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藏女与一个湘西军阀的爱情

周阿细
2008-01-11 看过
 他今年29岁,是一个海滨城市的电台主持。闻着文字的气息来,留言与我,想想,该是一年前了。很少在网上碰到他,但会常去看他的字。
做过同样的工作,喜欢过同一个主持人,所以很多时候,说的话,写的字都是明白懂得的。昨夜,他告诉我找到了恋人,他说现在想的只是结婚,然后安稳地过下去。我为这句话会心。
多年前,张爱在婚书上写道: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少年时就喜欢这句话,觉得美的很,然直到多年后才明白张爱彼时的心情。她这样的一个女子,此般坚强倔强,渴求的却也只是安稳静好的生活。因为惟有这,爱情才能是洁净的,才能如北京下午窗外高而蓝的天般,纤尘不染。
曾写过这样一个故事,关于一个湘西军阀和一个藏族女子的爱情。结尾处,我这样写:世间情爱,倘是都如此般泣血带泪,世间男子,倘是都如此般重情讲义。那么世间女子纵然早故亦无憾矣。
其实,于爱情,是不敢奢求太多的。在生命的大开大阖命运的峰回急转之时,不是每个女子都可以有人这样不离不弃的守侯着。所以,希望的也只是安稳的现世中的那点爱。
真的。
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
这样的一个下午,泡上一杯菊花茶,和我一起来听听这个老的故事吧!
遇到他那年,她15、6岁,明眸皓齿、艳若桃李。那天,与往日并不甚不同。天高、云淡,草原上遍是野花的清香,少女们长长的毡裙如斑斓的蝴蝶在风中翩翩起舞。
那天,她和一群天真烂漫的藏族少女一起为客人表演马上拔竿。鞭策疾驰、裙袂飘飞,在马经过立竿的时候俯身,轻盈敏捷的身姿让众人大声叫好,她一气拉拔五竿,精湛的马术让他瞠目结舌,更让他惊呆的是她灿烂的笑脸。远远地,她望着他笑,身上的银饰在阳光下明亮着她的笑容。瞬间,这个叫西原的藏族女子便深深嵌入了他的灵魂,至此一辈子也不曾离开过。
遇到她那年,他二十余岁,英武挺拔,是清朝驻藏的一名管带。受邀去贡觉的营官加瓜彭错府上饮酒。那天,与往日并不甚不同。依旧是好喝的青稞酒,依旧有大方的藏族少女在草地上跳着锅庄舞。远处有人在表演骑术,尘扬草飞、喝声不断。初以为是壮汉所为,等马立身前才知是一群美丽的少女。他诧异地凝望着那个连拔五竿的少女,憨直的模样让她忍俊不禁,从没有男子以这样的神态打量她。那一刻,少女的心在扑扑地乱跳着。而彼时,她并不知自己的命运已经和这个叫陈渠珍的汉族军人紧紧系在一起,一直到她生命的终结。
他迎娶了她。
他率兵进攻波密,她骑马随征,战场救他性命。武昌起义后,援藏清军哗变,他写纸条与她,期望和他一起东归,并相约在德摩山下相见。这一次,他经历了生命中最漫长最痛苦的等待。高原悲鸣的寒风中,她如约而至,金子一样的笑容照亮着他,温暖着他。他率领官兵百余人逃出,她亦跟在其后,怀里揣的是母亲在她临行前留给她作纪念的珊瑚,而脸上是尚未擦干的泪痕。寒风中,他们策马狂奔,发辨在风中散乱飞舞,如几近暗涌的命运。
被向导喇叭误导入草原。人马在一天一天地减少,浩瀚的大漠让人绝望,更加残酷地是食粮殚尽,昨日冻死的兄弟,成为今日烹煮的口粮。而她的身体也日渐虚弱,脸色苍白如枯萎的野花。但她依然爱笑,她的笑,是寒夜中淡亮的火光,微弱,但给他以希望。怀中,藏着一小片干肉,是她为他节省的。她说自己耐得住饿,而他要指挥队伍,不可一日不食。况且,她万里从君,他若无,她还能活下去么?
他的士兵心性大变,欲杀她带来的藏族少年取食,被她坚毅冷酷地阻挡。俯身拿枪,他亦尾随,天明时分,猎来野狼抛于雪上。
7月后,他们抵达丹噶尔厅,始前的百余人只剩下7个。寻客栈住下,揽铜镜自照,她号啕大哭,声音极其惨烈悲鸣,曾经明艳如花的她,已凌裂为惨不忍睹的模样。
在西安。他们借居于友人的空宅中,一面写信要家里汇钱以便回湘西一边快乐相伴居家过日。生活虽拮据但安定,而这也该是他一生中关于她的最后的一点美好回忆。她穿上了汉族女子的衣服,神情羞涩安详。他每日出门谋事,她送他至偏门,然后在家中静静等待。如同沱江边吊角楼上临江远眺的妇人,期待着男人的归来。
变卖了随身携带的一切贵重物品,包括她的珊瑚和他作战用的望远镜,而因战事原因汇款一直未见踪影。一日夜归,见她面颊通红。问,原来他走之后,她便开始浑身发热,头痛难忍。她一连烧了几日,大病,卧床不起。请医生来看,误诊为寒毒。旅途劳顿加上从小在 洁净高原长大的她,刚吃了一服药就现出了天花。
命运是个巨大的圆圈,他们茫然站立其中,不知所措。
终于一天,她眶中噙着泪对他说自己梦见母亲喂糖水给自己喝,按照西藏的风俗,梦见这一情景,必死无疑。夜里,朦胧中他被唤醒,听见她泣声道:西原万里从君,相期终始,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今家书旦晚可至,愿君归途珍重。
说罢,瞑然长逝。
抱住她依旧温热的身体,巨大的悲痛让他几欲昏厥。万里跟随,一路相依为命,而他,连给她殓葬的钱都没有。心如刀绞,号啕大哭。
在友人的帮助下,他将她安葬在西安城外的雁塔寺。在墓前站到夜深,回到居处,室冷帏空,天胡不吊,泪尽声嘶,禁不住又仰天长号。
书到此戛然而止。因为他“述至此,肝肠寸断矣。余书亦从此辍笔矣。”
而时至今日,读来犹可触当时他肝肠寸断的痛。
后他返湘,成为湘西最高统领,但从此不近女色。1952年,他逝于长沙。彼时,她已在雁塔寺外沉睡四十年。
  
后记:
这本书是一气读下来的。在凤凰,彼时我已辞了南方的工作准备北上。昼伏夜出的七天,读完了这本《艽野尘梦》,全书5万多字,文言文书写,纸薄情长。
夜。随凤凰老水手泛舟沱江。老人70有余,未婚娶。问及原因,曰爱的女人年轻时暴病而亡。江上有人对情歌,老人也随之哼唱,随后便陷入沉思。想必是忆起了这些年来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
而70多年前,当陈渠珍听着沱江的潺潺水声,听着多情的水手与多情的妇人的吟唱,会不会也会想起明眸善睐的西原和那优美灵动的锅庄舞呢?暗夜的青石板巷中,他会不会也为梦中西原临终前的哽咽而泪满枕巾呢?
“西原万里从君,相期终始,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今家书旦晚可至,愿君归途珍重。”
思之令人落泪。
世间情感,倘是都如此般泣血带泪,世间男子,倘是都如此般重情讲义。那么世间女子纵然早故亦无憾矣。
46 有用
7 没用
艽野尘梦 艽野尘梦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艽野尘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艽野尘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