少。
现今国内作家写长篇的功力没有太醇厚的。有的出卖阅历,有的则耍小聪明,胡编乱造的也自然大有人在。迟子建是个不错的作家,至少认真,值得去做她的一个追随读者。
这本书和自己的成长环境甚至阅读经历都有交汇之处,这让我感到亲切。当然,我生在新中国的长春而并非伪满洲国的新京,只是那个年代屈辱的历史仍以建筑物或者其他姿态得以保存。

(一)
像迟子建自己在后记里说的那样,不知不觉就写出了60万字。但是,故事的线索、人物、事件稍显凌乱,以年代来划分每一章,而每一章在分别讲很多人的故事。习惯性的倒叙让我总疑心漏下了什么情节。值得花费笔墨且引起我阅读兴趣的主要是溥仪这个末代皇帝和前土匪胡二。
有本书叫《末代皇后和皇妃》,我上小学时看过,里面不光有末代皇后及皇妃的黑白照片,还记录了不少史实。溥仪的确是个富有戏剧性的悲剧人物,万人之上的天子、日本帝国控制的傀儡、被改造好的公民,无数身份叠加一身,加上本身的脆弱颓废敏感范儿,喜怒无常且自怨自艾自怜自爱。皇后婉容被强加与他身边,他们有过短暂的感情,可婉容还是背叛了溥仪(据说溥仪长年注射男性荷尔蒙),和一个军官通奸甚至生下一女,溥仪暴怒,处死私生女后对婉容不闻不问,导致婉容精神失常且沉迷大烟,后在迁移中病重惨死他乡。贵妃文秀则更为有主见,居然计划逃跑(好像是在天津藏到一酒店里),宣称和溥仪离婚,溥仪不得不妥协。也许溥仪唯一有感情的是祥贵人谭玉龄,可惜病后被日本人进行所谓的治疗后马上就离开了人世。福贵人李玉琴,是日本人迫使溥仪选的妻子,当时已经“定都新京”,李玉琴就读于日本人控制的学校,完全的平民阶层,无非是日本人给傀儡皇帝的玩具,喜欢就摆弄于股掌,厌烦了就弃之一边。溥仪当时给李玉琴定下很多规矩,并让其签字画押表示遵守,李玉琴回家探亲的机会少之又少。后来溥仪被关押时也曾去看望,借宿在“皇弟”溥杰家里时倍受生活艰辛和折磨,最终与溥仪解除夫妻关系。解放后,溥仪和李玉琴都重新组建了家庭。溥仪是“被改造好了的皇帝”,当有前清遗老在饭店看见溥仪,仍三叩五拜大呼万岁,溥仪连忙制止,表面自己已不是傀儡皇帝,是普通人民中的一员之类的言辞。
《伪满洲国》里对溥仪的描写偏重于病态和暴戾,屈服于日本人操纵下患得患失,稍有不顺心就迁怒于下人。作者对婉容和文秀都简单交代几句带过,谭玉玲的死倒是稍微花费了点儿笔墨。
而前土匪胡二,则塑造得有血有肉,从之前的肆意妄为间接害死了弟兄到后来和紫环有模有样的过日子,感情味儿十足。战乱对胡二没有任何的伤害,这个家伙在该肆意妄为的时候肆意妄为,在该安心生活的时候安心生活,完全理想化。

(二)
初冬时寄居哈尔滨,每天下楼就是中央大街,遛弯到圣•索菲亚大教堂,看看鸽子再走回去。
有一天坐车去了极乐寺,长辈从地上捡起一枚硬币教我投到塔里祈福,居然是枚卢布,我就揣进了口袋。
走在很多善男信女之间,听他们小声吟诵经文,或者互相交流劝慰。还有义务来打扫的老人,吃着馒头和清水,在罗汉堂门前眯着眼睛晒太阳。
迟子建在书里写,当时民众看不过眼好风水都被一座座教堂占据,就集资在地势高处建造极乐寺。等等。记述详细,还让一个人物在这里出了家。我就想起了初冬在那里看到的景象,那几天总是有雾,阳光暧昧,一只猫从跪拜在佛前的人们身后悄声走过。
(三)
没耐心了,不爱写了。
去看书吧,就像你是个文盲。
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伪满洲国(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伪满洲国(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