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责任回答——评《我爱问连岳》

王小轩
2008-01-10 看过
无责任回答——评《我爱问连岳》

书名:《我爱问连岳》。

作者:连岳。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字数:280千

定价:¥28.00

——以上为该书的基本信息。

当俺拿到这本厚重的东东时,眼眶立即湿润了。280千字啊,才卖28元人民币,平均每千字才1元钱,每百字才1毛钱,每1字才1厘钱。在这二师兄的肉比师傅的都贵了的年代,不能不让俺击节赞叹:便宜!实在是太便宜了!

不过,赞叹归赞叹。俺还是没买。转而到市图书馆借了一本来看看。

不是我舍不得。真的不是。只是觉得不值得。

也不是说这本书不好。

事实上,连岳一直是我喜欢的专栏作者之一。另外两个,一个是沈宏非,还有一个是刘齐。后两位,近年都不太出现在我的阅读视野之内了。只有连岳,因为《南方周末》和《上海一周》是我每周必买的报纸,所以,一直在不间断地读他的文字。

只不过因为,一直以来都认为,情感专栏的内容,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珍藏的文字。

当然,这类专栏受欢迎的程序是毋庸置疑的。要不连岳这个专栏也不可能一做就是五年。肯定也会有人期期必看,一看就是五年。但是我始终觉得,不会有人不间断地纠缠在同一个问题上,一问就是五年。

——连多巴胺的功效都顶多只有30个月,哪有对同一个人又或是同一件事执着60个月的道理?

说穿了,爱情的问题其实最简单。

如果以高度概括的角度来看,也不外乎这样几类问题:爱,还是不爱?结,还是不结?分,还是不分?离,还是不离?

你看,全是简单疑问句。

这类问题最好答复。不过是:YES OR NO?

当然了,无论是从艺术的角度还是从商业的角度,都没有人会真正做出这样的答复。关键是,也没有人直白地用那么简单的方式发问。

纵观所有的问题,都有着各自不同的重点与难点。用程序语言的术语来说,以上那些简单疑问句是基类,而每个问题都是其产生的一个具体实例——也就是“对象”。

因此,专栏作者就有必要以自己的方式,针对不同的对象,作出不同的答复。

这种答复多半表现为:东拉西扯地抓上一大把的事实作为论据,写上滔滔不绝的一大段话,最后让你自己去做一道难度系数颇高的阅读理解题。

此时,无论你自己说“YES”或者“NO”,作者都可以很高兴地说:这是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没说。

——以上,则所谓的“无责任回答”。

会不会有人觉得我这个看法太低估连岳的职业道德了?

不不不,其实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我觉得他做得很好,真的,非常好。起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没有比他做得更好的人了。

要知道,对于所有的情感问题,根本就没有标准答案。无论YES还是NO,它们可能都对,也可能都不对。

例如一开篇的那个问题。丈夫有了外遇,妻子问到底要不要离婚?(见P1“你要的‘健全’,不过是‘健全’的冷酷而已”)

连岳的回答貌似是坚决的,是支持离的。甚至说了“孩子,只是你绑的肉票”这样很有力度的话。但事实上,最后他也提供了两种选择:“如果……”又或是“若是……”

关于离婚还是不离婚的问题,我在生活中也见了不少。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孩子,离婚事件的发生率估计至少是现在的两倍。也就是说,面临这个问题时选择了NO的人应该起码与选择了YES的人持平,甚至更多。

我身边的相关事实是:一个儿子威胁他闹离婚的父母:如果你们离婚我就从楼上跳下去!;而另一个女儿在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当天告诉她爹妈:你们赶快去办手续吧。

巧的是,这个儿子和这个女儿是同班同学。

从我接触的数以千计高中阶段的孩子来看,问题小孩基本都有一个问题家庭——大部分来自单亲家庭,也有少部分来自名存实亡的双亲家庭。

——由以上事实可以知道,其实离或者不离,都不是一种真正保险的选择。

就本问题中具体的情况来看,我们可以有两种假设:

第一种,那个浪子回头了,时光弥补了曾经的裂痕,大家还是可以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第二种,也许坏的就永远坏下去,甚至更坏。

通常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对吗?但同时要承认的是,我们无法否认其中任何一种可能,是不是?

