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以后之G点与林少华翻译欠妥处

蝶舞
2008-01-12 看过
林少华和村上春树——书籍质量的保证。所以无需翻开阅读一小段后加以判断,直接从8折书店买来看就好。说的是《天黑以后》。

很薄一本书。我卷在床上,有时斜倚在M身上,很快看完。

那是几个星期前的阅读。今天才来写点感想,是想看看一本书看完一段时间后还能记得多少?恐怕这点记忆便是书对人最大的震动。

遗憾的是,记得的并不多。

书中并行的两个空间,至少有一个空间我总是要跳过去不想看,那是爱丽的空间。对爱丽的描写如此干枯,以至于让我对她毫无感情。经由电视屏幕而互相吸纳的两个世界,似乎只是村上手中的一个游戏。往往让我想起安德的游戏,安德常打的巨人游戏。安德不过是被游戏设计者操纵。爱丽亦如此。至于书中刻意强调的悬浮于空中的“视点”,“没有质量的视点”,扮演着置身事外的全知式视角,让我厌烦。我一向反感没有实际意义的形式主义。

关于男女主角,M曾在某一天问我,如果你碰到村上小说里的男主人公跟你搭讪,你会搭理他吗?我很是思索了一番。会吗?也许不会。这些男子不帅又无突出优点,典型的没谱青年。会吗?也许。至少他们善于聆听,善于宽容女人,善于恭维。

第160页到162页,是全书的情感浓缩部分。十分之短,亦十分之煽。三页之中,通过一点回忆,将爱丽和玛丽的关系与情感甚至隐隐的期待都尽数表现,又紧接着将玛丽和高桥之间的微妙吸引摊牌。似乎平静湖面底下暗藏的火山终于突然冒烟,看得人紧张。村上式的表白总是动人的:

“你非常漂亮,可知道?”
“谢谢。不过现在想回家去。”
“会写信的。”高桥说,“写长得一塌糊涂的、像以前小说里出现的那种。”
“嗯。”玛丽应道。

那么的村上——跳跃的问答,包含一切心思婉转的留白。任由你按照他的轨迹想象一切,身临其境,不觉自比书中人物。翻过第162页,我双眼潮湿,胸内杂草丛生。

却也仅仅如此。

林少华的序写得很是牛头不对马嘴。善与恶书中不是没有强调,但绝非统领全书的思想。其实还是村上一以贯之的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与吸引,各自的人生、时代的细节、毫无道理的爱。

无从评价林少华的日文翻译水平,但从书中一些对英文翻译的处理中,还是看到欠妥处。林少华毕竟不是当代青年人,对物质文化也不像村上那样了如指掌,所以我想,他出现些错误也是难免的——

p7,乔治·奥维尔的animal farm一般译为《动物农庄》,而非《动物王国》。

p21,“walk in式的大壁橱”,这个如果直接说“walk-in式的衣橱”的话,时髦青年应会知晓,或可直接翻译成“步入式衣橱”,就相当清晰,没有必要单用一个注解“意为大得可以容人走进去”来解释。

p70,林对starbucks的注解是“日本的咖啡连锁店名称”,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应该是“美国的咖啡连锁店”,而且对于中国读者来说,直接译作“星巴克”也未尝不可。

p73,林将swatch解释为“SA公司生产的廉价石英手表”,swatch在国外固然属于青少年喜爱的便宜又时髦的手表,不像浪琴、雷达之流。但对于国内读者来讲,将其解释为“廉价”手表容易让人以为是动物园的地毯货,而不是国内各大商场设有专柜定位为年轻与时尚的swatch。

p77,herb tea,林的注释是“用药草的花、叶、果等炮制的药草浸剂”,听上去很像用罗汉果制作的咳嗽药水,我觉得直接叫做“花草茶”就明白无误了。

最后,p118,seven eleven乃是7-11,源自美国的著名连锁店,但林的注释是“日本的小超市连锁店名称”。

不算刻意挑刺,出于职业习惯,顺手记下来。

(写于05年5月)
50 有用
7 没用
天黑以后 天黑以后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天黑以后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黑以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