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玩六经注我,也要有个限度

小鱼儿
2008-01-08 看过
这本书很早以前就看了,当时还没什么特别想法。昨天一翻,顿时觉得作者自我代入太强。

就正如分析王安石和苏轼那里,很明显看出作者的历史功底很不怎样——要不就是他的主观性太强。竟然说王安石嫉妒苏轼!!我的天,当时论文坛地位,欧阳修曾经赞扬王安石为200年来第一人(意思是,韩愈以后就轮到他);论学问,王安石的《三经新义》等文章,二程朱子等都承认“高出俗儒”,在王安石死后好多年,新学(就是指王安石的思想)还处于领袖地位;论政治见识和地位,更是非苏轼所能及。嫉妒?还真不知道谁嫉妒谁。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卫青和李广的公案,竟然许多人说是卫青嫉妒李广——有点逻辑好不好啊!!

至于作者说什么现在除了翻开书本谁知道王安石,但苏轼处处有流风余韵——我忍不住要说,你也太自恋了,不翻开书本,大家知道的恐怕是超女快男,苏轼?顶多不就知道一个东坡肉,还为李渔所戏谑。

作者要学陆象山玩六经注我,就不要打个历史名头来忽悠人。
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