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不断发现冷笑话的过程

乱看
2008-01-11 看过
第一,毫无疑问,这是本种族主义的书。因为看来看去,好像重点都是颠来倒去,反复都是‘那个白人少女’啊‘白人少女’,其它基本看不懂在说啥。
第二,其实只要看最后译者的总结文章,就能知道这本书的主旨特征了,不用费劲看前面那么多废话,原来,这部小说是要说爱死亡之类的东西--你看前面是看不出来的,而且原来‘作者用笔极枯冷’,行文极简,但‘蕴含了巨大的激情’。译者这么说了,说刚才我讲了个很好笑的笑话,现在,大家,笑吧。不笑的话呢,写评论就该跟着杜拉斯的盛名,千方百计YY本书之好在哪里,然后跟着叫好吧。
很愤怒。这是多么不绿色环保的做法,一点不节能减排啊,同志们!浪费那么多好纸张,其实只要印两页的--就译者总结那两页。对,就是说你哪,别以为自己套了个绿书皮就真的很‘绿色’了!

如果撇开冷笑话这点不谈,严肃地说。
怎么第一段那几句‘我已经老了’‘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的面容’什么的,我们就不能笑场,就必须感动么?这样的说法很新奇吗?一点也不,直接读叶芝那首著名的诗就可以了,人家写得更精简呢。
还有最后那个电话,王家卫花样年华里面类似的电话岂不更煽情?人家连一句话都不用讲呢。(当然,也许王抄袭了这个创意?)
总之,这些都不是一部好作品成其自身神奇力量的原因。《情人》这本书,应该是什么原因,我是不能知道了,一点都看不出来。只好看看译者的总结,猜想一下,应该,可能,也许,大致会是什么样子。

拜托,不要再胡乱翻译有风格的作品了,或者,翻之前,先想一想:我有可能也写出类似风格的句子么?或者,我本人真的是理解并具备类似的气质么,是真的喜欢这样的作品么?最恶心莫过于一边不认可甚至厌恶那样的人生态度,还一边欺名盗世地翻译人家的作品了,不认可也不要糟蹋东西啊。认真翻译些中性的科技文献,单讲究严谨认真,也是可以过活的。
怎么就不能象草草翻译金子美铃童谣那样做呢?出于喜爱而形神兼备地翻译,看看人家翻得多好啊。怎么就不可以呢?

--又去搜了一下,大家都说这个版本已经是最好的了,主要都是表扬第一段的翻译。
--难道只要翻好这第一段就行了么?其它部分要多拗口就多拗口,整体面目不清也行么?难道本来就是这样的?
更失望了。

6 有用
3 没用
情人 情人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