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沌、脏乱、安详、美丽的北京

河马
2008-01-12 看过
《北京北京》是零七年的最后一天看完的,在北京的地铁五号线上。

假如你还不知道的话,北京是全世界惟一在地铁播放《猫和老鼠》的大都市。

假如你还不知道的话,从地铁五号线的宋家庄出口出来,你会闻道浓浓的DDT农药的味道,不分昼夜。这片曾经是化工厂的土地,已经渗入了太多的烙印,无法抹去。

假如你还不知道的话,我的出生证明是北京妇产医院开的,我的身份证是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签发的。但是,跟我很熟的人都知道我不是北京人,跟我很不熟的人也以为我不是北京人。

阖上那本小黄书的厚厚的封面,我的青春期突然反刍到胸口。只有四个字,冯唐的四个字,可以形容我的感受 — 胸口肿胀。环顾地铁车厢,我相信对面的人应该看得到我眼中的凌厉。

回顾我的成长,当我知道头发顺长,眼神忧郁的女同学叫做姑娘的时候,是在千里之外的那个黄沙漫漫、黑金滚滚的城市;当我把对奶大腰细,肉薄心窄的姑娘的性幻想转化为行动的时候,却又是在两千里外的那个葬着苏小小的江南名城;当我再次回到这个城市,就直接进入了小肚腩鼓起来、柔软起来的过程。

北京,在我的成长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4岁以前的胡同,灰色的砖墙,南房的姐姐,西屋的老二,副食店的蓝布棉门帘;初三到高三,我在这个城市苦苦挣扎,压抑着青春期的冲动,希望可以重新卷起我的舌头,改掉我的口音。我和我的二八车穿梭在这个城市,隆福寺上空的鸽哨,槐柏树街的槐花香。22岁以后又回到这个城市,像冯唐所说:“离开毛绒绒的状态,开始装逼,死挺,成为社会中坚。”

对我来说,北京没有朱裳、小红和柳青;十年来喝得燕京啤酒抵不过四年的西湖啤酒。但喝高吃顶了以后,摸着我柔软的肚子,我听得到我胸中升起的淡定。这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淡定,它来自于琉璃厂的中国书店,来自于天坛公园里唱长征组歌的大爷大妈,来自于我爱过的那些北京姑娘。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年华老去,而这座我爱的大城,却一定混乱美丽依旧。

http://hippohippo.spaces.live.com/
6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北京,北京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京,北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