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

我的苦難史30天30夜也講不完
2008-01-08 看过
这本书的作者痛批西方社会的公众弱智化和媚俗文化,喝问道:“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我不禁也想问:“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
    但我的答案还颇能安慰自己,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中国还是不乏优秀的知识分子的。
    梁文道。香港公共知识分子代表人物,他自己的定位是,走出象牙塔,以平民语言拉近知识与群众,做个街坊学者。他有篇文章让我印象深刻:“我们这个城市是不看书的,或者看书但不敢承认,又或者在家里偷偷摸摸地读《尤里西斯》然后在地铁里要被迫拿着本《一分钟经理》,以免被人当作怪物般耻笑......不看书,不敢看书,甚至耻于看书,这种城市性格侧面地突显了很多人都诟病的另一种倾向:反智。而且是很字面意义上的反智,我们反对任何有智慧的人和事。脑子只要稍微转得复杂一点,就是深奥,就是沉闷......曾经有个朋友提出一个想法,他认为只要有一万人,这一万人会逛画展,会听音乐会,会买本地严肃作家的作品,我们的文化环境就会大为改观了。我不知道一万人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这种估算有多科学,但是我们都知道他说的这一万人其实是一个概念,是一群critical mass,是一群决定性的少数。有这样的一群文化消费者,时常的面貌就能稍显多样,甚至可以达到一个临界点,让量变引起质变。”他关注经济、政治、文化,活跃于公众视线。他对待生死的超脱态度我颇为欣赏,他说他死后希望丢在森林里任其尸体腐烂,滋养大自然,让他这个没用的人在死后对这个世界做点事。
    许知远。他在最新的一篇文章中说到:“我日渐发现,这社会比我想象得更愚蠢。但是,生活在其中的大多数人都很聪明。但糟糕的是,我们从没找到某些方式,让个人的聪明转化成集体的智慧。我们是一个如此勤劳、聪明的民族,愿意忍受没完没了的竞争,愿意牺牲掉个人的生活、自由甚至良心,但却我们又是一个如此低效与不适合生活的国家,缺乏精神世界的享受与创造性,甚至物质成就都像是那些质量不佳、被包围垃圾堆的新楼房。除去被过度谈论的制度,我想我们也是一个不习惯自我质疑的国家。自我质疑不是那种“对一切都看不顺眼”的犬儒哲学,而是坚信我们可能通过努力来改变现状,或许这种改变注定是缓慢的,却必须是持续的。但这种态度的前提是,我们要寻找到探讨问题的前提,寻找到某种共识。我们要分清哪些基本的原则与价值观是需要坚持的,哪些则是显而易见的糟粕。但很可惜,我发现我们生活在一个基本价值观如此混乱的年代,以至于人们所有的宽容变成了对愚蠢、丑陋的宽容,却指责那些捍卫基本立场的人过分偏激。”他一直保持着这种批判态度,难能可贵。
    龙应台。她批判到当今社会流行以庸俗浅薄为时尚、以绝对娱乐为目的、以行销消费为最高指导的生活哲学,呼吁年轻人拒绝当“草莓族”、拒绝媒体暴力。同时,她还关注历史文化遗迹的保护,呼吁大家保护他们,以为了更美好的将来的名义。
    薛涌。美国某大学的教授,活跃于各大报章的专栏,对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颇为关注。
    林达。喜欢介绍各国的政治、文化等方面的事情,以例证中国的不足。他是中国读者了解世界的一座桥梁。
    此外,熊培云、李欧梵、林贤治都是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
    其实中国并不缺少知识分子,我列举的都是我关注到的,当然还有更多。只是我所列举的知识分子你们都知道他们吗???!!!你有关注过他吗???!!!你有看过他们的文章吗???!!!你所知道的中国知识分子又是谁???!!!
     所以,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有的,只是关注中国知识分子的人都跑哪去了???!!!
文章引用自:
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