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变成非哈姆雷特

能工巧匠沙门哥
2008-01-07 看过
请先允许我放任一下我对归纳法的热爱,把《我爱问连岳》的“中心思想”总结为一句话:

要追求幸福,要有追求幸福的智慧和勇气。

“要追求幸福”是连氏伦理学的基石,如果说上帝给了犹太人十条戒律,那么连岳只给了这么一条。
这貌似废话,其实不然。
因为,很多时候,决定人们选择的不是对幸福的追求,而是——惰性。父母的阻力、他人的看法、经济的逼迫、社会的压力、世俗的规诫...,有无数种考虑可以轻易地让人放弃“追求幸福”的努力——就像《富爸爸》里所说的一样,大多数以为自己想致富的人其实并不真正的想致富,因为他们根本不准备支付致富所需的代价。
对于努力使自己幸福并找到了自己内心的平衡的人,无论他/她的行为如何离经叛道,如何偏离一般的道德规范和性爱实践,连岳从来不做道德判断——这不仅因为(作为“鸡汤”)他的自我定位从来只是医生而不是法官,更因为连岳经王小波介绍拜了罗素爷爷为师,而罗素爷爷说过:“参差多姿,乃是幸福的本源”——当然,参差多姿是有限制的,马加爵不包括在内——也就是说,你的快乐不能以侵犯别人的天赋权利为代价。
毫无疑问,连岳是王小波的精神继承人,他们推崇几乎完全一样的核心价值:自由、宽容、多样化,智力、智慧、趣味、反蒙昧主义——常识。是的,连岳并非一个高深的思想家,他的思想一旦总结出来,都是很“常识”的,比如:要戴安全套,要把失败的恋爱当成一次学习,要维系爱情和婚姻、必须付出智慧和努力,等等等等,许多观点甚至在最烂熟的家庭杂志里也已经耳熟能详。那,为什么,《我爱问连岳》里的文章,篇篇都有惊奇?为什么每一次,连岳说出来的,总要比我们一般人能想到的,要有趣那么一点点?高那么一点点?
我想毛病出在“总结”。连岳说过,自己是看病开方子的,因此每次说的话都是针对特定的境况和特定的对象而发。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的(简单的)基本原理能够衍生出那么多的机智、洞察、辛辣和真挚的同情。这样,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连岳对一些在我们看起来很过分的“乱搞男女关系”的不良男女(比如和姑夫偷情那位)温言相劝,却对只是有些小抱怨的良家妇女当头棒喝。
释迦牟尼涅槃前说自己:四十九年,不曾说出一字。那是因为终极的法本体是无法直说的,所有的说法无非是针对特定情境和特定对象的应机开示。虽然拿释迦牟尼来和连岳相提并论,未免有些过分抬举后者,但我想指出的是:人生/爱情的世俗智慧也一样,是无法用理性从书本上、从教条中学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总结”出来的东西终究无用的原因。
那么,连岳是从那里悟入的呢?他为什么参得这么透彻,看得这么明白?在一个不太醒目的地方,连岳道出了秘密,他说:“我所说的,我全部做得到。”(我还记得)他说:如果我说外表在婚姻中很重要,我就会去改善自己的体形,如果我说人需要灵魂的出口,我就会每天阅读四小时——我不知道人每天阅读四小时是否就能够保证灵魂有个出口,但我抓住了要点:那就是,光说不练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我们这些现代人全都是哈姆雷特。给连岳写信的许多人,并非看不到自己的境况,甚至,并非看不到出路,但他们缺乏的是行动的意志和勇气,他们所需要的,也就是连岳能给他们一个推力。而事实上,我怀疑,尽管连岳写得天花乱坠、说得舌灿莲花,其中大部分人恐怕在看完连岳的答复后也未必就能解脱。
不要说是连岳了,就是佛祖本人来,也不可能代替你去做你的选择——因为自由意志这个可恶的魔鬼——它既是我们作为人的尊严所在,也是悲剧所在。
哈姆雷特要变成非哈姆雷特,只有一个办法,不是继续思考怎样才能“变成非哈姆雷特”,而是像连岳一样:想到了就去做。
257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4条

查看更多回应(54)

我爱问连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爱问连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