要知道,即使是0.03%的小概率事件,一旦体现在某个具体的个体上,对于TA来说就是100%。

而且,我们也不可能把那个孩子放到两种完全不同选择之后的环境中去试验。看到底是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好,还是生活在一个貌似健全的双亲家庭里好?人生没有假设。

而且,离婚既是生活某个段落的结束,同时也意味着另一个段落的开始。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清?

扯远了。再说下去,好像我将自己代入,变成回答问题的人了。

那绝对是我敬谢不敏的。

因为,打从高中阶段起,我便持续从事了类似于民间义务情感咨询员的工作近20年。这些经验告诉我,所有的情感都有问题,而所有的问题都不需要答案。我们应该把所有的问题当真,但不要当真地去回答任何一个问题。

真的,我想我将永生难忘一个宿舍的三个人苦口婆心地为一个女生理了一夜乱麻的那件事情。

话说当年我们三人摆事实、讲道理、正比、反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所有表现用“殚精竭虑”一词形容都不为过,只为了劝说她能够坚守一段暂时与恋人分隔两地的爱情。

结果呢?时隔一周,当我们亲眼看见她与本班某男生共同使用一个碗橱时,我们才恍然大悟:被耍了!人家根本早就琵琶别抱,等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借口而已。

当时我们三人捶胸顿足地悼念那一晚的唾沫和睡眠啊……

后来又有一次,我从傍晚7点开始接听一友人的情感热线,直到凌晨1点才放下话筒。第二天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只为她诉说她多么不愿意与她的现任男友分手,虽然他有若干缺点。

我再次摆事实、讲道理、正比、反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过了半个月,她被公司派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地方去工作了。然后,迅速地有了新男友。到现在,孩子都会跑了。

所以,经过残酷现实的无数次洗礼之后,我终于正视了“劝说无能、回答无效”这一事实。

话说当我第N次去劝说好友的家庭纠纷时,只硬梆梆地扔了一句话:先想好,到底离不离?不离的话,难听的话就少说两句,别让以后的日子过不下去。要离的话,直接写协议就是了,还吵个P啊!

——从此,这个世界清静了。

不是不吵了,只是不再吵得让我知道了。小日子照样过得红红火火。

陷于情感问题中的人如果肯听别人的劝,这个世界的太平指数起码快速提升到四星半。

现实是,诸如此类心口不一又或是心知肚明的提问者太多了。依我看,他们之所以写那些寻求答案的邮件,多半是为了在事后作为某种证据。证明自己不是那么轻易放弃或者轻易接受,也曾经历过苦痛挣扎,等等等等。

仅此而已。

如果伊没照你的答案去做,现成的理由一抓一把。来句文雅的就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啊,来句通俗的就是“可是你不是我怎知我痛?”。

如果,当真,万一,伊照着你的答案去做了。你劝分伊就分,你劝合伊就合。

那么,君莫笑,千万莫笑。那只能说明,伊正好需要你这么一个人,说这么一句话,于是,你就出现了,而且你就说了。

实实在在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并不是你答对了。只不过是你答的和伊想的,正好合拍。

俺清楚地记得,当年的历史老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当历史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时,总是需要这样一个人的出现,而这样一个人也总是会出现。他就是某某,某某,又或者是某某某,或者某某某某某某。……

对于情感问题,同理可证。

所以,这类问题,基本是答好答坏一个样,答与不答一个样。

但是,连岳是挂牌营业的正规军,当然不能如我这种草头班子一样敷衍塞责。

一个情感专栏能写五年,足以说明他答得动听,答得有水平。因为既然已经不具备实用性了,所以,更有必要在艺术性上大力提高,着力加强,以营造一个新时代的和谐局面。

所以,我一直在考虑:如果哪天卓越或者当当或者99读书人掀起打折风暴,使我可以用10元左右的价格买到这本书的话,我还是要买一本。

作用有二:第一,自己写字时可以摘抄一点名言警句什么的,因为这样的句子在本书中俯拾皆是。第二,当俺家小东西长大到也变成此类问题的提问者时,可以让她看看,省了我第N次浪费自己的唾沫及睡眠。

××××××××俺××是××无××责××任××的××分××隔××线××××××××

胡言乱语了这许多,不晓得这些唾沫星子会不会溅到连岳本人又或是其粉丝(其实俺也是其中之一啊)的身上去?若有不平者,请无视。

毕竟,俺这也是无责任文评。

最后,无责任地飘过……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我爱问连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爱问连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