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听它们说

skyline
2008-01-12 看过
    这当然是一个女性写的书。

    只有女性才能把自己放到一株植物里面,体察植物的生命如同体察自己的生命,如此自然而然却又清明透亮。不是说男性做不到,但断然不会比女性做得好。我一直相信舍勒的话:“女人是更契合大地、更为植物性的生物的生物,像闲静的大树,男人就像树上乱嚷嚷的麻雀。”女性的生命直觉就在生命本身当下的流动中,而不是像男性的生命直觉那样置身这种流动之外。舍勒的老师西美尔更是一语道破女性和植物的神秘联系。我们知道植物一般是雌雄同体的,只需要借助飞鸟或者风来完成受精,而女性从本质上来讲“生活在存在和女人存在最深刻的同一中,生活于自在地规定的性别特性的绝对性中。这种性别特性,就其本质而言,不需要同异性的关系。”尽管书中老提到梭罗和庄子,大有引为同道的意思,但我一直怀疑这是作者的小伎俩,她只是取其所需。她深谙把“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挂在嘴边的庄子,未必就更关心“鱼之乐”,他的说法只是他的“道”的演绎。植物学家兼文学家梭罗的《种子的信念》我没有看过,我不知道梭罗如何理解植物的信念,也许和同样是植物学家的萝赛的《花朵的秘密生命》差不多?不过,萝赛也是女性呢。果然,安歌同学在对“红姑娘”的介绍时打趣了笨手笨脚的“毕竟是男孩”的“写《植物故事》的刘华杰先生”。

    这当然也是一个诗人写的书。

    我不懂诗,但我想,如果作者不是诗人,大概我看不下去时而版起脸孔的植物学和药理学介绍。不是因为我缺少好奇心,而是因为从小看这个就很多,有点逆反。我甚至怀疑,我的启蒙读物不是我爸爸给我买的那些少儿画册,而是在那之前我在书架上看到的《山西中草药》中的几百页彩色插页,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从地里的菜到山上的石头,都可以是药。昨天晚上在被窝里看这本《植物记》前半部分的时候觉得很亲切,虽然是写植物,但好像作者每一笔下去都是新疆,竟然和我待过十几天的新疆给我的印象能够吻合。吐鲁番、坎尔井、火焰山、高昌古城,在旅行中不过就是我一天的行程,放在记忆力也不过就是几个我熟悉的地名,但一经提醒,好像一下子有了气味有了颜色一般,开始生气勃勃起来,但气味是孜然的气味,而不是芫荽的气味——“芫荽的味道里面是有风的”——幸好是诗人,把“舌尖的舞蹈”的感觉传达的那么传神,我也知道芫荽的味道里面是有风的,因为隔很远我都可以闻到空气中哪怕万分之一的芫荽的气息,只是我宁愿在面对芫荽的时候失去嗅觉。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普通的热爱生命的人写的书。

    我承认,一打开书就被封二的那句话震住了:“从关心人事,转到关心物事,是人生天地间的一个境界的转场。”我完全认同。后来看到里面,才知道这是王国维的话。这个境界,就是圣人生下来就超越了的,智者一抬腿可以迈过去的,我们凡人跳一跳也可以达到的境界。说“境界”,这是现实,因为不修炼达不到,但想想看,好奇心是人的本能,人生天地间自然会关心物事,现在却要我们再修炼才能再能具备关心人以外的物事的能力,这是个何其荒谬的事实。好吧,说这么多没用,我们都是凡人,但当我们和作者一样开始惊讶原来菩提树就是无花果树,绛珠草原来就是红姑娘的时候,开始惊讶无花果的花长在果实里面,小麦在南方可以不长麦穗但到北方自然就会长的时候,开始惊讶植物无穷的智慧和力量的时候,我们就是那个跳一跳的凡人。
16 有用
4 没用
植物记 植物记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植物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植物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